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钩弋夫人,子贵母死的悲剧人生

时间:2020-09-16 09:34:39编辑:


  世界观,是一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对于世界运转的理解。当一个人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世界观之后,就会根据所建立起来的世界观去行事。但是,随着年龄以及阅历的增长,每个人的世界观也应该随之调整,否则就会局限在自己的世界观当中。当一个人认定一个规律的时候,并不意味着这个规律就是正确的。

  当我们去阅读历史的时候,会颠覆自己的很多想法与观念。这种观念与想法的改变,相当于世界观的更新,甚至是重构。有时候,会带来精神上的愉悦。有时候,也会带来极大的挫败感。因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突然间变成错误的。自己认为错误的事情,又变成了正确的事情。

  我们常说母以子贵,意思是孩子长大了,有出息了,父母也会跟着变得尊贵起来。但是,从钩弋夫人的故事中,我们却读出了对立的一面,那就是子贵母死。儿子尊贵了,母亲反而因此而受到了灾难,甚至身亡。

  老子早就看出了这个问题,在《道德经》中,他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也就是说,福祸都不是绝对的,是会互相转换的。从更深的含义,就是说,无论从自然的角度,还是从人的角度,想要去掌握这种转换的规律,是非常难的。因为变量无限多,导致了结果无限多。为什么有的人努力去做了就会有好的结果,但是有的人努力去做了却毫无意义,反而落得悲剧的下场。

  钩弋夫人,原名叫赵婕妤,出现在汉武帝的晚年时期。她的出现,带有一番神秘感。晚年的汉武帝,经常出巡,而身边总是会带着几个方士。当汉武帝来到河间的时候,有个望气者就说,这个地方有个非常奇特的女性。这时候,汉武帝就紧急地把这个女孩子给召来,一看,果然如此。为什么叫钩弋夫人?因为这女孩的手,十几年来一直都是握成拳头的。但是,当汉武帝握住她的手,居然就伸展开来了。并且,女孩的手里还紧紧地握着一只小玉钩。

  从这段经历来看,疑点很多。望气者这个职业,说穿了就是方士。而此时大多数的方士,都是骗子。汉武帝虽然多次被方士骗过,但是却一直深信不疑。此时的朝廷,也因此产生了一种很迷幻、眩晕的气氛。这就导致了,很多人都能够假装一些超自然的现象,或者营造一些幻术,来迷惑汉武帝,这是汉武帝的弱点。当一个君主的弱点被揭露出来后,自然就成为了小人利用的工具。

  老子说:“不见可欲。”《素书》说:“以明示下者暗。”都是在警告君主,切记不能够随意向他人表现自己的喜好厌恶,否则就会成为奸臣的工具。对于一些领导,甚至是普通人来说,都是如此。

  可以这么推测,汉武帝的迷信被赵婕妤的父亲知道后,找了关系,收买了这些所谓的望气者,将赵婕妤安排出现在汉武帝的面前。赵父,原本担任中黄门,是皇帝的身边人。而赵父背后,则可能还存在着更大的势力在推动这件事情。

  在《人民的名义》当中,高小琴姐妹,就是这样的人选。作为渔家女出生的她们,单纯而又干净。但是,也正是因为她们的这些优点,被资本选中,成为了进献给高官的祭品,成为了娼妓。当我们去解构这些故事的时候,就会发现,原本认为世界美好的世界观,瞬时间坍塌了。一种带着肮脏的世界观在逐步地建立着。

  这并不是个体的错误,而是社会的运转,资本的操纵,本身就是如此。个体作为社会的一员,处在这样的规矩下面,很难突破,最后只能够哀叹一声身不由己。有些人能够保证自身的清白,有些人却与这样的规则同流合污,例如祁同伟。

  赵婕妤被汉武帝选中之后,赵家以及背后的势力,都顺理成章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赵婕妤本人,也得到了巨大的荣华富贵。况且,钩弋夫人由于自身带有神秘属性,以及美丽的容貌,得到了汉武帝的宠幸,很快便有了身孕。

