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时前  情感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搬新家,买电器留下了很多大纸箱。商家说包装至少要保存一个月,以防万一。看到纸箱越积越多,想找个收废品的卖。

平时骑着有标志的三轮车在路上遇到一个买废品的师傅,需要的时候几个星期都摸不到,只好找扫院子的保洁阿姨要废品师傅的电话。

解宝阿姨会停下她的工作,每天看到我都会提起这件事。她说单位有几个收废品的师傅,但是她想找个最好最靠谱的给我介绍一下,因为没有他的电话,只能等着别人来。大妈手里拿着扫把说,表情很严肃。

周末在家午休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大喇叭的喊叫声,于是赶紧换了鞋跑下楼,追着自行车跑了将近一站。师傅穿的是军队送的短袖衬衫,肩膀穿的是黄色。他把自行车转过来,跟着我回来了。我感慨的说:“你现在的生意真的不好找。”他用河南口音回答:“对,平时少,不好找,过年的时候多一点。”我们边聊边走了半站,直到我们问买纸板要多少钱,然后他停顿了一下说:“我不知道。”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指着马鞍上的磨刀石,和蔼地说:“我磨刀!”

过了几天,单位的阿姨把电话号码写在白纸上给我,说她和这位毛师傅有协议。他平时很忙,收集废品只是为了大众,但因为家里人少,他一般不去。阿姨说你放心,我跟这个人打过交道,人也老实。连续打了几次电话,都打不通。晚上毛师傅回来了,扯着嗓子说下午没有回收站的消息,隔几天就来一趟。

新房子里厚厚的一叠纸箱积了很多灰尘。新买的家电已经安全运行一个多月了,毛师傅还是没有时间来。有一天路过小区外的超市,看到穿着橘黄色背心的环卫女工蹲在地上整理纸箱。我问能不能帮忙把家里的纸箱拿走。环卫女工50岁左右,短发,皮肤黝黑。她犹豫了一会,说要进去问问家里人。女工把我带进超市仓库,让男的来我家。他把纸板箱压平,然后整齐地码成一堆。那人拿起一杆秤,跟着我回家。

他把纸箱分开压扁,过了几分钟,纸板按大小叠好捆好,秤子翘得很高。“一共三块钱。”他说。

没想到占了这么个地方的纸箱居然只卖了三块钱。当他从口袋里掏钱的时候,他发现他没有。他不好意思说钱都在老婆那里,平时也没带钱,问明天能不能寄过去。我说没有,他没有:“这生意我们得老实,不能少给你留一分钱。”他说他会把那三块钱交给超市包裹收发室的服务员,让她到时候给我,让我明天以后随时可以去取。我笑笑,送他出去,转身继续收拾屋子,却听见电话响了。是毛师傅。我说废纸卖了,他说:“对不起!我没有帮你。最近太忙了。”

一个多月后,我去超市买东西,突然想起存包的时候约定的三块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随口问服务员是不是有清洁工在这里放了三块钱。服务员点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三张全新的钞票递给我……

从那以后,我经常在暮色中寻找那两只熟悉的橘背,希望能再见到它们。可惜我再也没见过这对情侣。我把干净的三元抓在本子上,偶尔会想起过去卖废纸的事,想起那个单纯的人,想起那个善良的心。

一次又一次,我把纸箱收起来,自己拿下来,放在垃圾场外面方便的地方。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34.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