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钟前  文摘大全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每年都去荷花节,感觉年年都不一样。今年的总体感觉是,这十里荷塘,是钱塘,是荷兰人的财富和幸福的摇篮。

7月18日,我和家人来到安龙荷塘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虽然天空中有很多云,阳光仍然很热,但并没有阻止游客的到来。

车太多,巨大的停车场人满为患。根据管理人员的手势,此时和之后进入的车都是开往绿海子的。我把速度保持在最低,这样我就可以从窗户边走边看。荷塘里荷花不多,但绿色的荷叶巨大,高一处低一处。即使没有风,它们看起来也像波浪。虽然视野很广,但还是看不到边上一眼,兴奋,兴奋,开心,充盈胸膛。到了绿海子尽头,找不到停车位,只好开车回去。因为背光,我回头看荷塘,又是一个场景,层次更丰富,花更红更白,更刺激。当我来到赵迪风景区的东收费站时,我终于有了一个停车位,停下车,取得了新的收获。

在东收费站前的路段,路边到处都是卖东西的,比如果冻、切好的面粉、土豆饼、梨、桃子、香蕉,什么都有。一家人想吃切好的面粉,就坐在一个小摊前,我看着其他小摊前。一大篮白莲花后面站着一男一女,大概20岁左右。我问了:”男人的回答:“这里有两种荷花。像西方的荷花,都是观赏花,红的鲜艳,白的像雪,花很大,但是下面的藕很小,没人吃。我家莲花田在东边,地是海子监狱地。我们承包种植荷花,主要收入来自荷花和藕。要收获莲藕,只需要在藕还没粗大,质量还没好的时候就把它剪掉,这样才有市场。我们的地方是沙土,所以这里的藕富含淀粉,充满甜味。昆明南宁成都都是来拉的。所以要及时把荷花剪好卖了,能数多少数多少。”我又问了:“可是你们都把荷花砍了,让游客从远方来,只看你们的荷叶?”他回答:“在哪!怎么才能割完?看(他指着东边的荷塘),还没那么多花?另外东方的荷花是不收费的。你看够了吃够了没人收你钱。没用的。”我差点误会他了。听他说,他家承包了70亩藕田,卖藕的收入一年能超过20万。东面十里荷塘约3700亩,收益可观。原来种荷花比种水稻经济多了。难怪这些农民建别墅,开汽车。

一家人切完粉后,我们买了票,正式进入景区,慢慢看。旁边几乎没有荷花。伸手可及的地方都是游客挑的吗?所以,不把注意力放在手机上,是不可能拍出荷花的特写的。肉眼只能看到荷叶,远处的荷花只能看到朦胧的棱角,好像是《在水边》里的伊人。你可以随意想象她有多美,但你永远看不清她的脸。我基本上还没准备好去看一朵莲花,但是我对很多游客中很多有趣的场景很感兴趣。

荷塘中央的亭子里,一对青年男女坐在一起。该男子顶部穿着一件白色t恤,底部穿着一条黄灰色马裤。他不瘦不胖,很帅。这个女人穿着蓝绿色的叶子和红色的花裙子,还有一件粉色的透明长袍。长衫里的手臂和露在裙子外面的大腿白得像雪,像一朵盛开的莲花紧贴着男朋友的肩膀。她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男朋友(也许是她老公),但是男朋友的眼睛总是盯着手机,她不时的笑,显然笑得像手机里的女朋友。女人举起手机,不停地给两个人拍照。然后她睁开眼睛,看着天空,想象着什么陶醉了。他们亲密的行为吸引了很多游客的评论。

一个60多岁的老婆带着一个20多岁的女儿,“爸爸,合影!”女儿把两个老人拉在一起。她站在2米左右的距离,弯腰拍照,然后站在莲花旁边,让爸爸给她拍照。女儿长得漂亮,身材苗条,笑容甜美,声音像铃铛。幸福的画面比天上地下的都好。

最有趣的是划船。整个景区只有一个供游客划船的地方。几个老外看到水里的船在东划西划,想在船上划。他们将在与管理员讨论价格后上船。第一个美女只是一只脚踩在船头,船晃了几下,吓得她又缩脚回去。“别怕,别怕!”其他人鼓励她。她先把麻花包扔给船上的管理员,然后把伞扔过去,然后一只脚踏上去,船不停地荡着,最后四脚四手爬上船。动作很搞笑。另外三个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上来。

我家也想划船。我很担心,不支持。我幻想如果船翻了怎么办。但是他们坚持要划船,我只好同意,因为我很会水。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会成为一名水手。况且水一定不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掌握了方向,保证不与其他船相撞。我们从西向东划,又从东向西划。在划船的水域中央,恰好有一小块没人摘的白莲花,于是我拍了很多照片。恐怕这才是我同意划船的真正原因。在水里,真的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只能懂,不能说。

落地之后,我们几乎没有任何兴趣去看别的荷花。我们径直穿过荷塘中央的长廊,从赵迪回到东入口,然后开车回家。回到家,满脑子都是荷花,花篮里的荷花,挖藕的藕农,亭子里的小两口的照片……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38.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