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钟前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装修后的院子里,砖墙和水泥地面处处散发着浓烈而笔直的气息。只有在屋檐下水泥和泥土亲吻的角落里,有一片草地。孤独。虚弱。清爽。风格有很多。没有这种杂草,春天仍然来到院子里。有了这秧草,春天的影子更清晰了。庭院的风格中,有一丝绿色的情调。我不忍心拔掉它。它不会损害庭院的建设。很偏僻,完全不干扰我的日常生活。让我无聊的眼睛和心灵有个去处。

很多年前,我们家去了城里,旧院子已经荒废了。我有时间回来,我能做的就是拔掉满院子拥挤的杂草。手小的。大的用锔。最后,他们用扫帚把身上带着体温和泥土,扫到阳光灿烂的地方。就这样,他们迫不及待的让断了的茎长出了细根,当根接触到土壤的时候,就给了太阳最后一滴血,最后一次复活的希望。这时候,我会点上一支烟,精疲力尽,心满意足地坐在枯死的野草和年久失修的老房子之间,享受着作为主人的生死大权和独自继承家业的艰辛,像一个孤独的幽灵。

过去,现在,杂草还是杂草。它不会因为我想把它拉出来而停止生长,也不会因为我想欣赏它而生长。

所以我好像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可以容忍庭院长期荒废,但我不希望生命短暂的杂草停留一季。这是自私的,嫉妒的,人性的恶,这是捧着我空虚悲观的灵魂。我能忍受一种杂草,对它情有独钟。这是一种善良、包容的人性,支配着我充实快乐的灵魂。无论如何,没有对错。某事的不幸,其实是某人的不幸。如果牵扯到大量的人,那就是世界的不幸。黑格尔说存在是合理的。虽然和中学课本有出入,但还是迷茫地认同。

目前虽然还有很多合理的东西尚未存在。但是,很多人已经默认了很多现存事物的合理性。世间无眩光,刀剑之血腥。世界上有更多的机会和平台可以安心讨论;多一点宽容和默肯。这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这是人类思想史上前所未有的解放。它为人类的生存、繁衍和繁荣创造了良好的空间和利益。比如情人这个话题,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没有一个中国人愿意扛起传统伦理道德的大旗,气喘吁吁,大义凛然,惊为天人。我没有看到中国人以前卫的时尚态度在公众面前热情地说话。

恋人。是情人。是屋檐下的草。到了某个春天,长出来了还是没长出来。在某个时间,被你看到或者没看到。

而且是野草。必须像杂草一样生活。不要占用院子的空间。不伤庭院气氛。不要干涉主人的日常生活。不要师傅的水肥。这种杂草不仅没有需求,而且身材娇小,外表翠绿,充满活力,气度好,在野外生活中很有魅力。所以,宽容的庭院是它的遗憾。深情的主人爱它。所以生长合理。这样,谁愿意毁灭这个生命,谁愿意否认它的存在?

其实中国自古就有恋人。它只是藏在花里,闪烁在诗词歌赋里。没有一个合适的名字,我不能呆在优雅的大厅里。久而久之,中国恋人穿上一件奇怪的外套,变成了眼泪。感叹。悲哀。希望。迷茫。是灰色生活之类的代名词。西方人天性乐观,大方务实。不仅以爱好者闻名,还举办节日提醒人们注意。在西方,恋人总是在社会的前台灿烂地展开。这就极大地挖掘了恋人因素对人类非智力因素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让人类在长时间激情燃烧的良好氛围中成长,收获了预期和意想不到的结果。

喜悦。悲哀。是人类的共同心理。欢迎快乐,拒绝悲伤是人类的共同特征。当充满玫瑰花香的情人节,飘洋过海,不分皂白地走进城市和乡村,从中国日渐无忧的道路中走出来的时候,中国人用原本宽厚的臂膀,原本有趣的心接受了。就像收屋檐下的草。不知道中国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老外的节日的。但最开始,我有意无意的带自己去过洋节,尝到了喜悦,尝到了悲伤。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都为时已晚。但目前来看,这已经不是症状了。中国政府已经及时明确规定,传统节日应纳入一年有限的休息日,也许是因为害怕中国人过度西化。

中华民族有八千年的文明史。然而,人文素质的萌发和成长只是近几十年的事情。既然我们已经起航,我们一定能走得很远。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46.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