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分钟前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清晨,露水晶莹剔透。薄薄的雾丝织下来,绕了一圈,山是白色的。在文成的南天山,我一个人在湖边散步。流淌的山溪声浸透了心田。我熟悉南方的山和湖。到处都是灌木,秋天的花散落一地,湖水如玉,碧波荡漾。南天山既是山,又是高山盆地。早上,秋野被涂上了白露。南天山从山脊褶皱到山脊,形成一个像大圆饼一样的盆地。深红的灌木林和山坡上浅褐色的裸露土壤,形成了中年人的脸型色调。湖边有几户人家隐约出现在山的拐角处。

这是我第二次来温州,也是第一次来温州文成。初中的时候了解过文成县。文成是刘伯温的故乡。刘伯温可以设置石阵,是神算子。就像三国时代的诸葛亮一样,他是一个非常爱护人民的圣人。刘伯温死后,谥号文成。

文成以百丈集瀑布闻名于世,以刘伯温故地闻名于世。我最想看的是天顶湖。在晨雾中,我独自来到湖边。天顶湖可能是离蓝天最近的湖。

雾笼罩着山野,尘土是白色的。在湖边的浅滩上,秋荷大部分已经枯萎,枯叶漂浮在水面上。李商隐《罗素亭送崔永翠燕》写:“竹坞清净水槛清,相思隔城。秋天阴云密布,霜飞得晚,让它干燥,听着雨声。”半池秋水半池秋荷,是旅行者下马休息的意境。浅滩芒草枯,簌簌芒叶袅袅。李商隐是我最喜欢的晚唐诗人。他生活在诸侯乱的时代,朋党冲突,死在异乡。他的大部分生活是忧郁的,经常被误解,他只为爱情送歌送诗。他的《无题》中写道:“时间早在我遇见她之前,但距离我们分别的时间更长,东风已起,百花齐放。春天的蚕会织到死,每晚蜡烛会哭泣,灯芯会消失。早晨在她的镜子里,她看到自己的发云在变化,但她敢于用她的夜曲来抵御月光的寒冷。彭山无路,哦蓝鸟,静听!-把她说的话带给我!。”让人难过。他的生活是一个废墟,就像雨中的干负荷,优雅但侵蚀他的心和骨头。我觉得周敦颐也是荷花爱好者。他喜欢和诗人交朋友,喜欢娱乐。北宋仁宗嘉祐八年,周敦颐、沈希言、钱拓三人到江西于都县罗燕。沈希言想在山上建莲花阁。周敦颐写《爱莲说》作赠,施“出淤泥而不染,荡涤涟漪而不妖,直透外,不纵;襄垣一清,婀娜净植;从远处看可以,但不能轻视。”就是正直高尚。

偶尔有鱼在枯荷叶下兴风作浪。池塘周围是一丛丛绿茶田。茶田就像一个沸腾的水波,滚上斜坡。

一个山盆,像一个高出头顶的盆。从天上往下看,应该是这样的。重重叠叠的群山,横跨一段很宽的距离。空气雾化,安静。山河似乎很遥远。天顶湖隐藏在一个平坦的盆地中。在开阔的盆地中,隐约可见叠山的山峰。峰峦翻滚,山路从山坡深入灌木林,像是留下了厚厚的褐色绳索。山茶花是白色的,它的香味被风带在身边。

房子旁边,湖边,路边,森林边,有油绿色的山茶花和湿地松。油茶谦逊地生长在丘陵坡地或低地。各种各样的灌木看起来很茂盛。深秋的时候,有一簇簇山茶花,黄核白瓣,深绿色的茶叶在树梢形成五彩缤纷的喷泉。漆树是黄色的。枫树是红色的。雾慢慢退去,渐渐散去。在我们的头发和衣服上,有蓬松的水滴。

树枝上的花凋谢了。山茶花一天比一天白,白得像玉。秋分过后,露水凝重。花瓣缩小,出现黄点,花梗发霉,花心周围缩小脱落。核心一颗一颗掉下来,却不腐。树枝上,有黄白色的枯萎花朵,如花朵的残骸。秋雨来,风送寒气,花落满地。那是深秋,地上长满了枯死的花朵。百蝶岭海拔600米,不是什么高山。因为山风来自东宫山,掠过,秋天来得更早,花儿谢得越来越早。油茶通常在初霜时开花最鲜艳,如山坡上飞雪。油茶是灌木,不到三米高。树的下半部分在它的一边腐烂了,另一边的树皮是灰色的。树干不到20厘米厚,枝叶众多。枝叶长及手掌半宽,叶片光滑,边缘粗糙,看起来像米槠叶。

雾气已经完全散去,只有在山顶上,出现了一圈淡白色的气体。米浪在盆里翻滚。金色的稻浪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像陌生人的冰冻夕阳边界。山脊两侧的灌木林被秋风染污,赋予它绚丽的秋色。蛋黄色的阳光让人浑身温暖,天顶湖就像天空的倒影。

许多外国人陆续来到天顶湖。湖中光秃秃的山丘和山脉,黄棕色的岩石和沙面,华丽而柔软。

我回酒店泡了本地茶。茶是绿茶,水是天顶湖水。茶在沸水中慢慢滚动,绿色的热气萦绕在杯中。茶是水中美丽的象形汉字。茶树是最接近人内脏的一种树。我曾经在《去野岭当茶农》里说过:“这几年,……厌倦了城市,就想找个荒山住,盖个瓦房,种个小茶园,白天种茶叶,晚上看书,听听窗前流淌的小溪。从青坂朱家龙回来后,我的想法似乎更强烈了。”我找不到这个野岭在哪里。到了天顶湖,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

我好像成了远祖。我和他们有着相同的血脉:单纯,纯洁,赤裸。这就是我向往的:我有一壶茶,足够安慰我的余生。在一座山上,锄地,拔草,修枝,采茶,听残雨,看雾散去,是一种禅意。我是人间之人,不能入禅,但像一个单纯的茶农,可以端着一壶热茶,走遍山梁。房子周围的山埂,既是自己的江湖,也是自己的家。人需要活得脱俗。苏东坡在竹林里被雨淋成了落汤鸡。他经常调侃自己:“不要听森林里打树叶的声音,而要尖叫着走。竹竿草鞋比骑马还灵巧,这是什么可怕的事?一件蓑衣雨衣,让风雨,依旧过我的生活。春风凉了,将我的酒醒了,寒冷的开始寒冷了,山顶的太阳的太阳却及时迎上来了。回头看看遇到风雨的地方,回去吧,对我来说,没有风雨,也没有好天气。”

天顶湖就像一个精神家园。今天早上,在我眼里。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丽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37lishi.com/100.html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