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网的作者夏(2)的语言:雨和记号不是不眠之夜。

时间:2020-11-05 18:05:40编辑:小秋


在农村人常住的农舍里,孙衡飞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玩,捡起玻璃球,手里蹦来蹦去,拿起纸牌在地上扇动,或者拿起游戏把手在电视前玩游戏。这是孙衡飞一天的乐趣,但他经常和朋友们玩这些游戏,因为他觉得独自玩游戏很无聊。每个人都很忙,但今天是个例外。出于某种原因,他是院子里唯一一个人。

孙衡飞拿着玻璃球跑在院子里,刚才在东边,转眼间就跑向东方,没过多久,他满天都是汗,据说他出汗的时候应该很高兴,但脸上却找不到笑容。

院子里满是孙衡飞跑来跑去,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其他人出现,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院子里跑。就在孙衡飞又跑起来的时候,有人敲门。孙衡飞停止跑,喊道:

谁?

小飞,是我们。

听到这个久违的声音,孙衡飞兴奋地跑到门口开门,但无论他多么努力地开门,门还是开不开。

门外的人听到门的晃动时急忙说

门是锁着的

哦,我去拿钥匙。

孙衡飞跑进屋里找钥匙,因为他不需要他锁门,他不知道把钥匙藏在哪里,他只能用印象在各种抽屉里找一把钥匙,找了一会儿钥匙才找到钥匙,然后马上跑到门口,把钥匙从门底下拿出来,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孙衡飞喘了口气,仿佛下一个不能呼吸的氧气会窒息而死。门开了,门外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人都提着大包和小袋子。孙胜利、徐燕、孙胜利、徐燕是孙衡飞的父母。

孙恒飞看着眼前的父母,心底一片心酸,在春节的时候孙胜利就说要带着母亲外出打工,刚过了元宵节,两人就带着行李离开了家把孙恒飞留给了宋华,也就是孙恒飞的奶奶。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许燕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

“小飞,明天我和你爸爸就要走了,想我们的时候记得给我们打电话”

孙恒飞一脸不情愿,欧气道

“才不想呢”

然后就闷不做声,他早早地脱下衣服躺在床上,故意背对着许燕,许燕见他天刚好就上了床,心想可能是他今天累了,想做睡一会儿,于是就收拾完东西便关了灯离开他的房间。

房间里是黑乎乎的,也是静悄悄的,就如同孙恒飞的内心,他不想父母离开,不想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但是他知道怎么表达,没当他站到父母面前的时候就变成了小哑巴,心里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他怨恨自己无能,也怨恨父母无情,可左想右想还是没有办法。此刻,他心里装满了说不出来的委屈,他想坚强,心想他们走他们的,自己过自己的,谁也不见谁,可是终究还是没能骗得过自己,眼泪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第二天天刚来,孙恒飞就被自己苦湿了的枕头凉醒了,他触摸着头下浸湿的枕头,想起自己昨天哭了,因为无二,就是父母走了,他心里难过,他在床上起身呆坐了一会,然后想要起床,于是就寻找自己的衣服,他环顾四周,并没有找到,于是条件反射般地大声喊道

“妈妈,我的毛衣呢?”

房间里久久没有人回应,他这才记起,妈妈已经走了!

看着面前的父母,孙恒飞脑海里一片空白,四个月的离别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傻乎乎地呆站着,他跟着父母进了屋,还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的脑子就像打了麻醉剂一样还没有清醒过来。

“你奶奶呢?”

孙胜利问

“不知道,可能在地里吵架”

孙恒飞用低沉沉的语气回答

孙恒飞想觉得自己的回答可能有些滑稽,有些充满怨恨,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一阵苦笑。

孙胜利看了他一眼便没有说什么。

夏日是令人烦躁的,气温很高,人坐在凳子上什么都不干也会汗流浃背,借着热气,火气也就上来了,同样夏日也是令人困乏的,每日饭饱茶足之后,太阳总会照在懒羊羊的身体上,这时候倦意也就跟了上来,跟好了便趁着倦意睡着了,跟不好,就连同热气大发雷霆。

吃过午饭,太阳已经升到正空,阳光透过窗户直射到孙恒飞的脸上,此刻他正惬意依偎在许燕的大腿上,许燕用挖耳勺小心翼翼地挖着孙恒飞耳朵里的耳屎。孙恒飞脸上暖洋洋的,他闭上眼睛,任阳光在他的肌肤间游荡,像沐浴在温泉里一样自在舒适,眼皮是挡不住阳光的,即便闭了眼,在孙恒飞眼中也有温暖的色彩将他包围,而不是像夜里那样黑暗将他笼罩。孙恒飞安详的闭着眼睛,却贪婪的吸吮着空气,他想把时间永远的停在这一刻,让温暖和光明永不离开,可是他做不到。

孙燕挖完了孙恒飞的耳屎,然后推了推他,可孙恒飞像睡着了似的一动不动,许燕将挖耳勺放到一边,有转过身来仔细端详这自己儿子五官,迷人的双眼皮,浓密的眉毛,端正的下巴,还有白泽细嫩的脸蛋,她好久没有这么认真仔细地看自己的儿子了,她想亲一下这个细嫩的脸蛋,然后就在孙恒飞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孙恒飞像没有感觉一样依旧紧闭着双眼,他可能是真的一不小心躲到了梦里。在门口,一个宽硕的身影看到了这一幕,他没有走进来,可能是怕打扰到这一刻的安静,他叹了一口气,就转身离开了。

一阵风吹过树梢,孙恒飞动了动耳朵,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阳光把房间照的非常明亮,每一处角落,每一个物件都能清楚的映入眼前,如不是房间的摆设还都是他熟悉的模样,他都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

即便睡到自然醒,孙恒飞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缓缓的坐起身,突然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的心立刻惶恐起来,他在害怕,好像有什么电影里的魔鬼妖怪要吃他,他在挣扎,感觉自己身在万丈深潭,怎么拼命挣扎都逃不过沉底的命运,就在这一刻,他听到了一个声音——看电视的声音,此时孙恒飞像逃脱恶魔的手掌一般松了口气,接着孙恒飞又紧张起来,他慌忙下床,打开和客厅连通的房门,当他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是孙胜利和许燕的时候,他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吃过晚饭,已经五点多了,孙恒飞看着一个个出门去捉知了龟(也就是蝉的幼虫)的人,自己心里也想去,于是走到正在刷餐具的母亲面前

“妈妈,我想去抓知了龟”

“好,等我刷完我们就去”

许燕没有犹豫,一口气就答应了,孙恒飞非常开心,于是又扮演起了乖孩子,坐在台阶上静静等待妈妈收拾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