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通过在宋太祖赵光阴身上加上黄色的长袍,他通往皇帝的道路似乎是平坦的,但很难说?

时间:2021-04-30 12:04:45编辑:小秋


他说:历史上有很多人想当皇帝,但当他们想当皇帝的时候,他们仍然要有皇帝的屁股。他们想要坐得火热,坐上宝座很长一段时间,不只是靠立刻得到世界的能力,而且还要有能力建立一个新的秩序。如果皇帝想继续掌权,他必须掌握军队和财政,然后招募世界上的英雄。国家必须与地方相连,地方英雄是法院想要吸引的对象之一。

今天,帝王不仅需要政府官员,还需要当地村民的爱和互联网军队的领导,才能改善人民的生活。

俗话说:飞鸟,好弓藏,新国家建立时,不愿属于朝廷、不愿逃避生命、不愿接受生命、不愿革命的人,认为时代的最终成败不值得时代的大势所趋。中国用命运这个词来诠释时代精神的变化。时代的兴衰,在于人民的心的回归,而心的方向则更复杂、更难说。

上帝的儿子,强壮的人做这件事只是硬拳头的第一天,但除了硬拳头外,还有唤起人民心灵的吸引力,这样他们的人甚至群众都可以无条件地遵守你们的行政措施。

公元960年,在开封东北40英里的陈桥邮电所,赵光阴被身穿黄色长袍的士兵包围,在士兵的喧闹声中承担起命运。他的接受有点无助,受到威胁。为了生存,赵光阴成为了创造时代的新皇帝。

这场突如其来的革命,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引起了许多历史学家的注意。赵光阴的班主任在回到朝代的路上走得很平稳。当时,登基所需的皇位令也在单身汉陶谷的袖子里被碰了一下。他拿出了周朝皇帝的禅宗法令,朝臣们鞠躬鼓掌,一致同意新皇帝已经登上王位。

正因为一切事物都是如此的美丽,所以它是不切实际的,因此后代人不得不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回顾五代混乱的头几天,一是有权力号召群众利用它,创造局面。这是创造时代的英雄。第二,正是在动乱时期,人们有机会凭借自己掌握权力的能力而获得权力,也就是在时代造就英雄。毕竟,谁或多或少是不确定的、不确定的、不确定的,是世界上的常识。

混乱时期的混乱和失落是伟大时代的形象。秩序的重建让人们能够遵循一定的规则,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也许这是一句过于现代的谚语,因为我想选择,开始说我认为,所以强调个人是今天人们所想的。

然而,正如克罗斯所说:所有真正的历史都是当代历史。历史需要从过去的经验中找到它与现代世界的联系,并在其中看到它的意义。

从陈桥兵变来看,宋代立国面对两项极大的挑战:

北方辽国势力强大,宋代必须有足够的武力维护国家。

宋太祖赵匡胤如何建立一套制度让自己能够在皇位上长治久安。

面对内外交迫的情况下,赵匡胤决定先安内后攘外。他在羽翼尚未丰满的时候,选择先与辽国恢复友好关系,重新建立国家制度。

赵普任相后,便建议太祖必须夺取诸将兵权。站在国家的角度而言,君弱臣强向来是稳定政权的大忌,国家领导人不仅要掌握军权与财政权,还必须剔除政治上可能的威胁。文吏出身的赵普,历练丰富熟知官场种种的黑历史,深晓武将掌权将是极大的隐忧。

最后太祖藉由一场与军队兄弟的宴会,道出当皇帝的隐忧 ── 怕自己的皇位坐得不稳。他说纵使你们现在宣誓效忠于我,但万一你们的弟兄强迫你披上黄袍,这就不是你想不想做的问题了。

所有将军听得明白,隔日为了活命就交出手上的军权,这就是为人乐道的「杯酒释兵权」。

对宋太祖赵匡胤来说,收编军权让自己变成权力的最大数,目的是阻止第二个挑战者的出现。即使皇帝不只是实力还有天命,而天命象征着人生的那几分的运。

宋代建国之后关于天命的神话屡见不鲜,人们惯于听故事也爱说故事,无论真假,这些故事都让后人为太祖建国找寻一个更加合理化的答案。而答案的背后反映着──想要和平的安居乐业,达到小康社会的中国梦。

赵匡胤当上皇帝后曾经数次微服出巡,皇帝是中国古代政治核心的象征,这样的举措是不恰当的。但是赵匡胤并不理会旁人的建议,坚持微服出巡,并且说:「帝王之兴,自有天命。」意即:「天命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拿不走。」

不过更让人在意的是,为什么是太祖赵匡胤必须微服出巡?为什么他会选择视察首都城市?这是因为城市是士人、乡民群聚的场所,如同底层乡民网络,他们便是各种的八卦消息来源。

当初赵匡胤领重兵出城时,城中的百姓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心情忐忑不安。而且,此时天上的太阳突然被黑色的光影遮蔽,这种种异象让百姓人心惶惶。

城里人民谣传着「点检当为天子」,但是更重要的一句是:「内庭晏然不知。」面对现况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对于现况浑然不知,毫无警觉。

所以,赵匡胤的微服出巡自然有他的道理。

如上述,创建国家难,但要把国家扛起来更难,特别是中国文化认为开国的气度会影响整个朝代的命运。开国所创的祖宗家法,根据中国文化里创建的理念,很容易就变成不可更动惯例,亦即国家立国的核心精神。

当赵匡胤任皇帝后,前朝宰相范质等人都相当忌惮赵匡胤的英明。过去宰相坐而论道的旧习,变成宰相要站着跟皇帝讨论政事,这通常被认为是宰相权力受到篡夺的证明。

针对这件事宋代还谣传个小故事,当时范质等宰相与太祖议事时,太祖说眼花要求宰相呈上札子,等到宰相准备回到论政的座位时,发现椅子早已经消失。自此,宰相站着论事就成了行政上的惯例。

