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滕王阁和它背后的滕王

时间:2020-09-08 08:49:18编辑:


  王勃的《滕王阁序》尽人皆知,但滕王阁背后的故事大家却知之甚少。今天借这个问题,我们来梳理一下。

  首先说第一个问题,究竟有几座滕王阁?

  王勃同志那个“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滕王阁,在洪州(今江西南昌)赣江之畔。

  但除此之外,国内还有两座名叫滕王阁建筑,分别在山东滕州和四川阆中(隆州)。

  这就有点奇怪了,滕州可是自古以来就在山东,从来没挪过地方,要是使劲儿往上捯饬,能一直捋到春秋战国时期的滕国。

  北周武帝宇文邕封了第一代滕王,之后历朝历代滕王封地都在山东滕州。

  按道理说,人家山东这地方都叫滕州了,滕王也受封于此,第一座滕王阁还在滕州,南昌和阆中跟着瞎掺和什么?和你们有一毛钱关系吗?

  您还别说,这关系呀,还真不止一毛钱那么简单!

  因为,这三座楼都是一个人建的,这个脑袋上顶着滕王名号的兄弟,有点像建林哥,到处溜达盖房子,不过他开发的楼盘不叫万达广场,叫“滕王阁”。

  他就是李渊最小的儿子,李世民最小的弟弟——李元婴。

  要说到李元婴,那就得说说玄武门之变了。

  公元626年7月2日(唐高祖武德九年六月初四),李渊的三个儿子聊天聊得不太愉快,二儿子李世民把哥哥李建成、弟弟李元吉给咔嚓了。

  老爸李渊一看火了,“你敢杀我儿子!?我不干了!!”

  然后就回后宫做太上皇去了,平常时候每天处理国事忙的要死,现在一旦闲来还真有点难受,也架着以前身体打下了好底子,既然闲着也是闲着,那就钉钉咣咣造小人吧!

  就这么着,李渊又造了三个儿子,算是补上了玄武门之变的损失。其中,最小的一个就是李元婴。

  他出生时(贞观四年,630年),老爸已经65岁了。你看老爷子这身体,我65岁的时候估计上床都费劲,人家还能造小人,啧啧!

  这老爷子就是能造小人的李渊

  从年龄差距就能看出来,李元婴的教育基本指望不上老爸了。也确实,他刚五岁,老爸就去了一个叫献陵的神秘所在游玩,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不过,这到也没影响什么,李元婴一直都过得锦衣玉食,大白菜都吃一颗扔一颗,谁让人家哥哥混得开,有势力呢?!

  唐贞观十三年(639年),九岁的李元婴被皇帝哥哥封为滕王,到滕州就藩,食邑千户。(“皇弟元婴封滕王”)

  据说,这位九岁的小盆友在山东好顿折腾,大肆兴建楼堂馆所,将当地搞得鸡飞狗跳,第一座“滕王阁”便建于此时。

  应该这么说,李元婴从小受的良好教育算是被白费,他在音乐、舞蹈、绘画上都有些造诣。至少有足够的审美能力,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这从三座滕王阁建筑便可见一斑,属于“豪而不土”的一个典型案例。

  但估计是折腾的有点过了,破坏了皇帝哥哥“与民休息”的大政方针,屡次被降旨训斥,为以儆效尤李世民把他贬为金州(今陕西安康市)刺史,食邑也砍掉了二百户。

  等到年底朝廷赏赐宗王时,李元婴的额度却最高。当时的太子李治有点懵了,问道:“(元婴)骄奢如故,为何却赏赐最多?”

  李世民微微一笑说道:“恐其用度不足,而扰民也!”

  皇帝哥哥挂了以后,唐高宗李治继位,李元婴在服丧期间大肆歌舞宴乐,被御史弹劾。

  李治也觉得这位叔叔实在是个惹祸精,让他天天在眼前晃悠实在闹腾的慌,干脆安排远点眼不见心不烦。

  就这么,李元婴成了苏州刺史,又过不到一年,再次被贬到了洪州(今江西南昌)。

  被贬到洪州,李元婴反倒高兴了,他来到赣江之畔一看,唉妈呀!这地方好呀!襟三江而带五湖呀!控蛮荆而引瓯越呀!建个楼吧!

  永徽四年(653年),第二座滕王阁开建,数年后阁楼建成,李元婴每日在楼中与文人墨客吟诗作赋、观花品画,日子过得好不快哉。

  不成想,他在楼中高谈阔论的事儿,引得高宗大怒,降旨削其食邑,再贬滁州。

  滁州可是是个风景优美之地,欧阳修和黄庭坚都写过:“环滁皆山也。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

  心大的李元婴来到滁州后,秒变户外驴友,每日登山临水,逸兴横飞,颇为逍遥。

  高宗一看,你身体练得挺好呀,去蜀中烟瘴之地锻炼锻炼吧。于是,李元婴又来到了隆州(今阆中)。

  到了阆中,他发现这地方蝴蝶不错,围着人翩翩飞舞很有意境,于是日夜揣摩,苦练画蝶之法。

  但画画得有一个能静心的好环境呀!那再建个楼吧!

  中华大地上,第三座滕王阁出现了!

  阆中滕王阁

  据说,李元婴在阆中苦练丹青之笔,数载之后终得大成,有“滕王蛱蝶江都马,一纸千金不当价”之誉,成为滕派蝶画的鼻祖。

  滕派蝶画

  滕派蝶画

  李元婴被贬隆州时,已是高宗调露元年(679年),这离他人生的终点已不算太远了。

  公元684年,折腾了一生的李元婴病倒了,躺在床上直倒气儿。朋友们纷纷自责说若不是他们滋扰,李元婴也不至于失去滕王之位。

  没想到眼瞅着就不行了的李元婴嘿嘿一笑,悠悠的挤出一句:“‘滕’为何意?”

  尽皆哑然!

  古文中,“滕”是水向上翻滚之意,古文中的“沸腾”一定要写“滕”,而不是“腾”。

  这个词引申一下就是“恣意放言”,所以,李元婴才是真正活明白的那个。

  纵观滕王李元婴的一生,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想要成为一个富贵王爷,实现“活到死”的伟大目标,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1、得活明白,知道盐从哪儿咸,醋从哪儿酸!

  2、心得大,但不能大的不是地方!

  好啦!讲到这儿,滕王阁和它背后那个滕王的故事,就算是讲完啦!

  雪后滕王阁

  下面有两个相关的小贴士送给大家:

  一、王勃和李元婴可没什么交集,李元婴修南昌滕王阁时,王勃才生下来没几天。

  闻名遐迩的《滕王阁序》是唐高宗上元二年(公元675年),王勃南下交趾(今越南)省亲时,新任洪州都督阎伯屿重修滕王阁后,大宴宾朋时所作。这时候,李元婴还在滁州玩户外。

  二、裴聿和“八拓将军”

  李元婴阆中时,手下参军裴聿曾多次劝谏,结果被李元婴命人用竹板抽打。等到裴聿入京述职,越想越憋屈,就跑到皇帝面前告御状。

  高宗皇帝对这个不着调的叔叔也没什么办法,王爵、食邑都削了,总不能抓起来砍头吧?!

  皇上就问,“打了几下呀?”

  “八下,老疼了!”

  “那这么办吧,打你几下,给你升几级!”

  裴聿当时就蒙圈了,等明白过来,他已经成了六品官。

  回隆州后,裴聿咋吧着嘴说:“我命真薄呀!若是多说一板,不就升五品了吗?”

  闻者爆笑,皆戏称其为“八拓将军”。

  所以,做人呐!不能太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