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清朝皇帝列表及简介

时间:2020-09-16 09:45:19编辑:


  溥仪之妃文绣,宁守贫寒,不做宫囚,清朝虽然没有了,她依然逃不过皇权宫斗。早巳退位的逊帝溥仪仍是紫禁城里的小皇帝,在他16岁时婚事被提上了日程,本文一起来看一下吧~

一.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

  额尔德特·文绣,她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妃子,她是第一个与中国皇帝离婚的女人。

  文绣相貌平平,她没有皇后婉容的美貌,她却有婉容没有的自由之心。

  额尔德特·文绣,字蕙心,自号爱莲,蒙古族,鄂尔德特氏,满洲鄂尔德特氏端恭之女,出生于北平方家胡同锡珍府邸。

  文绣父亲早逝,母亲蒋氏携三女析居花市,过着普通的平民生活。

  文绣在8岁时,就读于花市私立敦本小学,她聪颖好学,颇谙事理。

  清朝灭亡后,文绣生活得安稳而平静,她对自己的生活很是满意。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清朝虽然没有了,她依然逃不过皇权宫斗。

  早巳退位的逊帝溥仪仍是紫禁城里的小皇帝,在他16岁时婚事被提上了日程。

  皇宫中的敬懿、荣惠、端康三位太妃与旧有的王公大臣,以及溥仪的亲生父亲载沣,决议要给逊清小皇帝溥仪选个皇后,举办大婚。

  溥仪对自己的婚事毫无兴趣,在这个青年的心中只有复辟。

  只是三位太妃轮番上阵,她们说历来帝王都有后妃,真龙天子哪能一直单身呢?

  “既然历来帝王都有后妃,那么朕也必须要有!”

  溥仪抱着这样的心态答应选后,选妃。

  因为改朝换代的缘故,选秀制度已经不合时宜,所以就以照片为据,让溥仪选其中一人为后。

  溥仪心不在焉地看了四张照片,每张照片都那么小,根本就看不出美丑,索性就以谁的衣服好看来选择吧。

  不久之后,文绣的照片上多了一个红圈圈……

  “不行,文绣家世贫寒,长得不美,应该选婉容为后。”

  端康太妃,也就是珍妃的姐姐竭力反对。

  而敬懿太妃却坚持不能重选。

  她们都想让自己心中的女子当选为皇后……

  烦躁不安的溥仪顺手在婉容的照片上画了个红圈圈。

  “既然皇上已经画过圈了,那么文绣就不能再嫁他人了。”

  最后端康太妃胜利了,婉容为后,文绣为妃。

  溥仪觉得一个皇后已经够烦的,现在还要再加个妃子,真是吃饱了撑着。

  不过大局已定,只待婚期了。

  这时候,在家中的文绣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14岁的她还在读书,在她的脑海里,没有婚姻。

  文绣被选定为皇妃之后,溥仪当即颁下谕旨,要内务府给文绣母亲蒋氏在北京地安门后海的南沿,买下一处大院落做为新居处,另外赏赐紫檀木家具一套。

  文绣的家境顿时改观不少,看来这真是皇恩浩荡呀!

  文绣的母亲舍不得女儿,可又感到别样的快乐。

  只读了5年书的文绣不再上学了,傅玉芳的学名更不许再用了。

  只有14文的她整天在家里由五叔华堪负责讲授君臣大礼,或教授繁琐的宫中清规戒律,并要求她熟读《女儿经》。

  文绣对繁重的课程与礼仪感到很不适应,可作为传统的满族女子,她别无选择。

  “或许皇上是位知冷知暖的仁德之君吧!”

  文绣只能双手合十,默默祈祷上苍保佑。

  1922年11月30日,文绣先进入宫中,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溥仪封她为淑妃。

  文绣在皇宫养心殿首次晋见了溥仪,恭行了三拜九叩之后,她在等着皇上的温存。

  不曾想到,溥仪竟冷冷地开口说一一

  “下去歇息吧!”

  新婚之夜,溥仪没有住进淑妃的新房,可怜的文绣独守空房,思念家人,泪湿枕巾。

  次日,溥仪迎娶了皇后婉容,但他不与皇后同房,而是单身一个人独寝养心殿。

  溥仪是一个不正常的男人,他无法担负起丈夫的职责。

  只是,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婉容出身名门,性情高傲,她受西方观念影响,坚持一夫一妻制,她视文绣为眼中钉,肉中刺。

