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时前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们不怎么叫春节,它在月牌上。我们叫年。

一年从农历十二月开始。腊八之后是百姓特别是主家的妈妈大妈们最忙的时候,准备大年初一的吃喝,走亲访友捏出各种猪羊糕点,有一家人大小的新衣新鞋,要在除夕之前妥善安置。

一般来说,一个家庭的庭院除了第一个房间之外,还需要一个南房间,而在条件较好的情况下,东房间和西房间应该都有,俗称四合院。古代第一间房自然是人住的,但有孩子的,不能在晚辈住的,就是南房和西房。在房子比较多的农村,除了主要的用来存放杂物的房子,其他房子住的人很少。冬天,南屋阳光很少,所以比外面更冷更冷。所以,那些锅碗瓢盆都聚集在南屋,天然的冰室。

大年初一,带着一缸菜,搬到南房,第一个月吃一个月,注意不杀生也不做面。2月2日蒸乾隆,算是一个火炉,但是很多菜还是盖在坛子里慢慢吃。

刺痛震惊了大地,地面像铁块一样开始冻软,那些安静的地下庄稼变得躁动不安。农业上有一句话叫“99、19”,当虫在妞妞身上到处走的时候。

春分是春天的中间,也就是昼夜平分。晚些时候是春天三月。

到了春分,南房里冻着的东西开始不见了,存放不好就长霉斑。他们不得不再次蒸20分钟和30分钟。事实上,许多人已经清理了他们的存货,把它们盖在炕上的锅里,蒸出新的馒头。男人去温室割一捆二月韭菜,女人剁肉,筷子蘸着吃,精致的人会在馅料里加一把虾。

雾窜到屋顶,开始沸腾。孩子们伸出手,摘下肥肥的馒头,烧了,扔进碗里。他们用嘴在碗边咬了一口,汤溅到了他们的脸上,燃烧着,发出嘶嘶声。就像捡枣一样,男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吃着,直到吃饱了肚子才开口说村里的事。

男人开始下地,女人跟着,红绿头巾在尘土飞扬的田野上起起落落。

整个冬天空无一人的田野里都是人和牛。是狗在它们的脚上跳来跳去。天亮了,野狗远了,怕人就怕狗。狗利用人的潜力,任意舔舐田里成堆的粪便。人们肩扛锄头或铁锹,用土垫起水渠,挖出发酵的农家肥,在地下挖一个半臂深的坑,埋一铲粪,扬起两铲土,把地里的柴火收集起来烧掉。横过铁锹,用锄头当板凳,卷起烟来抽。前场的人看到了,都会进来互相递烟,聊着今年的农事,一年的计划就在春天。

门前有一小块地,是队里的。蓖麻每年都种。秋天过后,蓖麻的茎很细,用柴火砍烧,但地里总会有一两根蓖麻的茎,一直到春天。三娃用手挖了一个小洞,把蓖麻秆打碎成一个巴掌长,然后把它插进洞里。这个洞被碾碎的蓖麻叶填满,它们被点燃并被吸在蓖麻茎的末端。割了几个洞,我们都吸着,躺了很久,衣服上一个个沾着土痕。

沿着春风,天气一天比一天热,风拍打在我的脸上就像发痒一样。黄河岸边,一个腰上绑着麻绳的男人对着河水大喊:说话——像打雷一样翻过了长长的堤坝。女人和阿姨们穿着鲜艳的布衬衫,三三两两地在村子里风骚。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35.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