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分钟前  心情随笔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文人好吃饭,更擅长用文字表达。张怡和在《孤独者的过去》中写道,她的父亲张伯钧请京剧大师马吃饭:“午休刚过,几个穿着白衣服白裤子的人走进张怡和的厨房,在自己的大锅里烧开水,等水烧开,放上碱,然后用碱洗厨房,直到案板变白,地砖见本色,才停下来。一个小时后,又来了一群穿白衣服的人,肩上扛着整桌的餐具,还有人扛着一大捆烧鸭用的苹果棒。院子里的肥鸭油油的香的,厨师用他的案板和炊具……”在白布上

张伯钧请马吃饭,只用自己的水火。艺术家马立克·厉安良吃一种口音和文化,他们也有自己独特的感受。

吃饭是一个享受的过程,不能急躁。比如一盘红蟹端上桌,你要慢慢的吸,慢慢的啜,有时候还要喝一口陈年老酒。用李四的话说,三两分钟吃一只螃蟹的方式,甚至“挥霍东西”。我的一个朋友李四是一名推销员。他整天在外面跑,一路孤独。他从包里拿出两只蒸大闸蟹,一车厢人都困了。只有他的眼睛是明亮的,他不慌不忙地挖呀,挖呀,敲呀……螃蟹。他吃了很多有趣的食物,回味无穷。不知不觉,要开几个小时的车。

吃饭不应该奢侈复杂。美食家李煜认为,食物越简单,味道越鲜美,越能看出真功夫。唐孙露,被称为“第一个谈论吃饭的中国人”,曾经在家里请过厨师。他来家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做一碗鸡蛋炒饭。台湾省作家叶依兰在《终于尝到了真正的滋味》中说:“在入口的一瞬间,我为发现美食的起源而落泪,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口味简单,内心温暖,无关排场……”

我老家有个老人是唱民谣的高手,但是现在朋友少了。这位老人经常在市场上卖一壶酒,一边喝着酒,一边唱着民歌。在家里,酒已尽,心情黯然。虽然比不上“羽毛”的优雅,但应该是“野饮”。

现在忙起来总会怀念。我怀念那种舒缓悠闲的生活方式,那种进入生活核心的宁静、清新、简单和冷漠。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23.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