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分钟前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公婆正值壮年,没有电梯住五楼不方便。为此,我们特意把父母搬到离我们更近的二楼,方便照顾。

然而,问题也接踵而至。我之前说好了搬迁的事,但是当我真的想搬走的时候,公婆却表现出不情愿。一个是舍不得在老房子里住很多年,一个是舍不得扔东西。老人们囤积多年的“珍宝”对他们自己来说是珍贵的,他们不愿意扔掉任何东西。特别是喜欢剪报的大众父亲,将半个多世纪的剪报装订成册,这些小册子放在柜子里、床下、柜子顶上、角落里。如果聚在一起,估计会把房间扩大一半。好说歹说,他象征性地处理了一些,我们还是要劝说,于是老人冷冷地看了一眼,他的血涨了,手指颤抖着,摆出一副誓死捍卫的架势,只好作罢。但我还是不放弃。私下里,我们的几个年轻球员讨论过,然后在搬到那里后提出了一个理论。

有一天,我和老公一起去老房子清理我留下的东西,突然瞥见一只黄色的塑料小鸭子被扔进垃圾堆。嘿,这不是我妈妈做的手工制品吗?我忍不住心里一痛,于是赶紧捡起来擦了擦,放进包里。想起去年妈妈来过我家一次,她拿出一对小鸭子,给了我一只,另一只给了婆婆,说她在养老院学的手工,看起来很开心。今天,当我看到这只小鸭子被遗弃在老房子里时,我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悲伤。

前几天,我去养老院看望父母。我问妈妈有没有新的手工作品。我妈妈说她不能看她的眼睛。她停止了体力劳动,因为她不能戴珠子。想到妈妈再也不会做这么可爱的小鸭子了,这些手工制品可能会成为绝版,所以除了珍惜之外,她还多了一点忧郁。

我不怪婆婆抛弃这只小鸭子,因为它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小玩具,也可能是她最近记忆力严重衰退,想不起来是谁送给她的。我很惊讶我的情绪有那么一瞬间如此悲伤。血浓于水,这一刻似乎起了化学作用。只觉得鼻窦酸酸的,眼里满是泪水。或许这就是亲情之间的互相欣赏吧。手工制品特别有感情,用过的心思、花的时间、手的温度、粘合剂的气息特别容易让人联想……。

“呵呵,这个小板凳终于在这里找到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联想。他看到手里拿着一张小板凳,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我仔细一看,这是一张不能再旧的小板凳。很难判断长凳上是铜绿还是污垢。很暗,掩盖了原来的颜色。在我眼里早就应该扔掉了。但王先生轻轻揉了揉脸,说这是他们兄妹年轻时最喜欢的板凳,还是祖传的,至少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我拿在手里仔细研究。它真的很古老。都是无钉榫卯技术。凳板下的四个凳脚呈八字形,无论从侧面看都像一顶黑色的帽子。也许板凳是一个儒家工匠做的,他故意把做官的意义融入到板凳上。

王先生把小板凳擦干净,放进口袋里。他在想童年,就像我抱着的小鸭子在想妈妈一样。在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亲密的人或私人物品陪伴着我们。这些同伴是我们旅途的情感扶手,是我们感受温暖、驱散孤独的慰藉。

突然想到公爹,想到陪伴他半个多世纪的那一堆堆剪报。这不也是他的情感寄托吗?你不用劝他扔掉吗?尊重别人的感受也是做人的一种美德。想到这里,我和老公相视一笑,松了口气。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986.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