我只是想一个人|撰稿:柯一萌

我只是想一个人|撰稿:柯一萌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三月份从深圳回学校的时候,打算以后几天一个人呆着。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读书,一个人住宿舍,哪儿都不去,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自己做的谩骂。有些人不理解我的计划。我只是说我想一个人规划一下我的小大学生活,跟谁都没关系。我想成为动漫里的那个女生,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就好,然后希望月薪过万。其他的和我无关,没有喜欢的人,没有家人的关心,没有朋友的关心。自己熬过去就好。我觉得这辈子和谁都没关系。 那些被我伤透了心的人

忽而一夏,笔者:经纪人-昊锋

忽而一夏,笔者:经纪人-昊锋

2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很少有人喜欢夏天。作为北方人,我的热天总是让人浮躁。这个夏天好像特别舒服。无论是在武汉,还是在山东老家,还是现在所在的郑州,我都没有太强烈的感受到夏天的味道。这也是莫大的幸运。所以,当夏天的树叶和秋天来临时,我意识到时间过得飞快,夏天已经离我而去。 生活不断向前,不管是平淡还是忙碌,自己的生活里总会有无数的新鲜事,曾经以为如此刻骨铭心的往事早已模糊,现在是夏天,现在是秋天,现在是冬天,现在是春天。

老家的土鸡蛋写文:杨建梅

老家的土鸡蛋写文:杨建梅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鸡蛋在我妈手里传来传去,炒鸡蛋,她送到锅里,我拿起来放在小篮子里。她怕我在路上饿死,怕我吃不完。这一幕总是在我即将出门远行的那一刻上演。 这几年除了几只老式的母鸡和它们下的蛋,家里的大部分都是我们买的。父母老了,就没什么可拿出来的了。长时间积累下来的鸡蛋是唯一可以装进孩子袋子里的“干粮”。 我们的五个兄弟姐妹出生在偏远的山村,那里的材料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极其匮乏。

十里荷塘游记,网友:陈永贤

十里荷塘游记,网友:陈永贤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每年都去荷花节,感觉年年都不一样。今年的总体感觉是,这十里荷塘,是钱塘,是荷兰人的财富和幸福的摇篮。 7月18日,我和家人来到安龙荷塘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虽然天空中有很多云,阳光仍然很热,但并没有阻止游客的到来。 车太多,巨大的停车场人满为患。根据管理人员的手势,此时和之后进入的车都是开往绿海子的。我把速度保持在最低,这样我就可以从窗户边走边看。荷塘里荷花不多,但绿色的荷叶巨大,高一处低一处。

妈妈的咸菜,笔者:周树新

妈妈的咸菜,笔者:周树新

4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当我走进妈妈的院子时,我看到五颜六色的萝卜条和西兰花茎挂在竹匾上。我一看到,就知道83岁的英姿飒爽的妈妈要给我们的冬天准备咸菜了。 妈妈会用手腌制各种咸菜,图案常年多变。 春天,幼苗草和莴苣大量出现。我妈会把买来的生菜去皮、洗净、切片,用盐腌制,然后晒干。她吃的时候会用冷开水煮一煮,加白糖、醋、香油等调味品,搅拌一下,马上就变成了美味的一餐。 夏天的时候,蔬菜品种多,我妈会腌制各种各样的咸菜,让我

儿童故事:老鼠与乌鸦,写作者:夜谈天长

儿童故事:老鼠与乌鸦,写作者:夜谈天长

6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当一只狡猾的老鼠在寻找食物时,他看到树上有一只乌鸦,所以他向乌鸦打招呼。你好,乌鸦哥!不知道是乌鸦没听见,还是乌鸦不想和老鼠说话,然后老鼠大声对乌鸦说,你好,乌鸦哥!连续喊了几声。乌鸦慢吞吞地回答:“你好吗,鼠大姐?” 听老鼠说,乌鸦哥,我在后山看到后山的山腰上长着一些石榴,还是软籽石榴。你不知道它们吃起来是甜的,但是你这次吃完还是想着下次。 乌鸦说,会有这样的好事吗?就算有,你也已经偷完了。你能

误解的标签|本文作家:葛昊明

误解的标签|本文作家:葛昊明

1周前 (06-07) 浏览: 0 评论: 0

有一位老人站在我面前。 他的头发是灰色的,里面有一点黑色的头发,像钢丝一样站在他的头上。远远望去,可以看到老人脸上深深的皱纹,像沟壑一样,密密麻麻,排列紊乱。很明显,胡子很久没有清理了,几乎和耳朵旁边的头发融为一体。眼睛没有那么明亮,甚至带着一些沧桑迷茫,眼窝深陷。白皙的嘴唇微微闭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溢出。 这位老人叫欧内斯特&米德多;海明威。 在中国,几乎每个刚读过的娃娃都知道有一本书

冰封不了的情暖、发文人:高穹

冰封不了的情暖、发文人:高穹

1周前 (06-04) 浏览: 1 评论: 0

世事无常,阴晴不定,气温变化出人意料。昨天,我还在感受着无尽的冬天。今天,我在家里被一场雨雪冰冻了。看着窗外,一夜之间,树瘦了,花了,树叶掉了,挂了,院子里到处都是坟墓。 因为雨雪交加,冬季终于被推到了季节。经过一个寒夜的处理,被车碾压的路面光滑如镜,在上面行走,如履薄冰。就因为这个原因,冰雪成了放逐安逸,取暖,谈天说地的唯一理由。 当一个人的逃避在温暖的房间里被放大,先是像填充物一样充满房间的各

满目浅秋,文章来源:米丽宏

满目浅秋,文章来源:米丽宏

1周前 (06-04) 浏览: 0 评论: 0

浅秋是裙子上的微风,亲和,轻盈。那剧烈的热度,似乎和不死是一样的,已经被它撕开了;夏天,张狂膨胀,有点漏“ ”。 庄稼青翠,有点老,很有个性。但是,这个时候,还是绿色的,很绿,几乎是蓝色的。蓝绿色,有一种被阳光驱散的醉意。这种色调距离真“秋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些庄稼简单,一青一黄,就是一辈子;但是他们的一生,旅程是壮丽的。从鹅黄开始,原来是浅绿、

红匣子;作家:刈谷一

红匣子;作家:刈谷一

2周前 (06-03) 浏览: 2 评论: 0

一个方形的红盒子就像一双深邃的眼睛,望着长河和夕阳。 它有尺子的长度和一个手指的宽度。它上面的槽里有一块盖板。薄桐口型是完美的楔形和紧密结合。开合,很灵活。仔细一看,红色猪皮的旧油漆脱落得很厉害。箱子表面有层层污泥,看起来庄稼人的汗水和气息还在流淌。盒子里有一个油乎乎的抹布头,一把生锈的剃须刀,还有半块干肥皂。 这个盒子属于我朋友在郊区方盈村的房子。山下,吱嘎作响的老门,明亮的黑码头,肃穆静谧的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