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分钟前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要讲的槐树不是这里的槐树,月光也不是眼前的月光,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离开家乡已经20多年了。虽然这期间有探访,不过是一点水而已。在传统意义上,我的家乡现在没有农舍。就世界而言,我认为它和城市里的人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今天的心还爱着它的故乡,它就永远爱着它的过去,所以这里可以称之为故乡的故乡。

七月的盛夏,农村的田野里长满了绿色的庄稼。当小麦被送回仓库时,人们仍然不能休息,所以他们不得不在玉米地里除草,以抵御有毒的阳光。据说在晴朗炎热的中午除草效果最好,强烈的阳光可以杀死草籽。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杂草很难复活,但它们也遭受着锄地的痛苦。因为当时年纪小,干不了这个活,就被分配去跑腿送水。水是井水,用来冷却和清洁瓶子。只是适合有热腔热肚的人,却要回村打仗。

我从屋前的老井里取水,然后用草绳把瓦罐吊起来,一路踩着滚烫的尘土送到地里。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这其实是一段艰难的旅程。那时候,我已经喝够了井边的水,像复仇一样喝了下去。后来我在路上走的时候,听到肚子里有水晃荡的声音。如果幸运的话,我可以遇到一朵厚厚的云,从远处看它漂浮着,它会给我盖上一层凉爽的阴影。当它漂得快时,我走得快,漂得慢,走得慢,直到路上走不动,只好和它分道扬镳。

晚上,带着锄头的人回来了,牛车回来了,带着羊粪味的羊回来了。村子里鸡叫鹅叫,锅碗瓢盆响。只有天空中红色和黑色的夕阳漂浮在田野上,宁静而悠闲。

晚饭后,天渐渐黑了,不一会儿,有一轮东月托起了树梢。我和哥哥在外面忙了一会儿,然后我们去村外的瓜园看瓜守夜。

瓜园有凉棚,凉棚下有床,床上有垫子。经过一整天的工作,我们可以散开,顶着夜风睡觉。满园的瓜香溢出,让人不得不跳下床,赤脚在潮湿的田埂上游行。四野之外,轻烟茫茫,被皎洁的月光照亮,像一条摇曳的白纱。在这如梦似幻的迷蒙中,我们每个人都带着清澈的鼻子,躺在地上,一件件嗅着我们心爱的东西。当我们拿到手时,两个人没有忘记坐下来吃饭,品尝彼此的需求。

吃完瓜,我们商量着去找老人听故事。他独自一人,没有土地,所以他在这里种了一个很好的瓜园。当他走过去的时候,他从远处看到了那棵大槐树。他通常在这里铺床休息。下雨的时候,他会来我的凉亭避雨。我不知道这棵槐树的来历,但晚上看的时候总觉得有点害怕,让人想到了绘本里的蒲松龄、白狐、鬼故事。要不是哥哥拖着,我每次都不想去。

当时他坐在床上,摇着蒲扇,不时拍打几下腿,大概是为了抓蚊子。当我们过来的时候,他总是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微笑。老人的笑声,大多沙哑无力,似乎是刻意奉承,听起来安全又愉悦。他讲故事,大部分都是鬼故事。故事里有一个白胡子老人,他就是这样一个老人,让我不敢看他。一边听,我一边看着头顶上的槐树。月光洒在槐树上,从枝叶中筛过,漏进了身体、床和地面。目前,大量亮点被打破和震动。

远处的田野依然白茫茫的,凉风中偶尔传来郭果的夜歌。这时,我累了,看着这片夜沉如水,像梦醒,像傻子。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999.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