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历史上西施和郑旦,西施郑旦真实历史

时间:2020-10-07 08:45:08编辑:


  郑旦、西施都是绝色美女,郑旦英姿飒爽默默无闻,西施青史留名,当初的西施常常为自己的身体自卑,在村人眼里,女子还是健康的好。一个多病的女子显然不能劳作,跟花瓶一样华而不实。本文一起来看一下吧~

  一个美女的身边肯定还有美女作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人以群分。

  而大名鼎鼎的西施,曾经也有一个陪伴多年的闺蜜,叫做郑旦。

  1.浣纱双女

  在江浙的一个小村子里,这边的女孩子都是水灵灵的,有股山清水秀的美感,郑旦和西施正是在这浣纱江边生养的美女。

  西施的美是柔弱的捧心,郑旦的美是活泼的笑容,两个人都有各自的风情,十里八村都听说过她们的名声。

  不过,西施的美名远扬还要感谢她的好闺蜜郑旦,谁能想到这名扬古代的大美女西施,竟然也曾经很自卑呢?

  当初的西施常常为自己的身体自卑,在村人眼里,女子还是健康的好。一个多病的女子显然不能劳作,跟花瓶一样华而不实。

  所以大家普遍更推崇郑旦,也有部分人更喜欢西施的弱气,大家经常拿两个人做比较,郑旦也是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了西施的名字。

  在一开始,郑旦是有几分好奇心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和她齐名呢?

  毕竟也有同村之谊,她约见了西施,有来有往,两个人慢慢熟悉了起来。

  西施不常出门,郑旦就拉着她四处走动,帮着她带动名气。两个美女一起出行,那热度是一波一波增长。

  郑旦是个体贴的闺蜜,她帮助西施树立自信心。西施苦恼自己的脚稍大,眼睛小,郑旦就给她长裙遮脚,又拿鱼眼做例子说细眼也好看。

  那段日子,确实是平淡而幸福的日子。

  两个人无忧无虑,也许还会互相打趣将来嫁个什么样的男子,最好是对自己好的,有一份手艺赚钱,过着简单的日子。

  西施和郑旦也怕别人窥伺她们美色,只求将来不用多么富贵,她们才不要给那肥头大耳的老爷们去做妾。

  世事无料,越国的王勾践下令征选年轻美女,进献给战胜国吴国,郑旦和西施就被当地官员报上去了。

  官员渴求做出功绩,她们本人的意愿并不重要,只要一纸诏书下来,这些平民根本没有反对的权力。

  2.美人计

  越国向吴国一共献上了八位美妙绝伦的女人,颇得吴王欢心。

  这八位美女之中,郑旦和西施都在其列。

  当初饱受耻辱并发誓重头再来的越王勾践,他命范蠡到搜罗绝色美女,为的就是一出美人计,诱惑吴王,窃取机密。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范蠡边搜罗美女,边遇到了郑旦和西施这一对“浣纱双姝”,又暗同西施生了情愫。

  等上头催促,范蠡把二人带回,越王勾践特意建宫训练她们,教导各种礼仪和歌舞,并学妆容打扮,可谓是精心培训。

  三年的时间淘汰了无数不合格的女子,最后留下来的都是倾国倾城之貌,一颦一笑勾心动魄,举手投足别有风情。

  就算范蠡同西施有那么一段情思,在家国大事面前,这点儿女情长倒不那么重要,他们都是放得下的人。

  郑旦看在眼里,劝诫西施留心当前,等完成了越王勾践交代的任务,她们尚存一命,说不定还能落个圆满结局。

  好色吴王是无法在美人面前稳住的,更何况这些还都是万里挑一、才貌双绝的美人,吴王给郑旦和西施各自安排了行宫。

  越王进献的绝世女色使吴王沉溺在温柔乡里,朝中大事都比不得美人一个笑容,吴王乐得开怀。

  3.红颜薄命

  郑旦不如西施出名,一是因为吴王更加宠幸西施,二是因为郑旦命薄,早逝于宫斗之中。

  刚开始也说了,吴王对两个美人“一见钟情”,郑旦住在吴宫,而西施住在姑苏台,可见恩宠。

  郑旦擅长剑舞,英姿飒爽,又别有一番开朗。

  西施擅长响屐舞,步履翩翩,是一番含蓄美感。

  而王者向来喜好那柔弱温情的美人,西施本就是水乡女子,一口绵软乡音,更能够激起吴王心中的保护欲。

  而郑旦的那几分飒爽热情,就显得有些刚强,让吴王能够欣赏,却不能把这份喜爱融入到心头去。

  同样是赏心悦目的舞蹈,郑旦的剑舞只能激起战意和热血,比不得西施裙间系小铃,长廊响屐,妩媚多情。

  渐渐的,其他美人都不能够吸引吴王了。在外面同大臣争执,政事上的不顺心,他的烦躁都可以被西施的柔情蜜意抚慰。

  虽说几位美人都是有大事在身,并不是单纯来俘获吴王的心争宠的,但遭受了冷落,这日子自然也不会那么好过。

  这说白了,哪怕是来当间谍的,也是要有一番事业心的。如果不接近吴王,怎么才能从他的口中获得机密情报呢?

  拿郑旦来举例,她无法得到吴王欢心,在吴宫里如处冷宫,越国那边也不会关注她了,是两边都无用的棋子。

  可惜,明明和西施是一起被送来吴国的伙伴,郑旦到底哪点不如对方好?

  范蠡是这样,吴王也是这样,仿佛所有男人都在围绕西施打转,郑旦慢慢地疏远了西施。

  她们已经不是当年一起坐在浣纱江边谈笑的伙伴了,西施在走远,郑旦和她早就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皇宫是一个会吃人的怪物,待在这毫无人情味的地方,每天面对阴谋诡计各种心机,见惯了肮脏事,就连开朗的郑旦也变得阴郁起来。

  西施的路在越走越宽,她在看似凶险的宫中走出来自己的路,却忘记回头拉郑旦一把了。两个人的情谊,也变得难以启齿。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郑旦就在吴宫里香消玉损,连死因也无法查明。不知道西施听了这个消息,会不会在深夜里落下几滴眼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