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分钟前  感人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记得从哪一天开始关注南寨后面的竹园,离我家大概400米。我家是独栋,整个外地只有两三户人家。虽然我爷爷奶奶就在我邻居旁边,但是因为他们睡得早,我爸妈工作忙,他们一般晚上十点多才回来。这个时候是极其孤独的,往往是我遥望南公馆的时候。

南斋的家族据说都姓李,有些祖先是朝廷的外交大臣。此外,一大圈保护住所的圆形竹子特别高大,绿色,让人感到格外神秘。南宅后面是一大片稻田,夏夜里灯火通明。有月亮的时候,幼苗的尖端加银,有时萤火虫还会飞来飞去,让画面灵动。耳边传来阵阵青蛙的集体合唱,有时还伴有“咕——咕—/[。让人感到温暖的是,南寨沟内最后一排住着三四户人家。晚上七八点,后门总会三三两两打开。房间里有一支蜡烛,一个像妈妈一样的家庭主妇闪了出来,往寨沟里扔了一勺锅水。有时候她会是个妹子,泼脏水后用手扶着门框,看着我们这边看了一会儿。这个时候,我总是想象姐姐是童话里的仙女,她会飞过幽幽的竹林和我说话,或者给我一些好吃的。沉思,不知道这个姐姐什么时候会关门消失。我沉浸在幻想中,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南寨的竹园,成了我晚上寂寞时想集中精神的目的地。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片稻田被重新种上了西瓜。据说是新产品,叫“泰和”,特别鲜甜。绿色、深色的藤叶在微风中摇摆,就像成千上万双泥泞的手在挥舞。我特别喜欢这片深绿色的西瓜田。由于西瓜藤比较低,南公馆的竹园一眼就能看到。晚上只要爸妈回家晚了,我总是搬个矮凳,手肘放在膝盖上,下巴放在手上,向南凝视。

冬天,雪下得很大的时候,我就去户外看雪景,偶尔在南寨竹园看到洁白的竹冠,青翠幽幽的竹秆,闪闪发亮的竹园,美得我都有想去那里近看的冲动,可是好几次都没有勇气去做,虽然东沟沿线有一条小道,很少有人走。很久很久以前,我不得不听到一声酣睡,那就是南屋一个叫李桂初的老人喊出了懒打手——。

老人一到黄昏,就从南寨的竹园里出来,一边喊一边敲竹筒。尤其是在大雪纷飞的冬夜,他的芦苇鞋在雪地上的沙沙声“ ”,伴随着清脆的梆子声和嘶哑的叫喊声,穿过我漏水的马桶,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即使寒风不断钻进来,他躺在床上也有安全感,心中有一种被呵护的温暖。往往声音就在不远处,人已经睡着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987.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