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花旦与农民的爱情

时间:2020-11-04 22:03:59编辑:小秋


                                 

                  有女初长成

      我妈妈年轻的时候是四海八荒皆知的美人,她是个花旦,15岁开始就跟着我那文武双全的外公四处演出。画红妆,描清黛,面比桃花俏。着霓裳,戴凤钗,一步一唱众生倒。听说光那身行头都几十斤重呢,穿着可吃力了。四下里说媒的人也多,其中不乏条件好的,可我妈妈一个也没看上,只说不喜欢。我妈妈戏里唱多了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或许她对爱情有种只有她自己才明了的憧憬吧。她在等那个一生对她好的良人。像外公那样的,英俊的,浪漫的、懂得并珍惜爱人的。

              花旦与农民初见

      妈妈的日常就是短途旅行演出,没出活的时候便休假在家里。如此这般,直到我妈妈20岁那年,她遇到我爸爸了。那是个炎热的六月天,我爸爸从另外一个村子过来,帮他同学家里收割稻谷。这同学巧了,刚好是我外公家邻居,是我妈妈的初中同学,我爸爸的高中同学。缘分就是那么奇妙,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反正就这么遇上了。那天我爸爸刚下田回来,白衬衫袖子挽着,上面溅了星星点点的淤泥,灰色的裤脚一边长一边短的挽着,小腿上全是黑乎乎的淤泥。我妈妈在门后面看到这场景不由得皱了眉头。他们要来借我外公家院子里的井打水清洗。外公唤我妈妈出来倒茶,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我妈妈看着清洗净的陌生男子,居然五官英俊,白净斯文,不由得红了脸。我爸爸看着我妈妈,眼里也全是星星。

                非君不嫁

      后来我爸爸就三天两头往他同学家里跑,说是过来帮忙干活,实则想趁机看我妈妈来着。一来二去,两人情愫暗生。但是我爸爸那个村子,是我爷爷那一代因洪水迁居过来的。村子小不说,地也贫瘠稀少,穷得响叮当。唯有两套大房子,我爸爸兄弟每人一套,两房一厅的砖瓦房,刮风下雨还会四处漏水。可我妈妈就是喜欢,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吃苦都是甜的,非嫁不可。外公是个心软的人,经不住我妈妈软磨硬泡,又看着我爸爸信誓旦旦保证一辈子对我妈妈好,便同意了这门亲事。外公只说了句,自己选着的路,吃了苦头可不要后悔。浮浮沉沉爱恨回荡歌声,惹得我妈妈忘了现实的真。她以为的结婚,就是找个喜欢的人,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做羹汤。就这样貌美如花的妈妈嫁给了一贫如洗的爸爸,并结束了唱戏的生涯。

                一入穷门误终身

        过了一段甜蜜浪漫的新婚生活后,我妈妈便拿出嫁妆的钱来给我爸做起了小生意。他们在市场边上开了家烧腊店,我妈能言善道人缘极好,生意挺不错,但是很辛苦。所以我妈妈怀了我姐之后就回归家庭了。我爸爸是个老实木讷的人,离开妈妈的帮忙,生意便越做越淡了。后来开始了辗转的打工生涯。而我妈妈则留在家中打理家务和照顾孩子。外公家里生活富足,我妈妈没吃过穷人家的苦,因为从小学戏,也没打理过日常起居饮食。婚后便只能一点点的学着做起来。过了几年,我妈妈已经是个能干的主妇了。是什么让一个花旦变成一个普通人家的主妇,变成一个进的了厨房,出得了厅堂的妻子?除了生活,我想该有爱吧。爱才能使一个人努力去把生活过成诗。爸爸打工赚的钱不多,贫贱夫妻百事哀,我妈妈心里说不委屈是假的,但我爸爸从来不曾对她大声说过一句过分的话,即使她抱怨、唠叨、大声指责,也不曾反驳一句。但是有一天,我妈想离婚了。那天吃完晚饭,我爸爸吃完照例葛优躺沙发上看电视。那会我姐才一岁多,坐婴儿车上哭个不停。我妈妈就让我爸爸抱下孩子自己好收拾碗筷,结果我爸爸就当没听见。妈妈一下子就火了,大声指责他。我爸爸什么都没说扬长而去。第二天我妈妈收拾了包袱,丢下我姐给奶奶就回娘家去了。她脑子里只有离婚一件事,希望能得到外公的支持。谁知被外公教训了一番,自己选的路,自己想办法过好,做好妻子与母亲的本分!从此以后,妈妈再也不敢起离婚的念头。

                    为母则刚

        后来妈妈生了我,还有两个弟弟。女人,只会给爱的男人生孩子。我妈妈一辈子,只享受过短暂的甜蜜爱情,其余的时间都是在照顾我们一家大小。爸爸后来出远门打工了,常年不在家里,钱也赚的不多,不足以维持一家大小的生活开支。妈妈心里苦,又无处可说。妈妈疼爱我们,吃穿用度从不委屈孩子,她自己便想办法经常做些小买卖贴补家用。我记得她卖过豆腐花、凉粉、水果、蔬菜等等。总是早上给我们准备好早餐就出门,午后很晚才回家休息。就这样过了许多年,我们姐弟四人慢慢长大,从前的花旦也慢慢变老了。爸爸后来回乡里干起了装修的工作,就常年待在家里了。

                  说不出的爱情

        后来我远嫁,时常想接妈妈过来玩,她也总是待不上一阵子,天天惦记着我爸爸没有她做饭会不会饿着。我总留不住她享福,她没待几天就吵着回家去了。好像回家看着我爸爸,才安心,才睡的着。这时他们已经年过半百了。我妈妈虽然还是时常觉得委屈,觉得爸爸不浪漫,不会聊天,时常指责爸爸,但依旧每天都变着法子做他喜欢吃的饭菜,即使是出门上街也赶着时间回家做午饭,生怕他饿着。我爸爸还喜欢呼朋唤友来家里吃饭喝酒,妈妈就得准备一大桌子饭菜,完了还得收拾半天碗碟。她老打电话跟我抱怨很辛苦。我说,那你就不管嘛。她沉默了一会,哪能不管呢。我笑,妈妈一辈子,即使嘴上对爸爸百般嫌弃,但心里始终是有爱的吧。

                    写在文末

      如今,昔日的花旦喜欢在村里广场跳舞,有时也唱歌,不过她不再唱戏了。学了时兴的广场舞歌曲。我爸爸有时就在一旁给我们拍视频看。偶尔两人也一起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会天。有时一起视频看下我可爱的女儿。这样的吵吵闹闹,不离不弃,终生的照顾与陪伴,便是我父母之间的爱情吧。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