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最新文章
  • 古代的皇帝在吃饭的时候经常吃些什么?
    古代的皇帝在吃饭的时候经常吃些什么?

    一国之君的皇帝,为了和下属搞好关系,也常常请客。只不过,皇帝请客称为“赐食”。所谓“赐食”,就是皇帝笼络或奖赏下属,而赏赐的一顿饭或吃的东西。不过,吃皇帝请的饭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 开国皇帝为什么害怕开国大臣
    开国皇帝为什么害怕开国大臣

    其实所有的开国皇帝,都有“惧怕开国功臣”的心理,只不过解决的方式不同。有的向开国功臣们挥舞屠刀,象刘邦、朱元璋;有的和平解决,象刘秀、赵匡胤。那么,开国皇帝为什么会有惧怕开国功臣们的心理呢?大臣们位高权重,拥有造反的本钱大凡开国功臣,都是一时英雄。只不过比开国皇帝在战略眼光上差一点点。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有一段话说的非常好,“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

  • 皇帝要临幸后宫妃子程序相当复杂 一点都不好玩
    皇帝要临幸后宫妃子程序相当复杂 一点都不好玩

    宫中所谓侍寝,就是侍候帝王睡觉。这是嫔妃获得帝王宠幸的必由之途。因为嫔妃太多,帝王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得宠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大多数嫔妃对于侍寝只能抱以听天由命、无可奈何的态度。然而,成为那个事在天谋事在人,亦有不少宫中女子对待寝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利用手段,以种种方式争取侍寝,以图获得帝王的宠爱。太监进去后,妃子必须面对皇帝,倒着爬出被子。君臣朝堂相见,臣子退下,是不能转背...

  • 古代皇帝为何在沐浴中被美女迷惑
    古代皇帝为何在沐浴中被美女迷惑


    在古时,古人称沐浴温水为“汤”,常用兰草为玉汤,也就是洗澡水。所谓兰汤,就是在加热洗澡水的时候,把天然兰草和香料投放到水中。经过一番烧煮,兰草中的香气都释放到水里,沐浴后通体生香。
    据史料记载,古人早在先秦时期,便“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沐浴”。在战国时期,《楚辞》中便有了“浴兰汤兮沐芳,华彩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而“浴兰汤兮沐芳”之说,这可能也就是中国古代最早关于对美人兰汤沐浴的...

  • 皇帝婚外恋后果很严重
    皇帝婚外恋后果很严重

    帝王广置后廷,可以博采民女入宫,但帝王也有厌倦后宫佳 丽的时候。他们常常走出宫廷,到野外寻花问柳,追求婚外性爱。史称春秋时期,管仲相齐,曾置女闾七百以佐军需,这 是我国最早设立的官妓。《史记•齐太公世家》记齐国国君桓公有 三夫人,好内,多内宠,如夫人者六人但他仍不满足,贪求 婚外恋,经常到女闾搜寻娇冶妓女,被发而御妇人(《样非 子•外袖说右上》)。可见这位春秋时代最早称霸的齐桓...

  • 宫女:饱受压迫到白头的后宫女仆
    宫女:饱受压迫到白头的后宫女仆

    凡后宫中供帝王一人差遣役使的女子,上自后妃,下至嫔女, 都可称为宫人、宫娥或宫女。不过,狭义的宫女仅指后宫中没有 名号、爵级、秩禄的宫人,有时还包括一部分级别稍低的女官。因 为她们极少有被皇帝宠幸的可能,主要地还是承担宫中杂役。如 西汉宮廷里的上家人子、中家人子,就是些采择良家子以人宫, 未有职号的宫女,而五宫、顺常、无涓、娱灵、良使、夜者等 下层女官,也在宫女之列,五宫以下,葬司马门外,说明她们...

  • 太监:皇权的变异与宦官专权的黑暗
    太监:皇权的变异与宦官专权的黑暗

    帝王用于后宫服役的男性仆从,通称宦官。关于宦官的称谓, 约有二十几种。先秦时一般称寺人、阉人、阍人,战国秦汉时期 又称宦人、宦者。这些人最初是作为宫廷仆人使用,后来逐渐参 与后宫的管理或宫廷诸事务的决策,成了内廷官吏,所以称为 宦官,并成了一切宦人的通称。同时,相对于外廷官吏,他们 又被称为中官、中臣、中涓、中使、内臣、内监、内侍等。唐代 始置太监,为内侍官职之一,明代专设宦官二十四衙门,各署设...

  • 皇子:鱼龙混杂下场各异的帝王之子
    皇子:鱼龙混杂下场各异的帝王之子

    帝王之子,先秦时代称王子或公子,秦始皇时仍沿袭称公子。 汉以后,皇帝之子始称皇子,除嫡长子被册立为太子,其余皇子 按出生次序,呼为皇二子' 皇三子等。.满人入主中原后,不预立 太子,皇子改称阿哥,按排行呼为大阿哥,二阿哥、三阿哥等。皇子因是所谓龙种,民间俗•你为龙子。历史上很多皇子年甫 及冠,就被封王封侯,开府设官,拥精兵,握重权,镇守一方,威 势无比.西周、西汉、西晋和明朝初年...

  • 唐朝歌姬红红:迷惑三代君王却唱歌至死
    唐朝歌姬红红:迷惑三代君王却唱歌至死

    元和年间,京城长安已经逐渐摆脱了安史之乱的创痛,开始复归繁华升平。市内灯红酒绿的茶楼酒肆中,多了一位引人注目的卖唱姑娘,之所以引人注目,一是因为她的歌艺和容貌,二是因为她与众不同的行踪。一开始,谁也不知道这位卖唱姑娘姓甚名谁,从何而来,只看到每天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时侯,她总是独自乘一辆有些陈旧的马车来到长安的繁华街巷,身着一袭大红色衣裙,怀抱一只相当名贵的琵琶,不声不响地走入早已预定好的酒肆或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