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村树架秋千,本文投稿:路来森

清明村树架秋千,本文投稿:路来森

6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当时的农村很简单;当时很简单。 每次放晴,家家户户都会在门前立一个秋千架。因为孩子多,所以秋千架是给孩子搭建的。摆架很简单。两根柱子,外加一根横梁,横梁上绑着一根粗绳子。粗绳子上拴一个踏板,搭建秋千架。如果大门前恰好有一棵大树,大树上有斜枝,可以出错,把秋千架放在横枝上。 村子里,没有大秋千。大秋千通常建在院子里或大街上。在清明节的这一天,大多数农村都放假,这是一个难得的节日。所以大秋千成了成年人

所有人都在努力,并不是只有你满腹委屈,文章作者:遥七

所有人都在努力,并不是只有你满腹委屈,文章作者:遥七

2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一个 朋友圈是个神奇的地方。白天,到处都是光鲜亮丽的日常,精心装饰的自拍,美食打卡;只有到了晚上,它才褪去浮华,展现出一个成年人最真实的样子。 记得一次出差,第二天早上6点要赶飞机。昨晚因为加班,我几乎熬了一夜,但也见证了朋友圈最真实的一幕。 凌晨一点半小李发了一张满是酒瓶的照片,下面是文字:“本月第五次凌晨喝酒,真想吐……”凌晨三点,小法的朋友

走进雨补鲁天坑、作者:罗迦玮

走进雨补鲁天坑、作者:罗迦玮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早就听说玉步路天坑是天然氧吧,但一直没有机会去探索。这一次,历史学家陈来到兴义,带着他的愿望,他终于第一次走进了魔雨灌庐。 宇布鲁位于兴义市清水河镇。据同事介绍,喻布路来源于彝语,意为低洼之地。想必,最初生活或发现这个地方的人应该是彝族同胞。 根据地质理论,所谓“天坑”是地下河流长期侵蚀形成溶洞后,大规模地表塌陷形成的一种凹地形。一般地形险要,寒冷潮湿,环境恶劣,人迹罕至。

纯朴的心、

纯朴的心、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搬新家,买电器留下了很多大纸箱。商家说包装至少要保存一个月,以防万一。看到纸箱越积越多,想找个收废品的卖。 平时骑着有标志的三轮车在路上遇到一个买废品的师傅,需要的时候几个星期都摸不到,只好找扫院子的保洁阿姨要废品师傅的电话。 解宝阿姨会停下她的工作,每天看到我都会提起这件事。她说单位有几个收废品的师傅,但是她想找个最好最靠谱的给我介绍一下,因为没有他的电话,只能等着别人来。大妈手里拿着扫把说,表

雪天捉麻雀、作家:黄炜

雪天捉麻雀、作家:黄炜

1周前 (06-07) 浏览: 0 评论: 0

大寒已经到了,也就是说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到了。天气预报说,上海将遭遇30年来最冷的寒潮,雨雪将至。下雪很刺激,思绪回到童年。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农村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但如果下雪,那是孩子甚至大人最幸福的时刻。打雪仗和堆雪人是下雪天的例行游戏,大人小孩都可以一边打雪仗一边享受冬天的快乐。 除了游戏,下雪天还可以抓麻雀。我们小的时候,下雪天抓麻雀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当人们沉浸在冬雪带来的快乐中,麻雀

瓦房子:编辑:章铜胜

瓦房子:编辑:章铜胜

2周前 (06-03) 浏览: 2 评论: 0

砖瓦房曾经是农村的主要建筑。农村的瓦房不高。他们在绿树的树荫下,在矮树篱之间。一栋大楼与另一栋相连。随着地形的起伏,比如乡村的呼吸。 瓦房,也能呼吸。阳光从屋顶裸露的瓦上照进来,影子从西向东慢慢移动。奶奶看着地上的影子就能知道时间,夏天该做饭或者准备下午茶了。瓦屋不封,风在瓦间进出。没有人能控制他们,就让他们来来去去吧。风影如瓦房之息,来去自如,毫无阻碍。 瓦房子和它的主人善良宽容。春天,燕子来了

那些夏季花儿,编辑:程丽芬

那些夏季花儿,编辑:程丽芬

2周前 (06-03) 浏览: 3 评论: 0

有人说春天是花开的季节。的确,它精致而美丽,吸引了无数文人骚客来书写和赞美它的美。但我想说,夏天也是一场花的盛宴,朴实无华,默默绽放,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夏日公园的草地上,黄色、紫色或白色的野花在晨光中闪闪发光,所以他们忍不住停下来寻找它。它们让绿草五彩缤纷,呈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人可能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却竭尽全力绽放一生,展现自己灿烂的一面。它们可能没有春花那么优雅,也不需要用华丽的词语来

牵牛花开:作者:徐晟

牵牛花开:作者:徐晟

2周前 (06-03) 浏览: 0 评论: 0

牵牛花开在蓝色,在小镇的角落,在同村公路旁,在家乡的竹林旁,在老房子的土墙上…… 软软的,柔弱无力的藤蔓,只需要一口清晨的露水,就充满了能量,努力进取。杂草,杂树,竹枝,土墙,只要能牵手,牵牛花就会被铆接,爬到高处。在茂密的绿叶之间,蓝色的花朵像夜空中的星星,眨着眼睛;娇娇像一个潜入世界的仙女,胆小而可爱。 牵牛花是农村很常见的一种花。它没有牡丹的婀娜多姿,梅花的斜韵,

岁月,不曾回头笔者:王珉

岁月,不曾回头笔者:王珉

2周前 (06-03) 浏览: 0 评论: 0

要不是夏天突然下暴雨,我都注意不到这么个细节。妈妈语重心长的说:“带把伞,外面下雨了!”她总是站在门外看着我。突然,一丝阳光打在她的发梢,一根白发从鬓角闪过。我不确定,凑脸仔细。在灯光下,耀眼的白色像一根银针,触动着我的神经,比黑发更硬朗有光泽。 我轻轻撩起我的黑发帮她拔。拔出来之后,放在手心里,反复抚摸,过去的记忆渐渐清晰。 苏轼在《满江红》中写道:曾云:“恨

源于乡土;来源网友:谢永增

源于乡土;来源网友:谢永增

2周前 (06-03) 浏览: 2 评论: 0

我一直喜欢在吕梁山写生。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喜欢去这么贫瘠的地方。一两句话不清楚,但我心里知道,是有原因的。 据我记忆所及,在70年代以前,我的家乡河北林姣榆的地形与黄土高原非常相似,村庄周围是大片的沙坡和沙丘,像小山一样起伏。村子周围和田野里有许多小河和池塘。河里的小红鱼自由自在地游着,池塘边的柳树随风起舞。……说不出的美好依然萦绕在我的梦里。后来家乡的原始地貌被夷平,河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