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时前  情感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新疆,修路要占用一定的时间。所以,从昌吉市到十二师222团,路过乌鲁木齐,看着窗外两岸一望无际的绵延风景,看着神圣的雪原博格达峰像镀金一样在阳光下溶解,我突然发现,坐在这里谈论它不是空话,也不是一般的废话。

比如我们的司机,老兵团后裔何建春师傅,问他在这里住了多少年。他说:“我和现在一样活了很多年。”意味着他从未离开过这片广袤的土地。他的团队幽默实际上混合了西北少数民族的东西。

新疆物产丰富,有一些地方特色。如果没人给你看,完全有可能错过。

比如第一天中午的迎宾宴,我面前的大高脚杯好像是红酒,但是我没有拿起来,因为我没有喝酒。晚上朋友告诉我是石榴汁,我试着举起酒杯。果然,又甜又醇。

一路上。尤其是去六师所在的五家渠绿洲,车经过很多特别宏伟的葡萄园。

何建春大师讲了酿酒葡萄和吃葡萄的区别。说起这里葡萄销售渠道差,多好的葡萄,不是摘下来的,而是烂在地里的。

哦,在我心里,我觉得对不起一阵子。

我炒股,近一二十年买啤酒花和新疆天业。

何师傅会讲他们的主要情况;啤酒花,尤其是一个上升和下降的历史,被彻底讨论。

最后,差不多结束了。国际上,德国、荷兰、日本等国家有更好更便宜的替代品——。啤酒花的品种有上百种,除了用于啤酒的雌花外,被称为“啤酒之魂”,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在酿酒之前,啤酒花被用作治疗麻风病、痢疾、牙痛、腹胀、耳痛和肺结核等疾病的草药。此外,啤酒花还可以预防前列腺癌和前列腺增生。

“我们这里的问题还是在那个年代兴起的酒疯上。”

就像淘金热一样,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蜂拥而至,购买啤酒花并转售,所以有很多人因为啤酒花而发了财。

遗憾的是,由于缺乏市场监管和市场管控,特别是当一些无良小商贩混装大量次品时,当正品甚至上品出售时,市场就被砸下来,毁于一旦。

全国大部分持有股票的投资者都不走运。

600090,这是股票代码。原来的啤酒花换成了同济堂,现在的股价可能是三四比四。

无独有偶,兵团的棉花市场管理挫伤了棉农的积极性。

在棉花收获季节,兵团派人在棉田周围修路。摘下来的棉花运不出去,只能在内部低价收购。比如外面的市场价是每公斤六块钱,所以只能以三四块钱的低价卖。

这就是兵团内部自我保护与市场经济的矛盾。受害者是我们兵团农场的棉花工人。

从222团场(阜康市北亭镇)到五家渠,很多地方都有路,但还没有路标。你只能在前面看到他们,然后绕道走。

我告诉何师傅,要么我带手机导航。

何师傅说:“不知道它会把你引向何方。”

这次来新疆,了解了年轻的散文家李娟,读了她的几篇散文。

她是兵团人的后代,她简洁的文字正是这片遥远的农耕之地的灵魂。

她有一篇短文,开头用手机导航到这里。就像我们说的,现在还是半夜。然后,是黎明前的黑豆田。

新疆是一个遥远的地方,也是一片文学富饶的土地。

在去石河子兵团博物馆参观的路上,我告诉随行的朋友,早在1986年,我就在《绿风诗刊》上发表了《失落的河流》。这组诗是我的好朋友李建义的哥哥签名的。我们分别完成了三首诗,但最后还是发出了四首诗,只有两首发生在我身上,两首是我写的。

每一粒细沙上。

有一条失落的河流。

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看过佛祖“一花一天”。似乎天赋中有一点创造力。我的一首短诗《荒野中的野火》,就写在我的梦里:

晚上醒来的头骨。

被狗从坟墓里扔进荒野。

父亲的灵感,点燃成了绿灯。

对于那些在荒野过夜的人来说。

指引道路

我对这场灾难深感悲痛。

至于诗人在梦里写诗,很多诗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但大多都是醒了之后不能尽快写下来。所谓:梦里经常得到句子,却忘了写。古今中外,诗人在梦里写下了许多著名的诗词和句子,比如大理十大才子之一的钱起:曲终不见,河上几峰青翠;比如南宋徐磊说:春有花,春有草,邱虹佘艳年年归。晴空之下,麦苗湿漉漉,古道清冷,人烟稀少;比如英国诗人柯尔律治的《忽必烈汗》等等。

在兵团博物馆,我在这里看到了艾青当年写的《新城》。这首诗太熟悉了,我又来了,最有感触。诗人艾青走了,留下了他在石河子的生活,留下了他的行军足迹和壮丽诗篇。

同时,在20世纪80年代,诗人梁志宏编辑《城市》后不久,还专门组织了一期“:城市诗歌展”,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影响。艾青为诗歌展览写了一篇特别的题词。

梁志宏老师后来写了一本回忆录,并对这一段写了详细的记述,其中讲到杂志出来后专程来北京看艾青。艾青翻了翻杂志,讲了三首同名的诗《城》,其中我写了一首,是Verhallan风格的,但意思相反;艾青早年也向韦赫伦学习。他觉得我做得不错,特别夸了我几句。

听着,这是我的演讲。自爆。

我是艾青称赞的诗人。

在艾青的《新城》旁边,是诗人于迪的一首诗的节选。我知道,他是新疆的诗人。

很有意思,但是第二天我们和兵团文联的同志们讨论了一下。在乌鲁木齐涞源宾馆。下车时,我们看到留着胡子的诗人于迪在酒店门口迎接我们。他还手里拿着一摞兵团文艺界联合会办的、为他编辑的绿洲文艺期刊。

多年来,新疆诗赋丰富,从艾青到“边塞诗派”一直到今天,始终有自己的代表人物。其实新疆其他文学创作的水平也很不一般。单论文学评论,如周、韩子永等,都不简单,都有分量的好作品,值得称道。

这次在新疆,我认识了新一代评论家刘月儿(她把自己定位为作家)。看完介绍,她还是雷姆学院的院长。我看了她写给刘亮程的几条评论,包括“【一个人的村庄】:飞村,飞村”和“有句话最终是为了我自己”。理解、发现和思考都超越了一般评论写作。尤其是评论对象(作品和人物)的熟悉程度,可以说是相互了解;文本的呈现——似乎已经达到了极致,尤其是在创造性语言的使用上。如果没有通过,就不再属于评论的写作范畴。勇气也令人钦佩。

新疆来去匆匆,特别记得几句话:

地缘理性蕴含着深刻的心理学。它产生孤独,当然还有文学。

空间改变时间的质量。

如果坐火车或者飞机需要三五个小时,跟呆在一个简单的二维空间,或者休息或者工作有很大的区别。

我觉得新疆的偏远和这个认知一模一样,二律背反。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356.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