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李宗仁为何晚年结婚,胡友松与李宗仁的故事

时间:2020-10-07 08:51:23编辑:


  胡友松、李宗仁,相隔五十岁的爷孙恋,盘点民国时期名人的爱恋,李宗仁,曾为中华民国副总统,旅居美国近二十年,回国后享受极高待遇,在孤寡一人时娶了小自己49岁的胡友生,结婚三年后寿终正寝。本文一起来看一下吧~

一.李宗仁和胡友松的爱情

  胡友松,原名胡若梅,民国“电影皇后”胡蝶的女儿,27岁时嫁予76岁的李宗仁,成为李宗仁第三任也是最后一任妻子,著作:《我与李宗仁极不寻常的最后三年》。

  李宗仁,曾为中华民国副总统,旅居美国近二十年,回国后享受极高待遇,在孤寡一人时娶了小自己49岁的胡友生,结婚三年后寿终正寝。

  这两句诗准确的描绘了胡友松与李宗仁之间相隔着流年的爱情。

  按逻辑来说,一个花季的女子爱上一个大自己50岁的男子的概率是极其渺小,然而,这样小的概率就这样发生在了胡友松的身上。也许许多人不能理解胡友松,主观臆断她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子,但在简单了解胡友松的遇到李宗仁之前的经历后,虽然还是有人觉得她有所图谋,但也许有人也能理解她的苦楚。

  胡友松的身世蹊跷,胡蝶嫁予潘有声四年之后生下了她,这本没有问题,但胡友松出生之时潘有声正在滇缅公路上为戴笠办事,胡蝶的身旁人是戴笠,而那时胡蝶是被戴笠强留在身边的。戴笠空难死后胡蝶虽然总把胡友松带在身旁,但胡友松为什么姓胡不姓潘?为什么胡友松与戴笠长得如此相像?一系列的问题在吃瓜群众的心中如同干柴遇到烈火,一时间,各种言论满天飞。在外,母女俩极力否认与戴笠的关系,在家,妈妈胡蝶却告诉她“你只有妈妈,没有爸爸”

  这样模棱两可的话让还是小孩子的胡友松内心满是迷茫与难受。好在她有一群“明星干妈”,干妈们给她超乎同龄人的奢侈生活。小轿车接送、华贵的衣裙、更大的世面……这些东西让胡友松短暂的忘记了身世之痛,但小小年纪便混迹名媛的圈子,缺少同龄玩伴,也让她在大人的世界丢掉本应属于她的纯真童年。

  这样看来胡友松的身世也还好,没有那么多苦难,但是,在她6岁时一切又向更不好的方面发展——她得了湿疹。胡蝶是个需要到处漂泊的演员,不能长期待在一个地方,所以胡友松从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家,永远都是随着母亲漂泊在各地的酒店。医生建议胡蝶把胡友松送到气候干燥的北京定居,胡蝶没有办法,就将女儿托付给沈文芝,让沈文芝带着女儿去北京。等到胡友松的湿疹好了,胡蝶来接她时,沈文芝却提出要一大笔抚养费用。胡蝶拿不出来,沈文芝就不让她们母女俩见面,胡蝶没有办法,只得留下了一个贵重的首饰箱,请求一定要让女儿上大学。不必多说,那箱首饰很快就被养母给挥霍光,胡友松也没有能上大学。

  她就像一颗玫瑰种子,被掉落在贫瘠的土地上,倔强却也满是遗憾的成长着。

  后来,她改了名,放弃了若梅这个名字,但依然被下放到通县医疗队劳动,每日做着待遇又低又辛苦的工作。

  这时李宗仁回国了,在回国不久后原配夫人因乳腺癌去世,孤寡一人的李宗仁想要找到一个人,陪伴他度过余生。经人介绍,胡友松与李宗仁就这样在一起了。

  初在一起时,胡友松接受不了枕边人是和自己爷爷一个年龄的人,几度需要吃药才能进入浅眠。在面对外面的非议时,她说了以下这些话。

  这样的话,很实在,很真诚,但是也特别无奈。走上别人不认可的路并不难,但是过后能大方承认自己实实在在走上去的人,却很少。一个改变从前生活的机遇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他的代价就是你的自由。胡友松,就是是伸出手抓住了这个机遇的那个人。

  果然,婚后她的生活又像童年一样奢侈美好,但是却没有人能看到她在结婚当日时借醉酒回房,默默躲在被子里哭泣。

二.李宗仁为何晚年结婚

  这样“梨花与海棠”的婚姻起初是没有爱的。但李宗仁对胡友松极度的宠爱,让胡友松对这段婚姻有了长长久久的向往。

  李宗仁听从胡友松分房睡,但是每夜定会进房去帮她掖被子,看看她的脸。胡友松烦他了,他就说以后不来了,但依然偷偷脱鞋光脚进来瞧她一眼。她肚子疼,有人说,吃四两南瓜子可以缓和痛苦,她不愿去慢慢吃,李宗仁就熬夜为她剥出了一整盘南子儿。出门在外,什么都依着胡友松,胡友松说什么便是什么。

  李宗仁给胡友松的爱,不仅是男人对女人的宠爱,还会有长辈对晚辈的溺爱,在嫁予李宗仁那三年中,胡友松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爱。

  长期缺爱的胡友松突然被李宗仁满满的爱包围,她无力挣扎,就任由自己已经冰冻的心被李宗仁用细心与爱护慢慢融化。她觉得自己一直想找的知心人也就只能是李宗仁的样子了。甚至发誓要好好照顾李宗仁,死心塌地的和他过日子。

  美好的日子也总会过去,他们相差着流年的爱情终也会被流年伤害,结婚三年后李宗仁去世了,那个真心爱护她的人去世了。她的心又冷了……

  李宗仁去世后,她将李宗仁所有的遗产上缴国库,独身一人,礼佛40载,再无二嫁……

  在这段畸形的爱恋中,最大的痛苦就是外界的非议。胡友松曾说过,如果不是外界的非议,我和他一定能更幸福。所有人都能表面淡定的说着“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是是否真的在乎,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爱情其实根本就不分年龄,不分性别,甚至不分物种。爱了就是爱了,没有什么好非议的、好怀疑的。一切用“伦理”来禁锢自己的人,心胸都是如此的狭隘……

  “盘点民国时期名人的爱恋”专栏在这第六期之后就结束了,我们在这六期中看到林徽因与梁思成相持的爱恋、看到了林洙与梁思成相伴的爱恋、看到宋女士与孙先生的革命爱恋、看到许广平和鲁迅相护的爱恋,唐瑛和容显麟……

  常有人说,民国爱情,十有九悲。爱情从来都不是毫无坎坷的,所有的坎坷都是为日后的更加相爱而奠基。

  在此,祝所有相爱的人,早日相遇,白头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