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分钟前  文摘大全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当我走进妈妈的院子时,我看到五颜六色的萝卜条和西兰花茎挂在竹匾上。我一看到,就知道83岁的英姿飒爽的妈妈要给我们的冬天准备咸菜了。

妈妈会用手腌制各种咸菜,图案常年多变。

春天,幼苗草和莴苣大量出现。我妈会把买来的生菜去皮、洗净、切片,用盐腌制,然后晒干。她吃的时候会用冷开水煮一煮,加白糖、醋、香油等调味品,搅拌一下,马上就变成了美味的一餐。

夏天的时候,蔬菜品种多,我妈会腌制各种各样的咸菜,让我们兄弟姐妹换口味,黄瓜、豇豆、茄子、瓜、咸鸭蛋。

我最喜欢吃妈妈腌制的酥脆黄瓜条。妈妈总是买嫩黄瓜,切成两块,用盐腌几个小时,然后拿出来晒干,然后放在酱缸里。在酱缸里,妈妈会提前放辣椒、胡椒粉、糖等调料,腌制几天后,吃起来酥、咸、甜、辣,味道鲜美。

秋天,收获季节,我妈会把雪里蕻买来洗干净,放凉后用竹竿晾三四成,然后放在罐子里,在一层雪里蕻上加一层盐,赤脚踩一踩,上面放些稻草,然后用大石头往下压,挤出雪里蕻的水分。

过了一两个月就拿出来了。当时的雪里蕻是绿色的,嫩的。可以辣椒炒,油炒吃粥,也可以蚕豆瓣,豆腐,鸡蛋。汤的美味让人回味无穷。

冬天,我妈妈通常会腌制很多萝卜干和青菜。萝卜干有红、白、黄三种,可以吃到明年夏天。腌制好的菜,春天不吃的话,我妈会拿出来,煮熟晒干,做成梅干菜。小时候,梅干菜烤肉是我们兄妹对美食最热切的期待。放学回来,走进巷子,浓郁的食物味道扑鼻而来,让我垂涎欲滴。我像美味的三步并作两步的飞行一样跑进了屋子。

我们小的时候住在房管局友谊巷的一个公房里。我们没有一寸土地来种植大葱和蔬菜。我们家有四个兄弟姐妹,父母工资低。此外,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必须根据户籍上的人员提供食物。我们四个兄弟姐妹都在长大,胃口极好,所以计划的食物根本不够吃。就这样,妈妈换了一种腌制咸菜的方式来弥补蔬菜的不足。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各种各样的美食脱颖而出,传统的泡菜产品呈现出新的面貌。他们已经从厨房的小餐桌搬到五星级酒店的大餐桌,从小菜品升级为山珍海味,贵宾可以享用,但吃不到“ Mama ”泡菜的味道。

我妈做的咸菜在别人眼里可能并不完美,但是我们兄妹很怀旧,总是爱吃我妈做的菜的味道,以至于我妈已经80多岁了,还在享受。她还是年年腌制各种咸菜,只是把制作咸菜的容器升级为密封性能好的透明玻璃瓶,每一个都准备了四份,保证每个四口之家都有一份。为了让远在武汉的哥哥一家人能及时吃到咸菜,妈妈总是让长途汽车司机带着吃,不仅是咸菜,还蕴含着母爱的深情。

瓶瓶罐罐的咸菜,既是我家传统饮食文化的传承,也是母亲勤劳持家美德的延续,更是深厚的亲情和无私的母爱。妈妈的咸菜是最美的食物,是妈妈特别的爱。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18.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