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宋朝十大女将,历史上真实的梁红玉

时间:2020-10-07 08:38:38编辑:


  词曰:武将世家不俗,岂愿风尘受辱。巧遇名将把身赎,二人终结夫妇。共同保家卫国,走上抗金之途。水战交兵操桴鼔,巾帼英雄名殊。

  西江月词开篇。却说这梁氏,小字红玉,出生在江苏淮安,祖籍安徽池州。出身在武将世家,她的祖父、父亲都是武将出身。她自幼除了熟读诗书,闲暇时还随父亲练就了一身武功。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她过着幸福童年时,北宋宣和二年,因朝廷奢靡,地方官吏暴敛,致使民不聊生。有睦州青溪人方腊,啸聚山民起义,迅速发展到几十万人,连续攻陷了州郡。宋徽宗闻报,遂遣心腹大太监童贯和谭稹为宣抚置使,率禁军和秦、晋二鎮番汉军十五万平叛。这童贯巧言媚上阿谀奉承还可以,哪有什么军事将帅之才。

  他率官兵多次征讨方腊都是败绩,为了诿过冒功,把败绩之责总是找个替罪的。因此,这梁红玉的祖父和父亲就承担了战败以贻误战机之罪名被杀,向朝廷交差了。

  这梁红玉因为家庭的破败,为了生存,她沦落风尘为京口营妓。这营妓是由官府管理的妓女。但她和一般的营妓不一样,她精通翰墨,又生有神力,能挽强弓,每发必中,对平常少年子弟便多白眼相看。毫无风尘中的媚俗,骨子里有一种不可欺的英气。

  后来童贯终于平定了方腊,班师回朝。大军行到京口,大宴凯旋众将,并召营妓侑酒。梁红玉与诸妓入侍,就在席上认识了一个校尉。见这个军人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并为人豪爽,有一种男子汉的英雄气概。他就是后来南宋抗金的名将韩世忠。

  在庆功宴席上众将觥筹交错,大吹大擂,都沉侵在凯旋的欢乐中。独有韩世忠在那闷闷不乐,引起了梁红玉的注意。梁红玉有大家女儿英姿,不落俗媚的神气,也引起了韩世忠的注意。两人邂逅,彼此都有好感,互生怜悯,大有相遇恨晚之感。韩世忠出手,为她赎了身。梁红玉感其恩义,以身相许为妾,这二人终成眷属,原配白氏死后她成为韩世忠的正室。

  靖康二年(1127)正月,金太宗吴乞买(完颜晟)遣完颜宗翰(粘罕)、完颜宗望兵分东西两路率军攻打北宋,先收燕山府,不日打过了黄河,兵进汴京,掳走了宋徽宗、宋钦宗二帝北上退兵,至此北宋灭亡,史称靖康之变。

  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仓皇逃走,他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改元建炎。自此南宋建立,他成为南宋的第一位皇帝,史称宋高宗。后从南京应天府逃到扬州。

  建炎三年(1129年),金军以完颜宗翰为统帅以皇四太子完颜宗弼(人称兀术)为前部先锋,又入寇南宋,征讨河北、河南。大军先后攻占濮州、开德、大名等地,奔袭扬州。高宗知晓,很快狼狈地逃过了长江,经镇江府到临安。暂时安定数日,遂定临安城(今杭州)为都,改汴京为开封。

  金兵攻入了扬州,不见高宗,于是兵分五路进击,兀术一路兵进江淮,由彭城(今徐州)入泗州(今江苏盱眙),直抵楚州(今淮安)。宋高宗闻讯,为了防止重蹈父兄覆辙,欲逃往浙江一带避难。

  就在此时,外忧变成了内患,御营统制苗傅与威州刺史刘正彦对朝政不满,发动了兵变。拥众乘机作乱,集兵杀戮了高宗最信任的时执掌枢密的王渊,分头捕杀了宦官,强迫高宗让出帝位。禅位皇太子,立赵旉为帝,改元明受,由隆祐太后垂帘听政,史称苗刘兵变。

  在这次叛乱中,在秀州拥有重兵的韩世忠的儿子以及夫人梁红玉也被在押之内。事变发生之后,宋高宗也被限制了自由。宰相朱胜非、吕颐浩与隆佑太后密商,遣梁红玉出城,驰往秀州求救,催促韩世忠火速进兵临安勤王。并由太后封梁红玉为安国夫人,封韩世忠为御营平寇左将军。

  商量妥后,朱胜非就对苗傅诈言道:“韩世忠手握重兵,听到事变后,不立即前来,说明他正在犹豫,举棋不定。如果你能遣他的妻子前往迎接,劝韩世忠投奔你,别人就用不着惧怕了。”苗傅听后大喜,认为是一条好计,遂遣梁红玉出城,梁红玉回家抱了儿子,跨上马背,疾驰而去,一昼夜赶到秀州。

  韩世忠得知真情后,将计就计,当即会同张浚、刘世光、张俊,率兵入都城,苗傅等无备,被韩世忠一举擒获。叛乱平定,宋高宗大喜,亲自到宫门口迎接他们夫妇,立即授韩世忠武胜军节度使,不久又拜为江浙制置使。

  同年九月,金太宗吴乞买命大军正在攻取河北、河南未服的州郡,闻宋发生了内乱,遂命皇四太子完颜宗弼(兀术)为统军,率十万之众,乘乱攻取江南,消灭南宋。

  兀术率兵自马家渡过江。韩世忠接战败一阵后,见金兵势大,为避其锋,引军退守江阴。兀术攻克占领了建康(今南京)后,迅速移师奔袭临安。韩世忠在江阴,料金军孤军深入,难以久据,便大造海船,操练水战,俟机北上截击金军归师。

