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有老式的宫廷,顽固的丁日昌同事的自强运动,拯救国家的知识分子艾伦·拉姆的困难和挫折

时间:2021-04-20 14:04:53编辑:小秋


时代的伟大车轮向前移动,有时缓慢而安静,有时伴随雷声。

晚清革命属于晚清革命。

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第一次重击中国,西方战舰直奔南京,但却无法唤醒宫廷歌舞的梦想。满朝的文武只是认为失败只是偶然,在中国悠久灿烂的历史上只是一个不那么辉煌的记录。

然而,当英法联军再次占领北京时,清廷再也找不到借口了。

这一次,英法两国军队不仅攻占了北京,还放火烧了皇家花园颐和园。北京政府再也不能靠运气来推诿自己的失败了。一些知识分子很快从梦中醒来,高呼海防、军队乃至整个朝廷的重组需要一个强大而有力的变革。然而,这些清醒的人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梦想,就是整个国家都在睡觉。他们跑来喊去,但他们所得到的只是不断的诋毁、辱骂、反驳和冷嘲热讽。

等到西方炮火再次在中国大陆上空盘旋时,悔改的人们才会倾听他们的声音。

丁日昌,就是这样一个醒过来的人.

认真思考,熟悉洋务化。曾国藩

外国官员的行政管理和这样做的能力非常罕见,足以帮助解决困难。李鸿章

国一是精明的,并不能避免怨恨,洋务化很少出其不意。沈葆桢

台湾学子对丁日昌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和沈葆桢、刘铭传一同并列为清领时期治理台湾的三位舵手。但历史课本没有提到的是,丁日昌在清末历史上的地位根本就不是治理台湾,而是来自丁日昌为自强运动的主要推手之一。

在吕实强《丁日昌与自强运动》中,详述了丁日昌历经中国有史以来的大变局时代。他在官场上遇到了一些知己,如李鸿章、曾国藩等人,一起推展了洋务运动。他的成就与困难顿挫,正是那个时代所有维新派人士都必定遭遇的命运。研究他的生平,自当有裨于对自强运动全盘的了解。

1823 年 7 月 8 日,丁日昌诞生在广东省丰顺县一个普通的农家中。他的崛起和清末的动乱乱有关。1854 年三合会攻打潮州城, 丁日昌参加乡勇数次立下功勋。1861 年升任江西卢陵知县,但不幸的是,没多久后太平天国便进入江西地界,县城失守,丁日昌也跟着失去官位。

不过,就在这段时间里,年轻的丁日昌开始接受西学。毕竟,他所成长的广东本来就是率先接收到西洋文化的地区之一。两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让丁日昌如同当时所有的知识分子一样,镇日苦思救国之道。然而,在遍寻中国古籍却无解答时,丁日昌开始转向西学书籍寻找答案。他在〈将之琼州留别诸知好〉诗中写道:

「每看时局疑前史,偶得奇闻信异书。便是闲官冷无事,当头明月不曾疏。」

后来,丁日昌加入曾国藩的湘军负责处理军务。因为长期接触军务的关系,丁日昌很快就体认到清国与列强军备之间的巨大鸿沟。1862 年,丁日昌被调至广东高州,督造火器。他招募了香港工匠,仿造西式武器,铸造大小硼炮 36 尊、炮弹 2000 余颗。

当时人在上海、宣扬变法的李鸿章一听说丁日昌在广东督造火器,又因自家淮军出产的西洋炮弹造价太高,便奏报朝廷请派丁日昌来沪督造洋炮。不久后丁日昌前往上海,正式进入李鸿章幕府。丁日昌便督造出一款名字实在俗到不行的火炮:「火燃三眼开花枪」。

