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分钟前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鞭炮声辞旧岁,喜迎新年。

童年的纯真和纯真,每一点点的记忆,都是过去丰富岁月的元素。回顾童年,物质相当匮乏,但孩子们也期待着思考新年。——穿新衣服,戴新帽子,贴对联,放鞭炮,吃饺子……。真的很有趣,很好玩。然而,让人觉得最难忘的是过年吃冻梨!

我记得很清楚,每次临近农历新年,父亲都会让一个住在农村的朋友买回一袋冻梨。在那个年代,新鲜水果既稀有又昂贵。冻梨虽然便宜,但过年只能捞一次吃一次。

买了冻梨后,父母把它们藏在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地方,怕我们偷。家里孩子多,不藏起来,过几天就全军覆没了。自从水果被买进屋后,孩子们得了很多心脏病,五爪挠心,失眠。找不到,偷不到,更别说吃了。没办法,只能眼巴巴地、眼泪汪汪地掰着小指数手指。每天早上,最开心的事就是撕掉挂在墙上的日历卡片,因为每撕掉一张,就意味着离新年又近了一天,可以早一天吃冻梨。

盼星星,盼月亮,忍受着时间的煎熬,小肚子里贪婪的虫子的撕咬终于到了除夕。吃完年夜饭后,爸爸带了一盆冻梨回屋。我急着吃冻梨。冻梨像生铁一样黑,像碳锤一样硬。冰冻的黑梨球真的粘在了我的嘴唇上。就像在寒冷的几天里舔医院外面的铁门扶手。我在舌头上粘了一块皮肤。妈妈说:“你嚼不动,我给你换了再吃。”然后他用半瓢冷水把梨放进水箱,倒入冷水中解冻。梨子表面真的有一层晶莹剔透的冰。慢慢地,冰稍微融化了。用手指碰冰壳,冰就破了。这个过程很漫长。我们围着脸盆,把手放在上面。一双双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盯着盆里的冻梨。等了一会儿,失去了耐心,我哥哥急切地伸手去拿一个黑色的冻梨,它仍然冒着白灵,表面覆盖着一层霜。其他孩子也很快抓起冻梨,放在嘴边。解冻后,梨的颜色由浅黄色变为深褐色。用牙齿咬梨皮,用嘴吸梨汁,牙齿又冷又痛。冰凉的梨水很甜,梨子里面融化了,吃起来很好吃。那时候梨汁尝起来像舔蜜汁一样鲜甜。梨子顺着嘴角滴到衣服上,我们都懒得擦。

那一年,我爷爷在我们家过春节。我们给爷爷摘了最软的梨,爷爷却舍不得吃,反而说:“酷,爷爷吃不下。”于是,我们一群孩子拿着锅,跳得最软,吃得最硬,但当我们经常吃的时候,我们发现父母吃的是我们扔出去的硬梨。那时候我们年轻,体会不到长辈的关怀。

一个年轻的家庭围着一盆冻梨坐在火炉旁,听着外面稀稀拉拉的鞭炮声,在昏暗的烛光下或电灯泡下吃着冻梨。别看这梨又黑又丑的样子。当你咬它的时候,酸甜的梨汁突然充满你的嘴里,让你的牙齿冻得发抖。天太冷了,你心都哆嗦了……。内心冰冷的感觉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迷恋。那一刻,我是如此的舒服和幸福,我觉得世界上的幸福无非是一个冻梨。有时候,仔细想想,吃冻梨意味着一种简单的幸福感。

时光飞逝,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共和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已经过了我的耳朵。共和国一天比一天强大,人民一天比一天富裕。新鲜的水果可以一年四季随时随地进入普通人的家中,从北方到南方,从中国到国外,应有尽有。相比之下,普通的冻梨就成了稀罕物,价格比新鲜水果还贵。前几天在街上看到一个卖冻梨的,感觉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亲切,就买了一个小包带回家。我慢慢品尝并回忆起我贫穷但甜蜜的童年。以前,像这种冻梨,虽然有点酸,但余味清凉甘甜,像花蜜一样,真的很好吃,很愉悦。

过年吃冻梨的记忆里有一种久违的快乐,简单,纯粹,纯粹。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995.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