  这时宋高宗在临安待不住了,又只好弃城逃跑。从临安城率妻妾臣僚南逃。先到越州(今绍兴),随后又逃到明州(今宁波),兀术闻报,遣金兵四千追袭宋高宗,又遣将速取越州。金兵连破宋军,逼近明州,高宗登船逃走,先到定海(今舟山),后又逃往温州。

  兀术随后率军赶到,克明州城,俘获明州太守赵伯谔,得知宋高宗已逃往定海。金兵登舟追至定海,又追至温州。得知高宗又向福州逃去,于是又登船入海追击,受到台州水军头领张公裕的阻击才退兵,兀术率军返回临安。幸亏金军水军不行,才让高宗勉强捡了一条命。这高宗和他的妻妾臣僚们,在冰冷的海里,漂流了几个月,不知度过了多少个凄凉之夜,才逃到了福州。

  这时金军已经孤军深入江浙有五个月之余,粮草耗尽,四处遣兵搜刮民财,引起江南各地百姓的反抗。许多游骑被消灭。兀术见再待下去对金兵不利,于是在大肆掳掠之后,运着掳夺的金银财物北返。

  建炎四年(1130年)四月,这时正担任浙西制置使的韩世忠。听说金军从临安沿运河北撤,由镇江渡长江北返,便率水军八千人急赴镇江截击。韩世忠所部的宋军在金军南下时已经败过一阵。此时无论从兵力,士气还是战斗力上都远远不如金军。金军统帅兀术大概也觉得韩世忠是在以卵击石,于是下战书给韩世忠约定日期开战,韩世忠接受。

  这镇江位于运河与长江交汇处,西临建康,北枕长江,东西有焦、金二山可控附近江面。兀术引军抵达镇江前。韩世忠军已先机控制了金山、焦山等有利地形,严密封锁沿江渡口,并用破船堵塞运河入江口,切断金军退路。战前,韩世忠料金军必遣主将至运河入江口的银山龙王庙,观察宋军阵势。遂命部将苏德率兵二百伏于庙中,另以兵二百伏于山下江岸。约定待金军入庙后,击鼓为号,江岸伏兵先起断其退路,庙内伏兵继出,前后夹击,以生擒其将。

  到了约定开战的日子,没想到金兵统帅兀术亲来,果率四骑登上银山料阵。由于庙内伏兵先出,山下伏兵未及断后,仅俘其随从二人,兀术吓出了一身冷汗,纵马逃走。是日,麾军开始北渡长江。

  韩世忠在金山角下,乘艨艟指挥水师在江面上拦截。双方在江面上激战。梁红玉亲临战场,冒着箭雨操桴擂鼓号令。连续打退了金军的十几次攻击,使金军始终不能渡江。

  金军遭到重挫,大出兀术所料。于是他采取议和手段,遣使者对韩世忠说:“只要肯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愿意归还所有在江南掠夺的财物,另外还送给韩将军名马作为谢礼。”韩世忠一口回绝。双方在长江上且战且走。金军不熟悉地理,被宋军逼入黄天荡死港。这黄天荡的地形像个口袋,有进路无出路。

  此时本是消灭金军的最好时机。但是韩世忠和梁红玉的兵力实在太少,又没有步兵的配合,兀术趁机凿通湮塞已久的老鹳河故道三十里,撤向建康。

  兀术在撤向建康的途中又遭到岳飞部的阻击。不得已折回长江继续北渡。韩世忠水军多海舰,形体高大,稳定性好,攻击力强。为了发挥这个优势,韩世忠令工匠制作了许多用铁链联结的大铁钩,并挑选健壮的水兵练习使用,用以对付金军的小战船。

  一日清晨,金水军首先发起进攻,韩世忠水军分两路迎战,陷敌人于背腹受击的境地。南宋战船乘风扬帆,往来如飞,居高临下用大钩钩住敌船一舷,使劲一拽,敌船便随之倾覆。宋军再一次获胜。

  连战皆胜让韩世忠有些飘忽了,以为金军不习水战,遂再不以为意了。不料有人向兀术献计道:“宋军海船较大,无风难以开动,应选无风的天,用火箭与宋军交战,必能取胜。”兀术纳其言,遂设坛祈求无风,次日果然没有风了。兀术立即率领舰队向宋军发动总攻。金军以小舟纵火,用火箭射击宋军的船帆。宋军的海船无法开动,都成了金军火箭的靶子。不一时全部都被烧毁。宋军大将孙世询、严允战死。韩世忠败回镇江。金军终于突围而逃。

  虽然说是此战败的很惨。但韩世忠以绝对弱势兵力而能阻击金兵达四十八日,而且金兵北去后,再也不敢正视江南了,已经达到了震慑金兵的目的。

  但是金兵败北之后,梁红玉不但不居功请赏,反而因金兵突破江防,上疏弹劾丈夫韩世忠“失机纵敌”,请朝廷“加罪”。这一义举,使举国上下,人人感佩,传为美谈。朝廷为此再加封她为“护国夫人”。自此这韩世忠夫妇名震天下。

  绍兴五年(1135年),韩世忠被任命为武宁安化军节度使,驻扎楚州。梁红玉随韩世忠率领将士以淮水为界,旧城之外又筑新城,以抗击金兵。她独领一军与韩世忠转战配合,多次击败金军,当年八月战死沙场,年仅33岁。后来韩世忠病逝,夫妇合葬于苏州灵岩山下。

  韩世忠、梁红玉去世后,宋孝宗令竖碑建祠以纪念他们。梁红玉家乡父老为纪念这位巾帼英雄,亦在其出生地建祠塑像以纪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