不过名字俗归俗,威力却丝毫不容小觑。在淮军攻打被太平天国占领的无锡城时,淮军动用这「火燃三眼开花枪」进行炮轰,立刻有如摧枯拉朽一般,让淮军夺得胜利的一战。

丁日昌在淮军里立下功勋后,在官场中也迅速晋升,先后升任直隶知州、上海道尹、两淮盐运使,在洋务方面开始一展长才。

1874 年,台湾牡丹社事件爆发。日本入侵台湾的消息传到京师,手足无措的朝廷才感到海防无备,应该加以整顿。丁日昌看见了机会,向朝廷进呈了著名的奏折:「海防条例」。

海防条例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一改过往偏重西北防务的政策,转而着力于东南海防上,购买西式铁甲舰,并提议筹组南、北洋舰队。主张西北塞防最力的左宗棠马上就表示了反对,因为西域翰海,数千年来都是帝国之大患。这也才逼得李鸿章说出他最有名的那句话,表示如今敌人自海上前来,「为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也」。

此外,丁日昌所上的奏折也条列了练兵、利器、造船、建设纺织工业、开采各矿、设立领事馆、电报等各项建议,痛陈时势环境应变之急需。丁日昌是这样说的,西方各国求的是超越古人、中国求的是效仿古人;如今古人的糟柏存、而古人的实意却已经完全丧失了。那群宿儒见到西方强盛,反斥水龙各机器为奇淫技巧,而应对方法竟然是斋戒沐浴,祈求上苍保护!

丁日昌的上奏立刻引发了朝廷的轩然大波,保守党开始群起进攻。在治国之道上,通政使于凌辰反驳洋务运动:「洋人之所长在机器,中国之所贵在人心。」「所可恃者,中国数千年礼义廉耻之维,列祖列宗之教泽在人。」保守派领袖王家壁则反驳器不如人这点,中国的船只在海上比不上西洋的轮船,「我可不必与之战于海」。

至于丁日昌推荐引用洋人的做法,则被骂为汉奸误国,而其他个人侮辱更从四面八方袭来,「丁日昌矫饰倾险,心术不正。」、「丁日昌平时议论,延宋祚者乃秦桧也,岳飞、韩世忠乃不达时务之人。……其人缪丑无忌可知矣!」「臣在江南,闻丁日昌有『丁鬼奴』之称。如此谋国,诚不知是何居心。」

个性耿直的丁日昌怎么有办法忍受来自各方的攻诘批评呢?

丁日昌于是萌生退隐的念头。但历史如果真的是这样,日后的自强运动也就无从开始、更没有北洋舰队了。挽回丁日昌沉郁忧愁的心情与守住洋务微弱火苗的关键角色,正是日后被视为最大的守旧派: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挽回了这一切。

1875 年,朝廷命丁日昌前往天津与北洋大臣李鸿章商办事务。在丁日昌离开北京、入宫辞行时,慈禧对他说了一席话:「你在江苏,官场虽然恨你,但是百姓却很感激你,我都知道。现在王家壁很糟蹋你与李(鸿章)两人,此等浮言我不为所动,你断不可因此灰心。」

听了这句话,丁日昌有如枯木逢春一般,心中的委屈、沮丧情绪,立刻冰消雾散。他立刻重整精神,前去与李鸿章商议事务。1879 年,朝廷敕封丁日昌总督之衔,不久后又任命他兼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但这时候的他已经白发苍颜、不胜负荷重任而宣告退休了。然而心怀天下的丁日昌纵使已经离开官场,却总是关注各国之间的事务。

1879 年,琉球废灭,丁日昌指出:日本三五年间不南攻台湾,必将北图高丽。

1881 年,法国对越南经营越来越积极,丁日昌便写信给总理衙门:「越南被法国人蚕食,委靡不振。若听其自然,越南必成为第二个琉球。」

不晓得是幸或不幸,1882 年,59 岁的丁日昌未等亲眼目睹自己的预言一一成真,便逝世于广东自宅。从吕实强的《丁日昌与自强运动》这本书中放眼自强运动的支持者们,比较起寿至古稀的李鸿章——在人生的暮年还得在马关条约、辛丑和约上签字、一人独自背上全天下骂名的李鸿章,丁日昌的早衰,或许也算是命运对他的一种仁慈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