然而,这也算不上是宰相权力受到制裁,而是前朝宰相面对太祖,难免要为自己的身家性命着想,只是这惯例开始后也就不好改回去。

宋太祖其实比较像是汉高祖刘邦,太祖当上皇帝后许多军队旧习仍在,也依旧跟战友们喝酒设宴。但是,太祖身旁的赵普却提出警告,想要建立稳定的国家就必须要节制武将的权力,必须要收兵权。

说到赵普,他跟太祖可说是关系匪浅,早先前朝宰相范质、王溥等人上奏要揣摩上意,首先问的人就是赵普。宋初杜太后见到赵普犹称赵书记,并且说太祖还未更事,还请赵书记多尽心。由此看来,赵普与太祖自然交情匪浅。

五代藩镇军权过强,以至于造成国家不安稳。如前节所说,赵匡胤杯酒释兵权无论真伪,都说明了国家初期,最重要是收兵权与建立制度。

对于完成大业当上皇帝的人来说,位子爬得越高,越亲信的人反而是越少,甚至就算是亲信也不见得全能相信。宋太祖也是如此,他想当个自由的皇帝,反过头来被「皇帝该有的作为」给约束了。

《长编》有个故事就很耐人寻味。下雪天太祖拜访宰相赵普,赵普问说:「天气那么冷,陛下怎么还出门呢?」太祖说:「晚上睡不着觉,房门外都是别人家,所以来看看你。」

赵匡胤很喜欢不定时到各个功臣家坐坐,因此这样的举动对太祖来说很平凡。然而,这样一个简单的小故事反映着什么?

从政治上思索,当一个人位高到皇帝,私自到功臣家拜访到底是监视还是叙旧呢?当皇帝为了中央集权,即使是对自己身边的功臣战友都要提心吊胆,害怕功臣集体尾大不掉。因为权力的诱惑太容易改变一个人。

从情感上来说,要将原本打天下的伙伴,拆伙让他们回到故乡享受荣华富贵,自己则是要适应没有革命情感的新官僚群体。皇帝自称是孤家、是寡人,戏谑的说这也是皇帝自我描述心中的惆怅。

当皇帝很闷,为了做皇帝必须有皇帝的风范,不再能自由行动,还必须担心臣下夺权。

甚至,赵普推荐一个太祖不喜欢的人升迁,太祖拒绝。明日,赵普上朝继续推荐同一个人,太祖不允。直到第三天,赵普如是,太祖将奏章撕裂丢在地上。

赵普不急不徐地对太祖说:「刑赏者,天下之刑赏,非陛下之刑赏,岂得以喜怒专之。」赵普这话说得很有魄力,「天下之刑赏」说的是赏罚有着一定制度,而不是依从皇帝个人喜好。

回到皇帝本身,就算身为开国的太祖,他也不能任意妄为。换言之,皇帝看似权倾天下,却无法掌握所有事情。同时这也表示,有关国家政事通常必须委任官僚群体运作,而不能单凭一人治理天下。

宋太祖赵匡胤戎马一生、阅人无数、勇敢果决,不过太祖仍深深体会到只凭武力无法建立起国家。所以,开国初期为求政治稳定,兵不血刃保留后周的大臣。其后任用赵普为相,赵普擅长吏事,但经史学术上造诣不深。

赵匡胤常劝宰相赵普多读书,他对赵普说「否则那些透过科举考试的进士很难对你心服口服。」之后,赵普毕生研读最深的就是《论语》,他回家后关起房门仔细研究,只读了半本就能够治理天下,因此时人说宰相赵普用「半部论语治天下」。

宋朝自太祖、太宗、高宗三朝,虽说宋代采取多相制,宰相的权力看似受到分散,不过实际上纵观宋代,议事制度走向多相制其实是增加更多官僚参加执政会议,执政会议的背后仍然是如何协助政策的运作,它更代表着皇权的一环。

这么一来真正该问的是:为什么要利用官僚群体「集议」来代表皇权?皇帝为什么不自己操作呢?

不是皇帝不做,而是皇帝不可能全知全能,要做好决策就必须获取多方的信息。因此,皇帝透过各级行政官僚提供信息,协助他与宰相们作出决策。

神宗时,宰相文彦博提出皇帝「为与士大夫共天下」,这句话常被当作宋代人认为皇帝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不过细溯回文彦博说话的背景,他是针对宋神宗偏信权相王安石的意见而感到不满。所以根据语境,文彦博并不是要皇帝与士大夫分享权力,而是要求皇帝不能指偏听一人的观点,而是要与官僚群体共同讨论,决议出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

因此,此处的「共治」固然是中国读书人「以天下为己任」的壮志,不过就现实利益来说,权相以及他的官僚集团是透过皇权的支持才形成的。

这显示出宋代皇帝想要积极参与政事,但皇帝参与政事又需要有权相协助他统合百官意见。由此可见,至少在宋代来说,皇帝与宰相团体逐渐形成互利共生的团队。

当皇帝信任某个宰相时,他的权力自然权倾朝野,但是皇帝能下放权力,自然也能够收回权力,甚至能将施政的错误归咎于权相。

像是南宋著名权相秦桧死后,南宋高宗说:「我藏在靴子的小刀终于可以收起了。」南宋高宗藉由他的政治智慧,利用秦桧之死制造自己圣明君主的形象。

皇帝利用权相遂行自己的意志,当施政失败时自然可以归咎于权相的失误,反而成为道德上的圣人。除了互利共生外,皇帝与权相间更不乏勾心斗角、猜忌怀疑,这些都让看似风光的皇帝有苦难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