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分钟前  文摘大全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们小山村有几户人家在大雪节前搬出火桶,把里面和外面擦干净。第二天,他们把厨房大厅的残火铲进火桶里的火碗里,让全家人提前享受火桶里的温暖和幸福。说起来,我是冬天第一个把这个行动当成使命的人。否则,我们该如何度过这个漫长的冬天?

小时候的冬天,雨雪纷纷。早上起来,看到冰凌子挂在屋檐下,晶莹剔透。中午,暖阳一照,屋顶的残雪和屋檐的冰缘都变成了晴天,滴滴如小雨般洒落。下午,太阳一落山,阴嗖嗖的寒风趁机钻进去,狠狠地往人身上钻。

那天晚上,妈妈做晚饭的时候,马上把余火铲到火碗里。去消防桶。我看到的时候,先上了消防桶。幸运的是,火桶很大,足够一家五口围坐。那几天,没有电视看,脚也暖和了,妈妈就催我们小兄弟早点睡觉。再看看她妈妈。她晚上忙着做家务,然后坐在火桶里做一些针线活。快过年了,我们全家都指望着妈妈做一双新鞋穿。

记得有一天,外面下着雨,下着雪,我和哥哥坐在一个消防桶里。过了一会儿,妈妈手里拿着针线和一双鞋来到了火桶前。父亲个子高,怕挤我们,只好拿着小凳子坐在火桶旁边。只见他父亲手里拿着一根干烟斗,手指把烟斗的眼里灌满了黄烟,一边用火香点着,一边吸着。这时,我不想保持沉默,所以我建议我父亲谈谈村里有趣的事情,但我父亲只是对他的黄烟保持沉默。“你是个大(父亲)。磨坊压不下一个屁。不要麻烦他。”妈妈笑着对我说。“那请给我们讲个故事。”我立刻停了下来。妈妈听后想了一下,然后给我们讲了我们镇上一个汉奸在抗日战争时期偷偷给鬼子送情报的故事。抗日游击队知道后,没几天就除掉了这个叛徒。那时,我们地区所有的人都很受欢迎。我妈活生生地讲了出来,她让我又喊又鼓掌。

到了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中午放学,强劲寒冷的北风正吹着我往前走,我的牙齿冰凉,上下直打架。当我进屋时,我跑向消防桶。这时,妈妈只是把暖暖的火碗抬进火桶里,盖上火塞。在妈妈告诉我之前,我坐在消防桶里。这时,火桶里的热量穿过鞋底,进入脚板,混入血液,流经身体的各个部位。

两年后,我家搬到了皖南东部的梅城林场。来到这个地方是冬天。父亲知道我最怕冷,过几天就去街上买火桶和木炭,煮完早晚锅还叫母亲做火桶……。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太关心家乡的妻女,于是辞职回老家种地。我走的时候,妈妈让我把火桶带回家,说江北冬天冷,别冻着孩子。

现在我们俩都是老年人,没有怨气。所以,每到寒冷的冬天,就有点离不开火桶了。你看!我经常把消防水桶搬到沙发上,然后背靠着沙发;把你的腿放进消防桶里。此外,腿上还盖着小被子。如果有好看的电视画面,我会盯着看,感兴趣。相反,我的小眼睛会闭上。

总之,这个农民的火桶见证了世代相传的长久的亲情……。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992.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