  在当时,经历了刘据谋反之后,汉武帝很难用单纯地眼光去看待自己的儿子们。他认为一切都不能够相信,不管是自己的儿子,还是这群跟了他大半辈子的官员。所以,他也渴望得到一个新的希望,而这个新的希望,就是赵婕妤的儿子,刘弗陵。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带着干净与纯粹,是晚年的汉武帝所渴求的。

  况且刘弗陵这个小孩子,体型壮大,身体健康,深得汉武帝的喜欢。从这时候,他便有了立他为太子的想法,但因为孩子太小了,母亲也年纪小,所以一直犹豫。

  为了快速培养与锻炼刘弗陵,汉武帝安排了霍光来培养他,并且还让人画了一幅《周公负成王朝诸侯》给霍光。这幅画是周武王病故,周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意思很明显,告诉整个朝廷上下,他想要立刘弗陵为太子。

  儿子被挑选为太子,未来将会成为皇帝。而母亲又得到宠幸,即将成为未来的太后。母以子贵,一切好像都在遵循着赵家人所设定的路子去走。老子说过:“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历史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个急转弯。

  汉武帝突然之间,对钩弋夫人失去了兴趣,还不停地责骂她。钩弋夫人害怕,急忙脱下头上首饰,叩头,请求宽恕。接着,还令人将她关了起来,在狱中受到了处决。一切来得如此迅速,令所有人都不解。

  对此,汉武帝对大臣给出的解释,是太子年纪小,钩弋夫人又处在盛年。将来太子登基,必定由钩弋夫人摄政。大权在握,难免做出一些淫乱的事情,所以要早点处置。

  这是一种理由,却不是真正的原因。在上面我们讲过了,此时的汉武帝是有着非常严重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使得他怀疑一切。当他重新审视赵婕妤的出现,会发现当中疑点重重。如果他不出手,赵婕妤是不是会变成吕雉?外戚的问题是不是要重现?刘氏的天下,是不是要变成赵氏的天下?太子年幼,是不是会变成外戚的傀儡?

  可以说,处决赵婕妤,是处于私心,却也是无可奈何的手段。母以子贵,在这里变成了子贵母死。这就是当时的社会规则,越到高层,规则就越多,手段也就越多。可以说,又重构了我们原本的世界观。

  赵家人在多年前所布的局,没想到在这时候成为了炸弹,直接引爆。这就好比,祁同伟、赵瑞龙等人,在许多年前就布局汉东的政治生态,想要获得更大的利益。高育良百毒不侵,他的目标里面,只有政治。但是,他却倒在了高小凤的明史当中。而高小凤的明史知识,则是来自于赵瑞龙等人的精心培养。

  而祁同伟,是一个草根,他要想往上爬,就得出卖自己的权力与尊严。给赵家办事,给比自己大很多岁的梁璐下跪求婚,都是他的手段。而这一切,是当时的社会缩影。仿佛要想往上爬,就得这么做。当我们往回看,祁同伟不是一个不努力的人,禁毒中了三枪,差点就死了。但是,三枪不能给他换来他想要的权力,但是出卖自己却可以。这就是他所悟到的规则。

  赵父以及赵婕妤,都是被他们背后的权力与资本所选中的。齐国这个地方,盛产方士,一个稍微有点特殊的女子,只要用神秘的说辞大肆渲染一番,自然就是进献给汉武帝最好的礼物。无论赵婕妤是否喜欢,她都得这么做。资本的力量,就是无形的手,紧紧的钳住她。

  但是,成为汉武帝宠妻,并不能够给她带来长期的保障,甚至还带来了人身的危险。这是背后的资本所想不到的。但是,对于背后的资本与势力来说,她只是一个工具。工具没了,换一个就行了。为此,他们还将继续挑选任何的工具,来讨好这个未来的天子。

  钩弋夫人的一生,是个悲剧。后来,立子杀母,在南北朝时期的北魏,成为惯例。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