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曹操之死的贡献:历史的九点

时间:2021-04-30 17:00:46编辑:小秋


10月219号,为了解决范市的包围问题,曹操派徐卓到第十二营去见关羽,还打电话给淮南等地驻军。他拿下关中最后一家人,驻扎在摩比,担任该镇的负责人。

出乎意料的是,战争形势急转直下,关羽被徐黄击溃,曹仁得救,徐黄率领军队回到莫比,回到曹操,大喜,出营七里亲自相见。

几天后,另一个情人张辽也从他的巢穴里走了出来,曹操也乘车欢迎他。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夏侯惇、裴谦和其他淮南驻军也陆续抵达,曹操一个接一个地见了面,告诉他们一切都好。

淹没了第七集团军,夹在锅里,让曹操每天都做噩梦,洛阳地区乱起义再加上关羽包围了城市,也让他睡不着觉,食物很难平静下来,为了对付3500人,安放了一大批朱贤,除了有州驻军外,曹魏的所有主力都聚集在摩比。

谁能想到,威震华夏的关羽竟不堪一击,如今城围已解,曹操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来都来了,曹操决定就地组织一次阅兵,好好看看这支跟他纵横三十六年的军队。

也是从此刻起,曹操开启了人生怀旧模式。

阅兵式成了粉丝见面会,许多新入伍的士兵没见过这位名震天下的魏王,队伍里挤挤攘攘,争相探头,曹操心情好,也没计较。

曹操忘了自己是个偶像,九年前在潼关与西凉军对峙,他约韩遂出来聊天,西凉兵久闻曹操大名,为一睹真容甚至发生了踩踏事件,曹操笑着说“我也只是个普通人,不过多些智谋而已”。

而那些曾随曹操南征北战的老兵,此刻再次见到魏王,却发现他有些不一样,两鬓斑白,身形佝偻,走路的样子有些迟缓,眼神也不如以前犀利了。

那个东临碣石、对酒当歌的英雄,此刻已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最后一支接受检阅的方阵军容严整,鸦雀无声,那是徐晃的部队,曹操非常满意,称徐晃的部队有周亚夫细柳营的风范。

阅兵结束后,部队各自回去驻防,曹操也准备返回邺城。

走之前,曹操打算把当地的百姓迁到北边,充实北方的人口。人口在战乱年代是宝贵资源,此前曹操曾迁过汉中人口,促进了关中的发展。

但百姓肯定是不愿意背井离乡的,风声传出去后,许多百姓四处逃亡,司马懿对曹操说,荆襄之民一向不服教化,咱们与其让百姓逃走,不如就让他们留下。

荆州跟汉中情况不一样,汉中是要丢给刘备的,所以不管百姓愿不愿意都必须迁走;但襄阳以北的荆州本就是曹操的地盘,留在这里一样的交税服役。

曹操这才收回主意,那些逃走的百姓听到消息,也都回来了。

安排好当地事务,曹操动身返回邺城。

回去的路要经过许都,曹操选择了绕开,那是天子住的地方,曹操迎天子后,以洛阳残破为由,把天子当成吉祥物供在许都,并指派荀彧替自己看着。

曹操不愿见天子,主要出于安全考虑,天子在手中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存在,能够借他的名义发号施令就行,见面一则没必要,二则风险大,朝中反对者想干点什么太容易了,何进、董卓就是前车之鉴。后来果然发生了董承、伏完密谋行刺事件,死里逃生的曹操更是常驻邺城,再也没见过天子。

绕开许都,曹操决定去洛阳看看,那里是旧都,也是梦开始的地方。

进城后,满眼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三十多年过去,洛阳依然保持着被董卓焚烧后的样子,三十年来,各地战乱不断,朝廷也无力重建,就任它这么荒着,京城的繁华景象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经过北部尉官署,他停了下来。

面对着大门高柱,他想起了四十六年前,那个走马上任的下午。

二十岁时,曹操担任洛阳北部尉,也就是首都公安局城北分局局长,初入仕途的他想有一番作为,制作了二十根五色大棒,宦官头子蹇硕的叔叔蹇图天黑乱跑,违反了宵禁令,曹操依律逮捕,乱棒打死。

这件事第二天传遍了整个京城,从此,洛阳的治安面貌为之一新,《武帝纪》载:京师敛迹,无敢犯者。

人生如白驹过隙,二十岁的小伙如今已是垂暮老人,北部尉官署也早已残破不堪,曹操下令对它进行重修,不但要恢复当年的样貌,还要比当年更好。(王更洛阳北部尉解,令过于旧)

本想在洛阳怀怀旧,就回邺城的,但曹操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再往前走,只好在洛阳住了下来。

不久,孙权派使者送来了关羽的人头。

孙权的用意很明显,偷袭荆州、杀死关羽,刘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把关羽的头送给曹操,等于告诉刘备,自己只是奉命行事,曹操才是幕后主使,你要报仇,还是找曹操去。

