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李宗仁和胡友松的故事,胡友松与李宗仁

时间:2020-09-30 10:49:46编辑:


  “我了无牵挂、无忧无虑整天开开心心的,我没有任何的亲人,也没有丈夫和孩子,我永远都不想再回到北京了,因为我早就把这里的农场当做是自己的家了,我愿意一辈子当一个快乐的农民。”

  说这段话的人她的名字叫胡友松,她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她是国民党桂系首领李宗仁第三任妻子。

  胡友松,谜一样的身世,梦一般的人生。

  胡友松的父亲据说是囯民党高官,而她的母亲则众说纷云。

  现在流传最广的是,胡友松的母亲是民囯大名鼎鼎的女星蝴蝶。

  这件事是真是假,无从说起……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胡友松自幼没有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她从6岁起就生活在养母沈文芝家,而养母沈文芝收留她只是为了钱。

  解放后,沈文芝将胡友松生母满满一箱的财物挥霍掉后就开始讨厌这个养女了。

  胡友松从小就没有感受到家庭温暖,离奇的身世让她饱受煎熬。

  经过自己的努力,胡友松考入一所医专就读,她想要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医专毕业后,胡友松便被分配到北京积水潭医院工作,后又调入北京复兴医院当护士。

  可是,在那“政治挂帅”、“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年代里,无论胡友松怎么努力工作,这位“国民党高官”的女儿,也得不到组织上的承认。

  胡友松每天都要承受着各方面的政治压力,时刻都有成为“专政”对象的可能。

  哪个少女不怀春,胡友松也曾交过男朋友,不过因为各种原因最后无疾而终。

  胡友松对自己的人生已然绝望,她认为自己不会再有出头之日了。

  1965年,原国民政府代总统、台儿庄会战的总指挥,桂系首领李宗仁先生在周恩来总理的精心安排下,携夫人郭德洁女士从海外归来。

  李宗仁回囯的第二年,她的夫人郭德洁因患乳腺癌在北京去世了。

  此时的李宗仁有两位夫人,原配夫人与儿子住在美国不能回来,而郭德洁的离去让年迈的李宗仁失落无比。

  胡友松从报纸电台上早就知道李宗仁归国的消息,但是她只把它当成一则新闻来看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和李宗仁有什么关系。

  组织上为了帮助李宗仁从痛苦中走出来,周总理和中央统战部决定对李宗仁为他物色新夫人。

  组织上找来了60多位女士的照片,可李宗仁一个也看不上,全部婉言谢绝了。

  直到有一天,胡友松的照片引起了李宗仁的注意。

  照片上的胡友松年轻貌美,李宗仁看得两眼放光。

  李宗仁的心中有了续弦之意……

  只不过胡友松花样年华,李宗仁却年过古稀,这场婚姻会成功吗?

  李宗仁知道问题的关键取决于胡友松,他决定先请胡友松当自己的保健秘书。

  经过组织上的安排,胡友松见到了李宗仁。

  李宗仁见到胡友松后十分高兴,他觉得眼前人比照片上的更漂亮。

  李宗仁笑着对胡友松说一一

  “从今天起,你做我的保健秘书吧!”

  紧接着,李宗仁的秘书程思远告诉胡友松一一

  “将军回国后,爱人就病逝了,他年纪大了,想找一个人做伴,将军怕是喜欢上她了。”

  胡友松的心中根本没有思想准备,她听了程思远的话,不由得大吃一惊。

  自己只是一个27岁的年轻女孩,而李宗仁却已经年过七旬了。

  胡友松感到非常的不安,而李宗仁也没有勉强她。

  一天,胡友松又被安排去李宗仁那儿,李宗仁握着胡友松的手,对她说道一一

  “小胡姑娘,我想让你和我一起走过我的余生,你愿意吗?”

