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分钟前  文摘大全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人们生活在一个有树的村庄里,就像兄弟和父亲一样。有各种年龄的人和各种高度的树。那些树和村民一起出生,一起长大,一起没落,记录了村子的家庭背景。

村里的人们种树。当孩子出生时,他们的长辈为他们种树。树和孩子一起成长,树茁壮成长,孩子健康。当孩子长大后,树会变得有用。如果是男孩,砍树,给他盖新房,娶老婆;如果是女孩,就把树砍开,做成嫁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将从娘家嫁到婆家。

当孩子长大后,他们也为自己和长辈种树。久而久之,小树长大了,大树也会变老,长辈的腿脚也不会整齐。孩子们为长辈折树枝,做拐杖。有一天,当长辈不能再走路,“变老”时,孩子会砍下一棵树,做成“生日房”,把长辈搬进去种在自己的地里。

人在那里,树在那里;死亡,树葬。树比人更忠诚。树不会说话,但很有主见,很像太史公。一棵树就是一本历史书;一个人就是一部传记。

当你看到一个村庄时,你实际上看到了村庄的树。住在农村的人心里总有一棵树。当他们看着它时,他们可以看到他们的家乡。也可以说,一棵树就是一个村庄,每一根树枝都标志着回家的路。

城里人不种树,没地方,没时间。请保姆,送孩子上学,送老人去养老院,死后租墓地。在他的一生中,这个城市的人们用金钱呼吸。城市里也有树木,整齐划一,尘土飞扬,路边是袖手旁观。他们也像城里人一样,一辈子面对面生活。根据上面的说法,没有人认识任何人。

村民不习惯在城市生活。在农村,地址写在树上,所以找人找树很简单。“XX?门口有枣树的那个。”如果你犹豫,他会补充说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房子后面有三棵槐树。在城市里,他们会说什么道路、街道、建筑和数字。村民直点头,但茫然地环顾四周。他们只知道树,不知道街道;他们熟悉树的花和果实,不知道建筑的编号。

长期与树木生活在一起后,村民们也养成了种树的习惯。根在土里,枝叶在阳光下。向下,向上,生活携手并进。树不着急,不烦恼,不抱怨,日子过得慢而真实。刮风的时候,让它冷却。下雨时,洗个澡;如果一根树枝断了,它会耐心地长出新的。缺水少阴时,舒展根系,绕……

没有过不去的时候,没有过不去的时候。忍耐、坚韧和树的品质是当地人共有的。如果你认识这棵树,你就会认识村民,了解农村历史。在农村,树桩随处可见。树体可能成为房梁和嫁妆,或者“生日屋”,而树桩则留在原地,用年轮风化过去、现在和未来。

这就是树和人的历史。时间像祈祷轮一样,一圈又一圈地响着。好天气,好收成,丰富的生活和丰富的年轮;在旱涝年,庄稼歉收,日子过得很紧,年轮也很窄。不管是好是坏,日子一年比一年近,一年比一年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345.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