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时前  心情随笔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很多年前,我离开了这里,那一刻,我充满了担忧。多年后,我又回到了这里,回来的时候,我充满了惆怅。秋日的阳光照耀着我的沧桑。很多年过去了,太阳依然如故。根据我的原生和原生植被,它接受了我的流浪灵魂。

风吹过屋顶,看着曾经熟悉的一切,真的很想回家。可惜这房子不再是我的了。父亲去世后,大哥已经把它卖给了一个叫罗的家庭,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荒凉。我只觉得风还在这样吹着,唤醒了我心中过去和过去的旧梦。站在屋后的一个斜坡上,感觉自己回到了屋前屋后,双脚融入了故土,草落了,地无边。露珠在秋草的叶子上滚动,露珠与草相伴一生,湿漉漉的。草或绿或黄,或高或矮,处处充满野性。它生活在土壤里。熟悉家乡的方言,熟悉家乡的风土人情,熟悉家乡的山河。风吹了一次,还是;雨浇了一次,还是;暴露在烈日下后,它仍然存在。草永远是土壤的主人,它会在逆境中破土而出。龙静静地在那里,没有言语或话语,散发着原始的芬芳。眼前的秋草还保留着一些恬静的美和淡定。

我想这些草和露一定有故事,只是他们的故事不为人知。时光里,他们都是过客,草木在秋天,时不时地来来去去。从雾到水滴,它经历了怎样的生命周期,最后,它从未放弃扔进草丛,一起拥抱的感情,最后,它把自己的生命融入了草的命运。两种不同的内建,反着走,像是被命运一分为二又不经意间变成了同一个组合,在各自的梦境深处,草和露有着怎样的感情。

太阳爬上了屋顶,那些蓝色的瓦片,感受着满满的阳光,心照不宣地挤在一起,就像一家人,很难分开。世事变迁,这所房子有了自己独特的兴衰荣辱,这些都被写进了家族史。那些蓝色的瓦片在年轮中形成了一定层次的参照物,有时间感。我父亲去世后,我再也没有回来过这里。房子卖了之后,我变成了一个无根的人,对家的渴望变成了憧憬。

看着矗立的房子,遥远的回忆涌上心头。每一块瓷砖都为我遮风挡雨,留下了我生命的痕迹。离别的第一天,我也站在这里,总想把老房子的形象定格在记忆深处。作为一个农民,父亲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一笑置之。父亲的眼神与烈日下的岁月交织在一起,让我的心更加忧郁。在父亲的一生中,他把漫长的岁月当成了烈酒,喝尽了人生的悲欢离合。在醉酒和清醒之间,他把喜怒哀乐融化在身体里,慢慢消化。当他悲伤和微笑时,他的眼睛解除了他不安的想法。当他离开时,他想不到永远和他的父亲说再见。

想起父亲的点点滴滴,总是心存感激,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最在乎的其实是我自己。每一次离别都让我彻夜难眠,烦躁不安。有文化的父亲总会提醒:“人小的时候,总要出门。如果他呆在家里,他不会知道天空有多广阔,但当他遇到天空时,他会长大。外出是体验生活的另一种方式。看天空中的鸟。虽然它独自在天空飞翔,但它心中一定有自己的目标。”想起父亲的话,我的心又酸了。

走在蜿蜒的山路上,不是爬山的季节。这次旅行的目的是去看我睡在青山里的父亲。阳光干净明亮,静静地洒下阳光,看着田埂三面的绿色屏障,秋风拂去黄叶,仿佛充当着这个季节的使者,包容一切,拥抱一切。落下的千烂叶从容面对生死,落下的草籽和野果在大地上沉默着,属于大地。土地背后隐藏着什么?少了什么?是我们认为是生命正常行为的表象和现象,还是大自然的精妙让每一个生命都得以自由?在根中,草籽和野果属于土壤,但它们生命的内涵却在等待生命的盛大团聚。这种自然的游戏,让我在无处不在的时候,感受到了赛季的珍惜和遗憾。反思一下,每个季节都有自己的生活时光和幸福向往。这个秋天有多种深度和颜色。

这些山脉和山脊自然地将它的悲欢分开。光秃秃的岩石,纵横的山峦,深秋的黄叶绿叶,流淌的山涧林溪,都是季节留下的诗意线条,但在某个瞬间,这些岩石、山脉、树叶和林溪,都融进了大自然的胸膛。一个远离家乡的人带着灵魂回到这里,让尘封的身心嗅到了淡淡的泥香。鸟儿穿梭于林中,清脆的鸣叫声让心中的压抑消散,身心得到放松。面对苍山毕叶,内心的波涛在瞬间汹涌起伏。

自然界的一切看似没有秩序,其实都有自己的生活节奏和生活轨迹。形式不同的事物从来没有两个相同的时刻,它们的本质可能是一样的,但形式不能改变本质,本质可能改变形式。旁边有一棵橡树,这棵树在这个季节很瘦。它看起来优雅、宽容、意志坚强。就像一个久违的老朋友,在深远的背景下,在某个时刻沉默不语。

树是山的思想者,它习惯了秋天的春风,寒冷的雨,霜和雪的山,已经看到了你将去世界的哪里。人就像植物。多年以后,大家都造了土。坟前的荒山野地里,杂草丛生,一簇簇野花小树都能生长,几首鸟鸣也会失传。有这些同伴也可以算是生活中的安慰和幸运。

站在父亲的坟前,我的心承受着无端的痛苦。我父亲的坟墓里长满了杂草和丰富的草籽。那些没有被风带走的杂草,依然落在父母的身边,来年还会重新茂盛起来。我不如草。没有一棵草能把我的父母留下。他父亲去世后,在他最后一次见到他并回家之前,他已经躺在一个黑暗的棺材里,他的眼睛闭着,但他的嘴奇怪地张开着。也许,父亲在等待着什么,在努力表达着什么,在努力与父亲沟通。我把我的身体靠近父亲的坟墓,跪在地上,让我的身体与泥土交融,所以我可以算是一个有家乡的人。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316.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