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分钟前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满头银发的何,已年近古稀。

今天早上他照例去小区附近的威康餐厅喝早茶,找了个门边的小桌子,跟服务员小文嘀咕了几句,点开了手机屏幕……

这是你的普洱茶,干菜粥,银针粉,古城煎饼,青菜。请慢用。小文柔声道。

谢谢说完,他看着手机……小文笑着离开了。

过了很久,他终于放下手机,喝了一大口茶,然后慢慢拿起筷子……

老头,有人埋了你的账单。小文笑眯眯地站在他面前。

哦?谁?你为什么不尖叫?他有点吃惊。

是你的一个叔叔,一个老熟人。

有人吗?

不见了。哦,对了,我让我叔叔向你问好。他看到你在看手机,就小声对我说,你是老县长了,不打扰你了。

老熟人?是老乡?还是老同学?还是老同事?他以为自己虽然出生在这个古老的沿海小镇,但是从初中开始就在县城和省里上学,然后在县城打工。他的老同学大部分都在外地,老同事也不住在这个镇上。况且我退休后,归乡隐居了一大半,也有近十年的寒暑。现在我一个糟老头子,还能有这么好的东西吗?于是他摇摇头,一遍又一遍的问小文,是谁帮忙埋单的?小文没说什么难听的。他暗暗下定决心,明天来喝早茶的时候多加注意。

第二天早上,他仍然去威康餐厅喝早茶,在门边的小桌子旁坐下后,悠闲地打开手机……

早上好!老县长。眼尖的小文一眼就认出了他,马上问,昨天那些样品还想订吗?他看了一眼小文,点了点头。

很快,小文拿来了一壶普洱茶,一碗干菜粥,一盘银针粉,一盘古城煎饼,一盘青菜。他不慌不忙地抬起头,喝着茶,喝着粥,吃着菜,不时瞟一眼收银台……

慢慢吃了半天,小文上前对他说,老县长,有人给你埋单了。

不可能?一直在看。他半信半疑地说。

是……小文突然支支吾吾起来。

小帅哥,说实话。谁为我付钱?!他的语气有点严厉。

我……小文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越来越多的茶客在看他和小文,一个工头过来问怎么回事。

小文如实说了,领班哈着阿哈笑,老县长,这很容易,我们这里有监控,来,让我给你看看老兰,不懂。

进入餐厅办公室后,打开监控,仔细看到楚,他首先惊呆了;瞬间我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原来昨天早上帮忙买单的是他老家秦成。他当县长的时候,秦成是他的秘书。有一次,数百名外国商人参观了某镇的一家鞋厂。他叫秦成,在镇企业办给外商买了一百双皮鞋。企业办又给了两双,说是给他和秦成的。秦成一再坚持交钱,企业里的同志死活不收。事后他骂秦成狗血,甚至骂他,说一双皮鞋是小事,助长了贪欲。你还年轻,永远记住物以稀为贵,贪得无厌才是祸根!第二天,还打电话给秦成,付款后在支部会议上做了检讨,并给他记过处分。有同事私下说有点小题大做。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转行一段时间的秦成,通过关系被调到外地工作,多年后成为副处级干部。这些年他每次想起来也觉得有点过了,对秦成有些歉意。现在这个秦成……

见他的表情有些复杂,小文自嘲地说,“老县长,我实话告诉你。这个人是我这边的。前天他回来看望病重的父亲。他昨天早上来这里喝早茶,帮你买单,然后就回单位了。”。我刚才按照我叔叔的吩咐给你埋单了。这里,这是我表哥昨晚发的微信。说完,小文把手机递了过去,几行字立刻跳入他的眼帘:

“小文,老县长是我的老上级。这么多年来,很多同事都出事了,我还在办公室。多亏了他的报警,我当时一件事也没完成,被他狠狠的惩罚了一顿。一开始我真的很烦。后来才知道,老县长用心良苦。他说的这两个字让我受益匪浅。据说他退休了,回老家生活。这两年他老婆带着孙子去了100公里外的大城市。他早上经常一个人去餐厅喝早茶,今天却碰巧遇到他。如果他明天去你家喝早茶,替我埋单。以后也一样。我会通过微信把钱转给你。”

此刻,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本正经地问小文这两天的早茶费是多少?小文说,96元。

他沉吟片刻,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叠钱,递给小文。然后他转身稳步走向大门……

从那以后,威康餐厅再也没有见过他。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44.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