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分钟前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南方的楝树?它是我家乡一种极其常见的树。因为它太普通,不高贵,就像村里的邻居,彼此没有那么亲近,一旦有了空间距离,也会有一种思念的感觉。

小时候家乡有几棵楝树,枝繁叶茂,像一幅国画挂在我的记忆里。“小雨和风落在印楝花上,印楝花红如雪,扁如沙。”春末夏初,油菜花形成无数菜荚,小麦由绿变黄。当收获即将开始时,楝树开花了。紫色的雄蕊上长满了印楝树枝,香气肆意张扬,让你避之不及。

去年深秋的一天,我在大学城的中央湖边散步。五颜六色的星星洒在湖面上,微风吹过。突然,有一阵花,有时突然。是楝树的香味吗?仔细闻闻,好像不是。苦楝的花有点甜,但湖风的香味有点辣。然而,不管怎样,这味道让我想起了楝树。

苦楝,在老家也叫楝树枣树。它的果实是一串金黄色的小果实,很像当地的“蚂蚁”枣。这些中国枣曾经是童年玩耍的小玩具。可以是“子弹”,“货币”,玻璃球……。曾经是我童年的一部分。深秋,苦楝的叶子全部掉落,树枝上挂着一簇簇黄色的小球,让人莫名其妙地感到孤独。

苦楝曾经和我哥哥一样。六岁的时候,我要去一个村子读书。上学前的那个暑假,父亲在附近砍了一棵楝树,晒干,锯了,自己给我做了一张桌子,用碎料做了一个小板凳。苦楝的木材结实,散发出一种镇静的药用香味;小板凳结实稳固,坐在上面很实用。那张桌子陪我走过了精彩的小学阶段。我上初中的时候,学校配有桌椅,那张桌子成了我书房里的书桌。去年暑假回老家,看到印楝桌完好无损。可惜我没有在上面刻一个字“早造”。

妈妈一边聊天一边谈论楝树。她说我两岁的时候满身是疮,去遍了医院,医院。我妈拉着我去郑庄找丁雨富。丁雨富是个奇怪的人。哪里奇怪?第一,看病不需要钱;第二,只看病不卖药。他纯粹把人当爱好。丁雨富看了看我的疮,建议挖楝树根,煎水擦疮。别说三下五除二真的治好了我的皮肤病。没想到楝树有特殊的治疗作用。寒假的时候,闲着没事就看了一本书《苦楝——,全球环境安全和人类环境的保护者》。作者认为苦楝对环境污染具有良好的防治效果。它让我大开眼界。说实话,我住的大学城环境太好了不好说,但是作为一棵行道树,榕树并不尽如人意,榕树的根部拱地成坑洼。如果是楝树,地面上就不会有骨瘦如柴的树根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童年的好伙伴苦楝,现在已经演变成了向往。有歌词说:“你是哪里人?我的朋友。就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户。”繁花似锦的印楝花真的像会飞的蝴蝶。

没有,我在网上买了半斤印楝种子。在这个明媚的春天,我把它们埋在不起眼的荒地里,期待它们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打扮成南方的美丽。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13.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