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黑暗中的忏悔--27种创作:文学与历史的小郎君

时间:2020-11-12 20:01:27编辑:小秋


天使翅膀里的眼睛慢慢地失去了活力,变成了死气沉沉的样子,变成了我右臂睡觉的痕迹,但我仍然能感觉到它在我的身体里呼吸得很浅。

仪式以魔法为烙印,终于结束了,我低下头,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从紧张变成了放松。

这时,零度伏特加的高度开始在我的身体里迅速流动,快乐地与我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它似乎来自一个外国波斯王子,戴着美丽的月亮面具,洋溢着激情,跳着不同的舞步,带来神秘的东方诱惑,让我身体里的每一滴血都为他倾倒,醉醺醺的,直到疯狂。

我身体里的每一条血管都变成一条黑暗的走廊,在这条黑暗的走廊里,血液就像回春的一个年轻女孩,在她面前热情地与波斯王子跳舞。

狂欢节过后,曲终于散了,留下了沉沉的睡眠,整夜都没有梦。

头晕,好晕。

早上感觉到太阳落在我身上的温度,我从睡梦中醒来。大概是因为昨天喝了太多伏特加,我感到头晕目眩,四肢无力,宿醉真的伤了我的身体。

睁开眼睛,是康斯坦丁和他那只印在眼睛里的小莱卡狗。康斯坦丁蹲在我面前,抬起头,握住他的小手,紧张地盯着我,而小莱卡则蹲在他旁边,用同样的注意力盯着我。

康斯坦丁的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造物主让他失去了父母的陪伴,他换了个手,给了他一个令人惊奇的眼神。

如果忏悔者看到君士坦丁,我想知道他是否会说:是的,我小时候长得很像他。

“你来多久了,就这么蹲着不累吗?”我将右臂上的白衬衣卷了下来,把利剑印记遮住,以免康斯坦丁瞧见问个没完。

“爸爸,我最近发现了一个秘密。”康斯坦丁站起来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我刮了刮他帅气的鼻子,捏了捏他帅气的脸蛋,拍了拍他帅气的头发,笑着说:“什么秘密啊,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哪个男子汉心里还没有个秘密呢?”

“嗯,呀。”康斯坦丁听我说完,双手抓住我的胳膊,手上一用力,飞速爬上我的膝盖,把两条小腿挂在我的膝盖上,用手抱住我的脖子,凑到我耳朵旁,小声说:“爸爸,我发现你每个礼拜的礼拜一早晨都会在告解室里醒来,所以你昨天又喝酒了吧,放心,我不会告诉艾玛阿姨。还有,昨天艾玛阿姨让我偷偷问你一句,你不会真的要去帮那个阿缪卡驱魔吧?”

“艾玛阿姨还跟你说了什么?”我听康斯坦丁这么说,心里感觉到一丝丝的甜蜜和一点点的不甘。甜蜜是因为艾玛这么关心我,无时无刻都希望我安全。不甘是因为艾玛居然不相信我可以解决阿缪卡这件事,还让康斯坦丁过来询问我的态度。

康斯坦丁用手挠了挠脸蛋,做了个鬼脸,好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大声说:“艾玛阿姨让我问你,你是不是一定要去驱魔,如果你真的决定去帮阿缪卡驱魔,她会让阿蒙•卡斯特跟你一块去,好有个照应,她今天还在旅店里面等我的消息。”

“你跟艾玛阿姨说,阿缪卡的事情我还在考虑。”我亲了亲康斯坦丁,对他说:“还有,你等下让阿蒙•卡斯特下山去买两大袋食盐。”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