  文绣自入宫之后,从未获得溥仪的宠幸,她还要忍受皇后的霸道,心中自是苦不堪言。

  文绣每天早上梳洗完毕,就先到溥仪的寝殿问安,再到婉容皇后和四位太妃的寝宫中依序请安,之后回到她所居住的长春宫并关上宫门,过着简单无聊的日子。

  苦闷中的文绣或刺绣,或教导长春宫的宫女认字。

  四位太妃和宫中仆役都对文绣的娴静有礼赞誉有加,但这并未能改善溥仪对她的冷落。

  溥仪心中只有奴才,没有妻子,他是皇帝,他的女人都是奴才。

  后来,溥仪良心发现,给文绣聘请一位女教师凌若雯,专门教授她英语。

  文绣对此感到很开心,她学习很用心,进步极快。

  在学习的过程中,文绣的思想也随之开放,她进而开始酷爱文学,她把静心读书当成了人生乐趣。

  在单调乏味的皇宫中唯有学习才能冲淡一切的烦恼。

  如果生活能一直保持这样,文绣大概也不会离开溥仪。

  在骨子里她毕竟是一个很传统的女性,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的思想根深蒂固。

  不过婉容却始终容不下文绣,她认为皇上不与自己同房,是受了淑妃文绣的挑拨。

  这两个女人其实都是受害者,但她们又不能成为朋友。

  溥仪对病情的讳莫如深,让两个女人更加猜疑。

  只是,这个时候婉容与文绣的矛盾还未公开化,她们只是在暗中斗气。

  1924年11月5日,进宫做妃子还不到两年的文绣,赶上了冯玉祥的“逼宫事件”。

  北京警备总司令鹿钟麟带领警察总监张壁,奉冯玉祥之命进入皇宫,强令溥仪与后妃及宫内人等立刻全部迁出皇宫外,去到醇王府居住。

  溥仪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紫禁城,他发誓一定要重回自己的家。

  此时的溥仪不再是皇帝,婉容不再是皇后,文绣也不再是淑妃。

  文绣感到十分的高兴,她本来就不在乎这些东西。

  文绣以为成了平民的自己能过上好日子,可残酷的事实击碎了她的梦想。

  1925年2月24日,溥仪一家人及亲信们,在罗振玉和芳泽谦吉的合谋下,离开北京的日本公使馆,迁移到天津日租界的宫岛街,在张彪从前的别墅张园住了下来。

  不久之后,溥仪又带着家眷搬迁到日租界协昌里的静园居住。

  此刻溥仪心中想着依然是如何才能恢复祖业,在他的心中只有祖宗,没有祖国,更没有妻子。

  在天津,溥仪下榻在张彪的私人花园中的一幢三层楼的白色小洋房里,他跟婉容住在二楼,而把文绣只能孤单地住在楼下。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到了天津后,溥仪对婉容好了起来,而对文绣更加的冷漠,轻视了。

  孤独中的文绣每日以泪洗面,有苦难言。

  更让人气恼的是,主子失宠,连太监也欺负她。

  太监本来就是势力眼,墙头草。

  婉容对文绣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了,她时不时地寻文绣的错,一心想要挤掉这个眼中钉。

  溥仪为了能恢复大清王朝,他听信了郑孝胥之流的话,决定投靠日本人。

  文绣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她很有思想,她屡次劝说溥仪不可听郑孝胥之流的话,应该悬崖勒马。

  可是,溥仪非但不听文绣良言相劝,反而更加厌恶文绣了,常常以冷眼回之。

  从此以后,溥仪每天都与婉容在一起,文绣彻底被凉在一边了。

  那些个太监,奴仆见状,更加不把文绣放在眼里,时常虐待欺负她。

  得意洋洋的婉容不时地寻机起事,文绣经常遭受无理的谩骂和羞辱。

  溥仪绝了情,婉容狠了心,太监冷了眼。

  在天津静园中已经没有文绣的容身之处了,绝望中的文绣曾经寻死过,可都被太监发现阻止了。

  文绣的精神面临崩溃的边缘……

  她渴望自由,渴望温暖,可在这儿她什么都得不到。

二.清朝皇帝列表及简介

  每天,每天,她面对的只有冷冰冰的墙,冷冰冰的人。

  “她惯用这伎俩吓唬人。谁也不要理她!”

  溥仪面对绝境中的文绣,毫无怜悯之心。

  正当文绣在天津静园陷入绝境之时,她的妹妹文珊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个文珊的婚姻也不幸福,她有些新思想,当她得知文绣婚姻不幸、处境悲惨时,立刻坦诚地对文绣说一一

  “现今是中华民国时代,法律上写着男女平等,而溥仪早已被撵出皇宫,是平民一个,不是什么‘皇上’了,他也得守法,平等待人。你应该请个律师,写状子,控告他虐待妻子,同他离婚,另外索要抚养费。”

  文珊的这一席话,使文绣觉醒了,她不能无谓地牺牲自己,她要做一个人,她要同溥仪离婚,争取人身自由权利。

  1931年8月25日,文珊来到了静园。

  大约在午后3时左右,文珊对溥仪说,她姐姐心情郁闷,她想陪姐姐一起出去散散心。

  溥仪听后,也怕文绣再出事,就勉强答应,令一名太监跟随她们出去。

  文绣与文珊乘车离开静园大门后,即指令司机将汽车开往天津民国饭店。

  文绣与文珊下车后,住进了37号房间,她告诉太监赵长庆一一

  “你先自个儿回去吧。”

