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分钟前  文摘大全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的家乡会把葬礼当天的两餐叫做豆腐汤饭。不知道出处,也没见过真正想吃的豆腐,大概是典故演变而来的禁忌语句。葬礼是悲伤的还是平淡的,饭局要永远热闹。尤其是在农村,如果去世的老人超过了八十岁生日,就被称为白喜事。来这里办事的大多是道士。礼仪和习俗与和尚大师大不相同。唢呐一吹,就叫热闹事件,深受村里村民的喜爱。那一年,我和奶奶住在乡下。一天清晨,她拉着我说,“那里热闹(吴语,热闹)。我(我)会带你去看昊发?”说着,她“ mm ”叫了一声,像个贪图刺激的孩子。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祖母是一个身材魁梧、精力充沛的老小孩,头发白而亮,外表意气风发。她在吃高糖高油的老婆婆蛋糕,满嘴零碎的对我们说:“嗯,我有糖尿病,医生说这个不能吃。”不知不觉就是三四块,说她不是说她也不是,让人哭笑不得。父亲还说,有一个古老的家庭,如果有宝藏。我们家这个宝贝虽然老了,但还是又聋又瞎。我还记得我的亲戚来访,送了一盒像样的猕猴桃。他们刚走,我奶奶就跟我抱怨没有东西吃,满足不了他们的渴望。我就纳闷了,不是有猕猴桃吗?她斜了一眼:假的,不好吃。最初,猕猴桃是在中国发送的,它的包装甚至品牌都是从新西兰进口商品的仿制品。我戴着眼镜没发现,却让老太太一眼就看到了。

和祖母一起生活的乐趣远不止于此。当我住在一起时,我睡在她的脚跟旁。我最讨厌的是她打呼噜的习惯。白天看电视打呼噜,坚持自己是醒着的,仅此而已。晚上,人们很难忍受雷鸣般的鼾声。因为焦虑,我害怕了,偷偷踢了她一脚。她醒了,发牢骚,问发生了什么事,然后诡辩说她没睡着。

“懒惰”,“心胸宽广,身材肥胖”都是我对这位老太太的印象,赞不绝口。这位老太太原本有八个兄弟姐妹。当我那么大的时候,他们大多数都走了,很少有人真正玩得开心。那一代人出身苦,我奶奶也是,十多岁就进了纺织厂。结果,她在黑暗中工作,拖着孩子去上班。现在,很难过上更好的生活。如果她能偷一块旧蛋糕,自然会偷得更多。

这一代的老人大多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和其他世代的孩子很亲近。另外,我是我奶奶唯一的孙女。自然,我孙女太好了”,“我孙女太好了”我经常说起。不可能知道它在哪里。小时候,我出生时肩膀被削,腰很窄,病得很重很瘦。我像一只脆弱的小鸡一样跟着祖母。她把我拖到邻居家吃饭。大家都爱说:“这是我孙女”。我从未说过的爱变成了一场美丽的表演。

说到这里,她也很爱向我炫耀,说我天生没有鼻子,但是她捏了一下,而且当时她捏了一下眉毛之间的皮肤,所以你看,现在的鼻子这么僵硬,但是她全部都捏了。

就是这样一个老太太,在医生断言她活不了半年之后,她又活了三年,在她弥留之际,还不忘照顾我多吃多穿,皮肤保养得很好。她少吃辛辣的食物很容易长痘痘。直到11月,上海下了好几个星期的雨,仿佛在诉说一场告别。但我知道老太太不爱悲伤。当我作为孙女,捧着她的照片走进酒店,看着吃豆腐饭的地方熙熙攘攘,习惯性的“嗯”仿佛还在耳边:“我只是开心又忙碌。”

原来思念一个人就这么简单。不需要长篇大论。都是过去用的细节和语音语调。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2002.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