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前  情感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从外地坐长途汽车回镇,回家走山路15里。很多年前,春节回老家的时候,我记得儿子刚满一岁。我和老婆轮流抱着它爬山爬山。走了大约两个小时,我们看到了我家乡的那条河。到家时,我们只有两三英里远,准备在前面的曾家石梯上休息。以前我也经常走这条路,尤其是在镇上读高中的那两年。我不得不每周来回一次。我不得不回去拿食物。我不得不从家里提着一篮红花,爬上山坡才能爬到半山腰。那是一条长长的石梯路,我气喘吁吁。因为这里有很多叫曾的人,他们把这个地方叫做曾家石梯。村民去镇上叙旧,一般都在这里休息。有半人高的不规则大石墩,可以用来坐或放东西。每次来这里都要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站在那里,我可以看到那条河。当时河水还在航行,我能听到船夫的号角声……

我们走近曾家石梯时,妻子不小心摔倒,把儿子摔在一两米开外。儿子吓哭了。他的妻子扭伤了脚,步履蹒跚。我提着东西抱着儿子,他却不想让我抱,就扑在他怀里,哭得很厉害,汗都挣出来了,歇斯底里的哭声传得很远。我们趁机在曾家石梯休息了一下,心里很生气。如果我们不能哄孩子,就让他自己哭吧。

这时,斜坡不远处的民房里传来一声老妇人的大吼:你们年轻人应该想一想

哄孩子喝冷风你们俩晚上就睡不着了!这显然意味着责备我们。她的狗可能因为老人不满意而对我们吠叫。短暂休息后,我看到儿子的哭声减弱了。我们走下坡路,看见一位老太太在她家门前的地里干活。她看到我们的时候还说:“你们年轻人不耐烦了,孩子喝了冷风都要哭成这样。”然后她问:你要去哪里探亲?我认识这个老人。她是我奶奶的。我给她打了电话。我说:回家吧。她问:你是哪个宝宝?我说,你可能不认识我。我说了我父亲的名字。但是我父亲已经去世20多年了。他死时33岁。那时候我才四岁。我想知道她是否知道。她说:是的。她说我爸是个好人,做村干部做了很多好事。于是她放下手中的活,喝下了狂吠的狗。忙说:可以在家坐一坐,休息一下,喝点水再走。

离她家只有一二十步。她忙着搬凳子,忙着用袖子掸去凳子表面的灰尘,忙着递水杯。然后我哄着儿子。老人有经验,逗了儿子几下就不哭了。她的狗和鸡,在我们身边徘徊。我儿子很高兴看到狗和鸡。所以,我们聊了很多。她说我爸是个好干部,但是他死的太早了。小时候经常听村民说爸爸是好人。因为我太年轻,我不知道我父亲的好方法。只知道父亲生前是大队会计,也在公社企业担任过职务。在农村,是农家真心待你把狗赶走,画个凳子给你坐,给你端茶喝的表现。但是你被这样对待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会谢谢你,以后再说再见。老人还说,以后你走在这里,就坐在家里喝一杯。

几年后,我们在河堤下修了一条机耕路,不再走曾家石梯上的路。过了多年的春节,我回到了老家,在我家外面的渡口闲逛的时候,我又遇到了那个老人。这位老太太年纪大得多。我礼貌地对她说,很明显她不再认识我了。她问我:你是哪个宝宝?我说了我妈的名字。老人突然激动起来。她说:“太感谢你妈妈了。我背上有疮,在县医院治疗了很久都治不好。是你妈在河堤上给我拉了好几次草药,才治好的。”然后我们聊了一会。我看到时间不早了,老人要走一两英里才能回家,所以他说再见。

在我的家乡,我认识或认识我的人越来越少。我十七岁离开家乡,已经三十多年了。老人一个个死去。那些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年纪越来越大,离开家乡很久了。客观上,我的家乡已经抛弃了你,你再也回不去了。就算回去了,也不是你知道的家乡。

家乡在变,种地的人少了,宽阔的河流也变小了。我扔到岸边河里的石头溅起的水花声还是过去的声音吗?我放开了自己声音的咆哮,是来自远方群山的回应还是大地的回声?我的家乡能背诵和回答我为家乡写的诗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6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