  赵太监不解其意,文绣拿出一封早已写好的信件,要赵长庆交给溥仪,并转告说一一

  “文绣要向法院控告皇上,决定同他离婚。”

  赵太监慌了神,他双膝跪地,苦苦哀求,可文绣心意已决。

  赵太监回到静园后,向溥仪如实禀报。

  溥仪没料到文绣会如此大胆,他当即慌神了,急忙命下人赶去民国饭店,一定要把文绣追回来。

  可文绣与文珊早己离开饭店,另觅他处了。

  勇敢的文绣聘请了张绍曾、张士骏、李洪岳三位律师,向法院提出诉状一一

  “控告溥仪虐待文绣,使其不堪忍受。溥仪生理有病,同居九年,未得一幸。决意离婚,索要个人日常所用衣物和赡养费50万元。”

  对于文绣的控告,溥仪极端恐惧,他不想上法庭,他是皇帝,这个太丢人了。

  社会舆论也大为震惊,有人支持文绣的主张,称其为“刀妃革命”。

  也有很多遗老痛恨文绣大逆不道,这其中以文绣的族兄文绮反应最为强烈。

  这位道貌岸然的族兄以信件的方式,辱骂文绣与文珊品行不端。

  倔犟的文绣则以自己的文笔回敬这位伪君子,她是铁了心地要做一个自由的人。

  文绣硬了,溥仪软了….…

  溥仪在无奈之下,也聘请了林棨、林廷琛两位律师,全权代理他同文绣的调解工作。

  1931年10月22日,在林棨、林廷琛的天津律师事务所里,有文绣出席及其三位律师在场,溥仪与文绣双双同意,并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共三条一一

  一、离婚后,溥仪付给文绣生活费5.5万元。

  二、允许文绣带走穿用的衣服和日用品。

  三、文绣回北平母亲家生活后,不得做出有损溥仪声誉的事情。

  文绣与溥仪离婚后,并没有回到娘家,母亲已经去世了,家族也容不下她了。

  久居深宫的她对世事一窍不通,那笔赡养费也被律师,家人花去了不少。

  文绣逃离了深宫,逃不过社会险恶,她的人生是艰难的。

  在家族成员心中她是个败坏家风的人,文绣知道以后的路不好走。

  但她不悔,她自由了……

  为了生计,文绣在北平的府佑街私立四存中小学当过教师,可因为皇妃的身份而不得不放弃。

  后来,文绣北平刘海胡同买下一处平房,与离婚的妹妹文珊一起隐居下来。

  再到后来,文珊改嫁了,文绣又学习了绘画。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北平沦于日本铁蹄之下,文绣的生活更加不得安宁了。

  倚仗日本人势力的警察、保长或狗腿子们,接二连三地登门向文绣敲诈勒索,甚至逼迫文绣为“大东亚圣战”贡纳重金。

  人单势薄的文绣只能拿钱消灾,几年之后,她彻底沦为贫民。

  贫困的文绣不得不卖掉她在刘海胡同的宅院,另找地方租房住下来,以出卖体力劳动讨生活。

  文绣先是在家里以糊纸盒挣钱度日,一度还去到瓦工队里当苦力工,最后竟在街头巷尾里,以叫卖香烟为生,饱尝了人世间的饥寒困苦。

  纵然日子过得如此艰难,文绣依然不悔当初的选择,冷饭冷菜总比冷言冷语要强的多。

  婉容赶走了文绣,自己也没落个好,最后吸大烟,发了疯。

  相比之下,文绣还是幸运的,她如果不离婚,肯定会是第二个婉容。

  这一点文绣很清楚,所以她不会后悔的。

  有时候精神生活远胜于物质所求。

  当然一个弱女子在乱世中活得太不易了,文绣她也想要一个真正的家。

  后来,经过媒人介绍,文绣认识了一个叫刘振东的男人,相处了几个月,他们俩人结婚了。

  刘振东起先并不知道文绣的身份,后来知道了,他不但没有嫌弃文绣,反而觉得文绣活的太不容易了,所以对她更加的好。

  文绣对自己的丈夫很满意,她幸庆自己终于有了个家了。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接管了北平市。

  因为刘振东曾经做过国民党军人,所以戴上历史反革命的帽子,交给群众监督管制。

  文绣的幸福生活又起了波澜,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她很平静,她相信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195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因刘振东表现较好,解除其监督管制,分配到北京西城区清洁队当工人。

  文绣与丈夫的生活又有了保障,他们搬迁到清洁队附近的西城辟柴胡同,住进约有10平方米的小房里。

  小小的家成为了文绣的避风港,她不提以往,只愿岁月静好。

  可能是以前吃了太多的苦,平静的日子只持续了2年,文绣便因心肌梗塞而去了,这一年她只有44岁。

  匆匆,真是太匆匆了。

  文绣的一生虽然短暂,可她活出了自我价值,她应该是幸福而知足的。

  荣华富贵如浮云,平平淡淡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