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历史上不幸的女王,放弃了11次,一个字保留了他后半生的荣誉。网络作家:历史的九点

时间:2021-04-21 21:00:46编辑:小秋


01

公元290年,西晋开国皇帝司马延逝世。

马仪王子,也就是著名名言的创始人为什么不吃碎肉?,也就是皇帝金惠蒂,让王妃贾南峰,同样有名的凶狠的嫉妒女人,成为王后。

当愚蠢的皇帝和暴力的皇后出现在一起时,大厅里就出现了一场血腥的风暴。

由于皇帝的信任依赖性,贾南峰开始试图控制政府。

为了铲除异己,她先后族灭外戚杨氏,废掉太后杨芷,并诛杀藩王司马亮和司马玮。

在一系列骚操作下,不到一年,就挑起了“八王之乱”。

公元300年,贾南风被太子太傅司马伦伪诏处死。

而此时的西晋政局已是风雨飘摇,晋惠帝也早成了傀儡。

后宫不可一日无主,权臣孙秀提议再立新后。

几经衡量,他选中了自己同族孙旂的外孙女、尚书右仆射羊玄之之女羊献容。

02

就在羊献容即将登上后位时,发生了一件怪事。

《晋书》记载:“将入宫,衣中有火。”

新娘子即将嫁入皇宫,衣服却突然着火了,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兆头。

果然,羊献容随后的皇后生涯就如同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

公元304年2月,成都王司马颖与河间王司马颙掌控大权,上表废掉皇后羊献容和太子司马覃,并立司马颖为皇太弟;

7月,东海王司马越起兵讨伐司马颖,复立皇后羊献容;

8月,大将张方进兵洛阳,废掉羊献容,将晋惠帝挟持到长安,随后又在11月恢复羊献容后位;

305年4月,张方再次废黜羊献容;

11月,立节将军周权自称平西将军,复羊献容后位;

同月,洛阳县令何乔杀死周权,再废羊献容;

306年,晋惠帝回到洛阳,羊献容又一次复位。惠帝去世后,皇太弟司马炽即位,仍尊羊献容为惠帝皇后。

短短几年,羊献容就经历了四废五立。

皇后当到这个份上,在两千年中也是独一份了。

03

不过,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公元311年,汉赵攻陷洛阳,羊献容再次失去后位,并落入汉赵将领刘曜之手。

幸运的是,刘曜对美貌聪慧的羊献容很是喜欢。

319年,刘曜称帝,羊献容在敌国又一次奇迹般当上了皇后。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天生皇后命吧。

和所有男人一样,刘曜对妻子的前任也是耿耿于怀。

一次,他问羊献容:“我与司马衷相比如何?”

羊献容毫不犹豫地回答:“这怎能相提并论!陛下是开基圣君,而他是亡国暗主,连自己的妻儿保护不了。身为帝王却让妻子受辱于庶人之手,当时我只想一死了之,哪里想到会有今天。我出身高门,以为世间男子都像他那样软弱无能,直到侍奉陛下以来,才知道天下真有大丈夫!”

这番话虽然有奉承的成分,但未尝不是出自真心。在那些颠沛流离,担忧受怕的日子里,羊献容一定也期盼过能有一个人为她扛起一片天,免她苦,免她惊,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果然,刘曜听了这话以后十分受用,自此“甚爱宠之”。

这一次,羊献容总算是坐稳了后位。

04

也许是老天的补偿,羊献容在人生的最后几年里过得十分滋润。

史书说她“内有特宠,外参朝政。”

身为皇后,有丈夫的宠爱,还可以参与政事,这简直可以说是古代后宫女子的最高追求了。

公元322年,羊献容去世,谥号献文皇后。

她为刘曜生下三子,其中长子刘熙被立为太子。

羊献容死后,刘曜原配所生的儿子刘胤经过多年失散,重新回到刘曜身边。刘曜见这个儿子“风骨俊茂,爽朗卓然”,曾一度产生了改立太子的想法,但终因追念羊献容的缘故,还是没有忍心废立。

这样看来,若不是生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羊献容拿的也是妥妥的大女主玛丽苏剧本。

只可惜,公元329年,刘曜兵败被杀,汉赵随之灭亡,羊献容传奇的一生也渐渐埋没于史书,不再被人提起。

05

后世蔡东藩评价:“羊氏曾为中国皇后,乃委身强虏,献媚贡谀,我为中国愧死矣。”

这话实在有失公允。羊献容只是政治博弈下的牺牲品,给惠帝做继后不是她想要的,国家兴亡更不是她能够左右的。烽火硝烟中,她不过是想让自己活得好一些罢了。

文武将相尚且讲良禽择木而栖,乱世中的一个弱女子想为自己找个可以依靠的夫君又有什么过错?

朝政颠覆明明是统治者昏聩无能,有些人却偏偏喜欢怪罪到身为受害者的女性头上。

就像唐僖宗平定黄巢起义后,责问被黄巢掳为姬妾的一众女子:“你们都是勋贵子女,世代承受国恩,为什么要跟从反贼?”

为首的女子答道:“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意思是你一个国君,打不过叛贼,自己弃城逃跑,把一群弱女子扔在火坑,现在怎么好意思问我们为何要委身贼人!

唐僖宗无言以对,下令将她们全部处死。

临刑前,百姓们争先送上酒水,希望减轻她们受刑的痛苦。

显然,对于这些苦命女性,广大人民群众还是抱以同情心理的。

乱世中的女子不过是无根浮萍,被历史潮流裹挟着走向未知的命运。既然封建礼教让她们成为男性的附庸,又何苦对她们的随波逐流大加贬斥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