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前  感人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今年的清明节给九州带来了悲哀。

短短几个月内,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病毒在武汉肆虐,然后蔓延到全国乃至全世界。多少鲜活的生命被无情的卷走,瞬间化作一缕青烟,多少美好的家庭被阴阳师打碎。很多白衣天使,遇险坚守岗位,不幸被感染。

许多人在李文亮医生微博上倾诉,并将其视为哭墙。

三年前,看到以色列人面对耶路撒冷的哭墙,我深受感动。

在我去以色列的旅途中,哭墙是我的第一选择,就像我在德国时不得不看柏林墙一样。哭墙又叫西墙。雄伟的西墙原本是圣殿山上犹太人圣殿的左外墙,是耶路撒冷老城古犹太国第二圣殿墙的一段,也是第二圣殿墙仅存的遗址。1981年,哭墙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犹太人认为哭墙是圣殿当年留下的唯一遗物,所以它是犹太教最神圣的祈祷场所,也是2000年流离失所的犹太人的精神家园。几千年来,生活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犹太人回到圣城耶路撒冷,都会来到这座石墙前低声祈祷,哭诉自己被放逐,于是被称为“哭墙”(WailingWall)。

那一天,我们先经过一个宽阔的广场,然后男女分开从不同的入口进入。这两个区被墙隔开了。入口处有一排长长的石制书柜,玻璃门上下两层摆放着《圣经》,供游人出入。哭墙长约50米,高18米。它由大石头制成,看起来像一堵巨大的石墙。哭墙前有几把白色的椅子,除了老弱病残,很少有人坐。每个人都站在墙上。拿着圣经的人有,用手抚摸墙壁的人有,靠着墙壁的人也有。……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庄严肃穆,或者是轻声读着圣经祷告,或者是哭着说话。他们通常很安静,不互相干扰。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的表达都集中在别人身上。在肃穆的气氛中,突然传来一声喊叫。我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离墙几米远的地方放声大哭,哭着说悲伤难以抑制。我不明白她在哭什么。她哭喊着要土地,似乎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每个人仍然致力于他们与上帝的对话。哭墙,也许是最好的倾诉的地方,可以敞开心扉,倾吐千里,倾吐无人的目光,无论是轻声的祈祷,还是含泪的哭泣。

最近看到网上新闻:耶路撒冷时间2月16日下午,大批民众在众多拉比的带领下涌向哭墙为中国祈祷,祈祷新冠肺炎教的传播早日结束。照片和视频显示,在哭墙斑驳的墙壁上,投射着希伯来语和汉语的文字“犹太人祈祷中国和平,战胜困难”。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文明不同,但人心总是相通的。

有人说:“无数个人的悲伤可能成为一个难题。不如给大家开辟一个空间一起哭。”春天来了,但是很多人永远留在冬天。清明来了,哭墙在哪里,有形还是无形。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25.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