  胡友松慌忙挣脱李宗仁的手,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一一

  “您让我想一想,这太突然了。”

  胡友松说完后赶紧地逃走了……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考之后,胡友松答应了李宗仁的求婚。

  出身问题像一道魔影缠得她透不过气来,胡友松觉得自己嫁给李宗仁,或者可以过得好一些……

  1966年7月26日,李宗仁与胡友松举行了婚礼。

  当证婚人宣布他们结为百年好合时,胡友松的心中充满着矛盾与伤感。

  她在日记里是这么写的一一

  “我的心陡然一疼,借口身体有些不舒服,跑到楼上的卧室,泪如泉涌。”

  是啊,一个青春少女就要与可以做她爷爷的男人共度一生,这怎能不让胡友松感到迷茫和痛苦呢?

  木已成舟,顺其自然吧!

  李宗仁年过七旬,他很疼爱自己的小娇妻,不过他们只是精神夫妻。

  李宗仁真的很宠爱胡友松。他每天深夜从自己的卧室里,蹑手蹑脚地来到她的床边,亲亲她的额头或者替她掖一掖滑掉的被子。

  李宗仁有时什么都不做,他就坐在胡友松身边静静地看着她沉睡中的美丽面容。

  胡友松有时烦了,她对李宗仁说一一

  “晚上不要来吵我,我神经衰弱得厉害。”

  李宗仁含笑着答应了,但依然乘着夜色来给她掖被子。

  或者李宗仁把胡友松当成自己的孙女一样来宠爱吧。

  李宗仁对妻子的宠爱让一直缺乏家庭温暖的胡友仁很感动,既然做了夫妻那就这样过下去吧。

  胡友松嫁给李宗仁后,她的生活确实好了不少,她得到了很多的尊重,物质上也丰富了很多。

  这一切对胡友松来说已经足够了……

  有一次,胡友松肚子疼,医生说吃四两南瓜子就能缓解疼痛。

  第二天早上,胡友松睁开眼就发现一盘瓜子仁放在了她的床头。

  李宗仁笑着对她说一一

  “丫头,我把瓜子仁都给你嗑出来了,你快点吃吧。”

  胡友松的泪水顿时溢满了眼眶,她知道李宗仁是真心喜欢她的,虽然他们做不了真夫妻,但可以做一对好伴侣。

  胡友松自此下定决心与李宗仁白头皆老。

  他们的日子过得平静而幸福,可惜这样的日子太短了。

  1969年1月30日,78岁的李宗仁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算算胡友松与李宗仁只做了三年的夫妻,一转眼这世上又只剩下她自己了。

  没有了李宗仁的呵护,厄运降临在她的身上。

  李宗仁去世后,胡友松被赶出了李公馆。

  再到后来,胡友松更被扣上了港台“特嫌”的帽子,下放到武汉干校劳动。

  在那段最难熬的日子里,胡有松改名叫王曦,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过去。

  好在周总理伸手拉了胡友松一把,并将李宗仁前妻郭德洁的遗物交到了她手里。

  胡友松拿到这些遗物后,又将它们捐赠给了中国历史档案馆、广西李宗仁官邸和山东台儿庄史料馆。

  胡友松不想再回北京了,因为这是她的伤心地。

  胡友松选择住在离台儿庄史料馆附近的别墅里。

  在此期间,胡有松受政府之邀做了台儿庄史料馆的名誉馆长。

  改革开放后,一直未出嫁的胡友松开始研习书画,她将自己的满腔热情都寄托在绘画之中。

  无夫无子的胡友松看破红尘,入了佛门。

  学习佛法后,胡友松开始坚信一一

  自己和李宗仁之间,是前世注定的缘分。今生,她是来偿还他前世恩情的。

  于是胡友松出家了,法号妙慧居士。

  从此以后,青灯黄卷,水墨丹青,以度余生。

  “我的一生不算失败,也不算成功。”

  这是晚年的胡友松在其自传中说过的一句话。

  2008年11月25日下午6时,胡友松在山东德州庆云县海岛金山寺去世,终年69岁。

  她终于走完了自己不平凡的人生,她的一生究竟是亏还是不亏呢?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