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时前  心情随笔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如果把季节的变化比作自然界的接力,那么晨霜无疑是秋冬季之间的桥梁。

秋霜染绿瓦,冬葡萄藤浓紫杉。走在房屋之间,露水浓霜重,冰轮独悬,杉树静立,清晨踩着结霜的地面发出的“吱吱”的声音特别清脆。在一个小镇上,在这样一个早上,有几种人必须出现在街上。一个是生计所迫的小商贩,一个是职业累的清洁工,一个是前途所迫的学生。也有我这样的老师,一定要同甘共苦……。当然也有零星的提前搭车的。

一切都很匆忙。蔬菜销售者必须尽早将蔬菜送到市场;清洁工必须在黎明前把街上最后一铲垃圾放进拖车;铃响前一秒学生必须冲进教室;老师们必须在指定的节点……把麻木的手指伸向冰冷的考勤机。也许,不是外力和责任的逼迫,没有人愿意早走。

记得初中读书的时候,要去十几里外的学校。那时候我没有钟。当我醒来时,我再也睡不着了。我穿着衣服起床,拉开窗帘的一角,看了一眼笔架山上一弯冷月。寒冬时节,天气晴好,山月其实是挂在我窗外的天然时钟。但更多的时候,山还在,月亮不见了,天亮前还要很久才能熬过晨霜赶到学校。用农村的话说,现在开始“拿”还为时过早。真的是夜深人静了,离天亮也不远了。

当时霜月之下,穿山过岭踩木桥……是一种诗意的漫步,却又年少无知,目的地太清晰。面对这样的场景,没有风,没有雨,没有阳光。现在真的是浪费了一个好的诗意场景。往事千年有余。回望温的《商山晨旅》,对“唱毛甸月的鸡和走在板桥霜里的人”有着强烈的感触。难怪南京大学的教授说,就连现代人的情感也能在唐诗宋词中找到归宿。唐诗宋词生动地诠释了人生的爱、恨、仇,可以说是世间的博爱。柳树怎么翻新?

一个在北京被排挤的穷书生,心情孤苦,想尽快回家舔血疗伤。山里的山寨商店再也不能温暖他冰冷的心。一声啼鸣响起,他收拾行囊,踏上归乡的板桥,独自一人,带着两行霜痕,隐藏在茫茫月光下…这位欧洲醉汉写《渡张到秘校村》时,故意模仿了两句:“鸟声如梅铺雨,野色如板桥春”,但鸟的清脆声不等于鸡的安静声, 梅店的细雨不如茅店的月色,板桥的野泉赶不上板桥的霜寒…/[/K18/。

就像我早上的旅行,虽然有一种情绪,但是可以在高楼之间,在水泥路上行走。虽然一轮清月就像城市上空的音符,霜就像荒野中的雪一样在空气中流动,但小镇上嘈杂的晨间旅行会把你的诗歌撕成碎片。就像一只翅膀硬硬的小鸡,看着藤架上飞舞的蝴蝶,它扑腾了几下,又回到了原来生活的地方。

霜、晨、月在早期的行人中依然常见,但人在世间的心灵已经失去了必要的温柔和空虚,以至于心灵的孤独和痛苦常常寻求物质上的治愈,却不知道诗意的栖居和内心的充实,包括霜、晨、月下的艰难行走。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27.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