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分钟前  情感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小时候,父亲总是很忙。在我看来,他那时的忙碌和快乐与他的年龄不相称。他正忙着准备各种各样的食物,从猪头到糖果。他忙着给我们定各种规矩,比如过年不摔菜,蒸馒头不乱说话,年前不跑来跑去。当时我对他的规矩不屑一顾,说好,但暗地里我会和弟弟妹妹一起笑。这是什么规则?

虽然那时的岁月无法与现在相比,但对文化的热爱和追求依然存在。在新的一年里,最好的事情就是去东方红广场看精彩的节目。有人踩高跷,有人唱大戏,有人演狮子。它们从左到右跳舞,有时它们非常轻,有时它们负重前行,有时它们在风中冲浪。尤其是那些小丑,总是逗乐大家。家长们抱着大的,拎着小的,挤着往广场上冲,生怕迟到了找不到看戏的最佳地点。如果我赶上一个单位举办灯展,一定会满眼都是。各种灯笼铺天盖地。童年的我依然兴奋跳跃。当我回到家,我会整夜无法入睡,我的脑海里会充满闪闪发光的金光。

赚压岁钱也是一种乐趣。除夕晚上睡不着。我把新衣服和鞋子放在床边,趁家人不注意悄悄关上门,匆匆把新衣服穿在棉袄上。即使衣服的面料不高档,尺寸也不合适,但我过年穿新衣服的愿望从未改变。直到现在,我还是会买新衣服过年。春节,你可以有5元压岁钱。对于当时的条件来说,这种财富是可以自控的。除了留一部分压岁钱备用,剩下的用来买糖葫芦吃,满足了每年诱人的欲望。它是红色的,一串一串的,吃起来酸甜可口。

为什么当时那么多亲戚都要走?从正月初二到初十,我每天穿梭在姑姑家、姑父家和姑姑家之间。太远了,太远了,午饭前都到不了他们家,太远了,我坐在自行车后座,屁股都疼,太远了,我放下礼物,饭后不敢多说话就该回家了。每年妈妈准备礼物的时候,哥哥都会说:“饭别拿,这么重。”但是每年,我妈妈总是打包一些大米,送到乡下没有大米的叔叔家。但是现在,再也没有亲人可以去了,他们都离我很远,但是那种坐在自行车上,下车后跺着麻木的脚的记忆还是那么难忘。

当时,邻居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和谐。由于父母是街上年纪最大的,通常邻居都是第一个来我家拜年的,然后父母会指派他们的哥哥和嫂子回去拜年,从不失礼。即使有时他们不能第一时间来我家,他们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进我们刚打扫干净的家,给我父母好好养老。

童年是如此清晰,如此快乐,如此温暖。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985.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