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分钟前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春天的下午,爸爸用很急的语气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下班记得带花上楼找盆栽。这些天他很忙,但他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花。估计是他从街头卖花的那里买的。根挺结实,没有枝叶,根上直接伸出四五个粉红色的芽。花能这样开吗?父亲说可能是牡丹。

我家正好有个空花盆,是我姐家带回来让我养死的。当时我就喜欢上了这盆绿油油的花,嫩嫩的茎叶,快要滴下来了,就一路把它带到了火车上,带回家。它的茎叶一直在长,但它嫩弱的茎却站不直,我就把它的茎叶盘在盆里。我以为它没开花。去年春节,竟然开出了一簇簇小白花。不知潜意识从何而来,故称之为“青萝卜”。不想委屈它生长的枝叶,我突然突发奇想,把它的枝条挂在阳台的栏杆上,把绿色的窗帘挂在窗户上。我家阳台阳光明媚。没过几天“青萝卜”的枝叶就变黄了。当我再次拿回它的枝叶时,很多枝叶都被损坏了,剩下的枝叶也有一部分枯萎了,枯叶逐渐增多。奄奄一息的“青萝卜”回到墙角,失去了生机,终于在今年春节期间彻底枯萎。

差点把“不死之花”复活致死。那盆樱草花是我妈从我姐的花盆上剪下树枝后带回来的。这种花很容易成活。只要把切好的树枝插进土里,它就能存活。之所以叫迎春花,是因为它在早春开花,正好赶上过年,给别人带来快乐。我们这里也有报春花,多是单瓣的花,但这个是双瓣的,一层层的花都是挤开的。我家的迎春花前年也开过一次,从去年夏天开始就出现了问题。看来问题出在根源上。今年春节,我姐家和我妈家的春花盛开的时候,我家的春花悄无声息的长着歪歪扭扭的枝叶,没有开花的消息。但还是僵硬。虽然还没开花,但我觉得叶子长得长得多了,变绿了。幸运的是,当春天再次来临的时候,我打算砍掉它健康的枝条,重新种上泥土。否则,被称为“不朽之花”的樱草花也死了。

我一直害怕花草,因为它们只需要一点水和土就能茂盛。吊兰又长又叶儿,从高高的花盆里掉到了地上。前年冬天,我妈看它小,却占了一个大的,高筒的花盆,故意放弃了。我妈妈打算在我姐姐家住两个月。她走的时候跟我说不用给吊兰浇水,等春天花换了再说。真的没有浇水,妈妈家没有暖气,蜘蛛植物所在的房子也无法得到阳光直射。我们都以为吊兰没有冻死。但是两个月后,妈妈回来了,发现它还活着。谁忍心扔掉这样的花?我妈再出门,就搬到我家了。我给了它一些水,它一点点成长,没有遗憾。现在她成了我家最好的花坛。

在我的花中,最绿最醒目的是一盆芦笋,新绿绵延蜿蜒成一大绿柱。七八年前它到我家的时候,还只是个小棍子。我对它能否生存没有信心,但我爱上了“芦笋”这个名字,我期待它长大。过了几年,真的大了很多。我想知道它是否应该去宽阔的院子呼吸新鲜空气。我把它放在院子里,很少修剪和维护。它出现了许多枯黄的枝叶。就在我不知道怎么让它再发绿光的时候,我自己也无家可归了。我妈拿了我的“芦笋”,我没时间管。

两年后,当我搬进新家,妈妈把芦笋还给我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我原来的瘦骨嶙峋的芦笋,悄无声息的肆意拉长,鲜嫩的绿色。是我最喜欢的,也经历过很多磨难和磨难。

米兰以前是嫂子家,春天到了,还没有蓓蕾;蟹爪莲枝叶旺盛,年前才开了几朵,现在有一些花骨;君子兰悄悄地从宽大的叶子中探出几个橘黄色的花蕾。南阳台阳光明媚,但花儿经不起太多的爱,会在那里枯萎。家里其他房间都是太阳碰不到的地方。也许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没有花时间去了解花的习性,没有理解花的思想,让花吃了苦头。

但是,他们没有嫌弃我,但还是愿意陪着我,宠着我。

最近知道自己养死的花不是“青萝卜”,而是树枝比青萝卜嫩弱,叶子比青萝卜小细,是兰花的一种。再养一只真“绿萝卜”。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真的看到了一个绿色的瀑布一样的绿色萝卜在我朋友的办公室里,绿色的枝叶倾泻而下。是“还记得绿萝卜裙”吗?几十年的朋友,他说:“喜欢就挑一个,然后挑一个又一个。”。我种爸爸的树“牡丹”的时候,绿萝卜就放在我身边的两个水瓶里,等根长了再种在土里。可能那晚在院子里冻住了,有些叶子露出坏死的部分。不是因为它还爱着他们的母亲。如果绿萝卜知道自己的小树枝会在另一个爱花人家里长成碧绿的大海,那就不疼了。

年年春来,年年花开。我是一个不买花也不会养花的爱花人士。我是一个不懂花心思的爱花人士。今晚因为种了“牡丹”,我仔细数了数这些花,才发现我拥有的这些花,每一朵都有着深深的情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98.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