孙权的做法也有道理,当初确是曹操主动“许以江南之地”,请他偷袭关羽,事成之后,曹操又封孙权为骠骑将军、南昌侯、假节,领荆州牧,孙权所做的,还真是“奉命行事”,现在把敌人的首级奉上,算是下属向领导交差的意思。

望着漆盒里关羽的脑袋,曹操有些失望。

曹操不满意的,倒不是孙权的移祸之计,他岂不知孙权一肚子坏水,但他一来不会上当,二来他也不怕,关羽死了,荆州丢了,刘备想报仇也得先掂量掂量。

让曹操是不满意的,是这场战事的结局,他想看到的,是孙权、关羽火拼,自己坐收渔翁之利,找机会收回江陵,可没想到威震华夏的关羽会输的那么快、那么惨、那么彻底。

现在孙权不但兵不血刃占领了几乎整个荆州,还笑纳了江陵城里投降的三万魏军,成为最大赢家,如何不让曹操窝火。

中国人死讲究留个全尸,曹操命人为关羽雕刻了身躯,连头一起以王侯之礼安葬于洛阳,此举也等于告诉刘备,我是敬重关将军的,没想到孙权竟如此残忍,你要报仇还是找他去。

跟关羽人头一起送给曹操的,还有孙权的一封信,确切的讲是“劝进书”,书中说汉室已衰,“天命”已在魏王曹操这里,请曹操代汉自立,孙权愿俯首称臣。


注意,孙权是向曹操称臣,而不是向汉室称臣,他既劝曹操代汉,自没有再做汉臣的道理。

这当然又是孙权的一个坏心思,他知道刘备的招牌正是兴复汉室,甚至自立汉中王,专门跟曹操对着干,刘备即将兴师报仇,这时候劝曹操代汉自立,等于为刘备树了一个靶子,把刘备的火力吸引到曹操身上。

你刘备不是以兴复汉室为己任吗?现在曹操称帝了,大逆不道,你打是不打?打,我一边看热闹;不打你就是假把式,你的团队文化都是糊弄鬼,你手下的人会跟你离心离德,你今后也别说什么“兴复汉室”。

孙权也想过曹操会拒绝,但是不要紧,当小弟的拍老大马屁,总不会错的;至于天子什么意见,谁会关心一个提线木偶呢。

对孙权“称臣”的表态,曹操冷笑了一声,还玩这虚的,谁不知道,一切不肯送质子(至亲人质)的称臣都是耍流氓。

曹操平定北方后,请孙权送儿子来许都,说白了就是当人质,被孙权拒绝,曹操这才有了平定江南的想法,只可惜赤壁之战打输了。现在孙权的地盘和实力比当年壮得多,岂有俯首称臣的道理。

说到代汉自立,曹操虽有此心,但毕竟写过《述志令》,不好自己说,便把孙权的劝进书传给众人,笑着说:孙权这小子,想把我架在火上烤啊。(操以权书示外曰:“是儿欲踞吾著炉火上邪!”)

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诚实的,曹操把信传给众人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孙权不是拉家常,而是劝他代汉称帝,这种大是大非问题,传给贾诩、司马懿、陈群也就罢了,可曹操传给众人(示外),等于是大喇叭广播,用意不言自明。

我都不介意摆桌面上讲了,你们还有什么顾忌的?

陈群、夏侯惇等人当即向曹操建议,汉室衰微,并不是今天才开始的,魏王功德魏巍,天下仰望,孙权又在远方称臣,这是上天的旨意降临人间,魏王正该荣登大宝,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曹操抚髯沉思,代汉的前期工作他早就在做了,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但改朝换代不是梁山火并,它有着一套复杂的流程,包括明面上献“祥瑞”、制造舆论、群臣上书劝进;暗地里做天子工作,筑授禅台,安置下岗天子等,哪怕一切就绪了,也还有压轴节目——“三揖三让”,天子提出禅位后,自己要拒绝三次,天子三次不许,这才能接受。

程序繁琐还是次要的,更要紧的是,汉高帝刘邦得国很正,汉祚绵延四百余年,早已深入人心,想取代它,面临的压力和阻力是巨大的,包括来自敌国的,朝廷官员的、天下百姓的,君不见王莽之事乎?

说到底,曹操不适合干这事。

曹操对众人说,倘若天命真在我这里,我就做周文王吧。

这是委婉的告诉大家,我已经老了,代汉这事,就留给儿子去做吧。

算是个各方面都能交代的回答,曹操写过《述志令》,一方面表示自己不会篡汉,一方面表达了对周文王的向往,如今你们劝我当皇帝,我仍然拒绝,还是以“周文王”自居,至于我死后,你们看着办,反正我没有食言。

接下来的几天,曹操发布了《遗令》,交代了一些琐碎的身后事,包括把自己的衣服送给兄弟们,把收藏的香囊分给妻妾们等等。

220年正月23日,一代枭雄曹操病逝于洛阳,享年六十六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