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罗胜门,罗升门一书作者Akutagawa Longsuke:Simon Maodin著

时间:2021-04-25 09:07:05编辑:小秋


明川武志是日本大正时期文坛上一位伟大的作家。他35岁时选择自杀,留下了一批苦心经营、孤独的作品,特别是小说的短篇小说。他的小说独树一帜,令人惊讶。

一个人的死亡总是令人不安的,特别是一个天才的死亡。如果你有生存的权利,你也应该有死的权利。这太有趣了,无法统治,但它并没有增加我们对一个拥抱死亡的人的理解。也许,只有死人才能理解死者,但这是不可能的。

死人放弃自己的话,变成了存在的对立面。世界只属于活人,所以我们假装思考而不是死人,抱着他留下的话,不小心想到他早已远离存在,一种荒谬的感觉,突然充满了这个世界。于是他叹了口气,发现天空中充满了死者的阴郁名字。结果,这是一个阴郁的世界。

太斋之是明川龙助的崇拜者。他写了一本非常阴郁的小说。写完后不久,他自杀了。他留下了一个很好的自杀理由--丧失作为一个人的资格。

黑泽明的著名电影罗胜门改编自秋田川龙助的小说竹林和罗升门。在竹林里,秋川龙介借鉴了现在和过去的故事,表达了一种怀疑主义。

另一部小说罗胜门也是以现在和过去为基础的。

罗胜门的故事发生在过去的日本。拔出死人的头发太神奇了,这只是小说家的一句话,而不是说我们在发痒。

Akutagawa Longsuke所表达的邪恶可能是人类普遍存在的道德困境。但在日常生活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要面对极端的道德选择,所以没有必要挣扎和忏悔。因此,遵循圣人不认为粗鲁的教导,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心灵的平静。如果你要看它,你也可以关上门,躲藏偷看,人不知道,鬼不觉得,没有害处。因此,如果欲望或邪恶思想包里的东西看不见,就不会被标记为寄宿门徒。

还有这样一种逻辑:其他人可以这样做,我也可以这么做。或者,如果别人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不能呢?这些词都是被凿成的,比如小说中的老妇人。老太婆说的和做的太令人惊讶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面对许多琐碎的事情,没有人会大惊小怪地觉得没有什么不对。所以每个人都是机智和快乐的,这也可能是阿伦特所说的中庸邪恶的一种解释。

阿Q精神曾经被视为民族自卑的象征,很少有人谈论,阿Q的精神是否已被治愈和消失,这种精神胜利的方法是否只属于过去的人,我们是新时代的人物,我不这么认为,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语境的原因,另一个是我们忙于赚钱和享受物质文明的好处,我们没有时间去关注这首老调。

存在主义者认为,人是被抛入这个世界,作为独立的生命个体,人是“自由”的。这也就意味着,人得为自己的道德抉择担负责任。以此观点,小说中的家丁便无法以老妪的行为为自己的恶开脱。但对一个处于失范边缘的社会,道德评价也就随之失效。如同自然界中的杀戮,若以道德苛求,就显得荒谬可笑了。且不说存在主义者所说的“自由”过于理想化抽象化,我们对道德的认知也取决于具体的历史语境,不然就是空谈。

老妪的行为,虽有伤风化,却未损害他人的利益。对发生于1972年的安第斯空难事件的幸存者来说,他们曾面临与老妪同样的困境,然而人们并未对他们过度谴责,也没强迫他们担负道德或法律上的责任,还称这起空难称为安第斯奇迹。但小说中的家丁不同,他侵犯的是一个与他同样有着自由的人,并制造了她的困境。

怎么解读小说罗生门,如同电影罗生门,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芥川龙之介更多的是提供了一个供人思考的情境。而日常生活中,有些看起来平淡无奇习以为常的事,若细究起来,则表面光华之下的恶更惊心动魄。用一句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让人“细思极恐”。因此,中国人把难得糊涂当成一种处世哲学,得过且过,或听天由命。总好过一根筋似的探究人生或事物的意义,于生活并无实际裨益。一不小心还可能发现自己也已丧失了为人的资格,却无自杀的勇气,只好叶公好龙,对芥川龙之介和太宰治们表达我的仰慕之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