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世界历史大事年表,一场差点让芝加哥消失的大火

时间:2020-09-04 08:13:50编辑:


那场差点把芝加哥从地球抹去的大火,是这样嫁祸给一头母牛的......
    1871年10月8日晚,美国名城芝加哥燃起了一场大火。
    这是人类史上最著名的一场大火,原因有二:
    一,损失惨重。
    大火连续烧了几天几夜,金属融化,石头粉碎,溪水沸腾。大约有17500座房屋被毁,10万人无家可归,而那300人的死亡数字,不过是一次特不靠谱的统计——很多死者化成了灰,很多失踪人口或者被忽略,或者没有档案。
    所以当时的人们认为,这座城市已经将从地球上抹去。
    二,起火原因扑朔迷离。
    当时的芝加哥建筑,几乎全是木质结构,家家烧的也是草木,再加那期间天气干燥,已经多日无雨,整个城市就像一座火药库,这就很容易起火,并难以扑灭。
    (1850年的芝加哥)
    但是理论上讲,火灾总得有起火点,可这场大火从当时到现在,不知有多少人费尽心力,竟完全无法找到。
    找不到其实也合理。星星之火就可燎原的地方,又在夜里,有那么多人逃离、死亡,并谁也不敢承担这么大的责任,这原本就很难调查,而且这场大火也确实有太多离奇之处。
    其一,芝加哥虽然是座易燃城市,但在二个小时的时间内就整个燃烧,并不正常。
    实际上当时芝加哥消防系统的瘫痪,除了力量不足,措施不够,火势太大,仅仅40分钟后水厂都熊熊燃烧,导致供水中断,也正因为消防队一出动就蒙圈:他们根本找不到火灾中心。
    因此,这正如芝加哥当时的消防队长所说:“短时间燃遍全城的这场火灾,完全不可能是由某一间房子开始蔓延的。”
    其二,很多经历火灾的人也说,这边房子起火后,那边很远的房子也起火,那情形就像有人四处点火一样。
    而有关部门更在事后的调查中发现,当时起火的,并不只是芝加哥城。芝加哥附近的一些城镇,以及更远的威斯康星州、内布拉斯加州、密执安州、堪萨斯州、印第安纳州等地的草原和森林,都差不多是同时在燃。
    那天的威斯康星州火灾,所造成的死亡与损失,甚至远远超过了芝加哥。
    其三,事发后,人们又发现,一条小河边的一个孤独存在,远离任何易燃物的金属船架,居然也燃烧融化!
    河边的船架融化,城内的铜梁铁柱融化,一座大理石雕像融化,这些融化的温度差不多都要超过1500°才可,而木料燃烧的温度通常很难达到千度,那么这似乎就都说明了它不是一场寻常之火,不会是某一处的原因。
    人类是倾向于神秘主义的,平常的事都爱加上神奇的解说,特殊的事就更爱附上神秘的色彩,所以那期间,就有不少经历者说:“整个天空都好像烧起来了,炽热的石块纷纷从天而降……”
    大火之中,石头崩裂,纷纷飞落,看到这样的情景应属正常,但是因为很多人指出的是一场火雨从天而降,这就大不一样。于是这许多年来,陨石说、流星雨说,就不断出现。
    只可惜,迄今为止,科学家们始终没在其中找到任何陨石的痕迹。
    除此之外,还有学者猜测,这可能是地球与彗星尾巴碰撞的结果,或者龙卷风引发。
    他们的猜测当然都有一定的依据,但还是被一一推翻。
    比如说彗星,它并没有能够引发火灾的东西,地球也已经不止一次被它的尾巴扫到,但都没发生意外。
    比如说陨石,它内部始终是冷的,它飞入大气层时,只限于小于1毫米的表层会燃烧融化,它并不能作为助燃物融化金属、大理石。
    而当夜的芝加哥,几乎算风平浪静,龙卷风就更不存在。

    因此,芝加哥这场大火的起因就始终成谜,有些方面,就是以后都无法解谜也说不定。
    但是奇怪得很,当时有一个说法却言之凿凿,几乎算一种确定,并且到今天还有人在说,在搬出这个说法加以引用。
    熟悉这段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那是一头母牛的故事,它最初来自一篇报道。
    具体就是:
    那天晚上的21点45分,芝加哥一位名叫凯瑟琳·奥利里(CatherineO'Leary)的爱尔兰裔妇女,提着煤气灯来到了牛棚。她的母牛黛西(Daisy)病了,她需要照料一下。
    但是她走的时候,却把煤气灯留下了,结果那灯就被母牛踢翻了……
    报道甚至还说,火燃起来后,奥利里还曾向邻居呼叫,但是等邻居赶来,牛棚已在燃烧,牛在蹦跳痛叫……火就这样蔓延出去,一发不可收拾。
    文章里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都细节明确,因此奥利里和母牛黛西就被判有罪——但是事实是不是真的这样呢?报纸又是怎么知道的?
    此案在有关部门调查时都难以搞清,一家报纸却如此清楚,这本来就可疑。火灾情况早已被发现并不简单,甚至全世界的科学家们都觉得相当特别,这就更加可疑。而实际上这事当时就已经有人辟谣,说纯属捏造,那么这事为什么却还能被广泛接受,并迅速传播?
    一切其实很简单。
    首先,所有人都想知道火灾真相,而报纸则需要影响力和销量。当时的报纸其实并非这一种说法,它们几乎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敢说的不敢说的都说了。
    这也就是说,当时的火灾经历者,一般民众,一定需要一个明确的说法,而这,对于报纸却不那么简单:
    原因就是有一亿种也无关紧要,哪一种最真实靠谱甚至也不重要,它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个人们“需要”,它们自己“需要”,看上去最能满足“需要”的原因。
    这更是说,媒体、大众,甚至某些部门,目标一致,是必须要找出“那个人”的,因此当时的芝加哥论坛报就出了一位非常“了不得”的记者。
    这位记者名叫MichaelAhern,他声称他看到了整个事件!(大概在夜里九点半跟着奥利里去了牛棚,或者在牛棚装了摄像头,还听到奥利里呼救,看到了大火先从牛棚燃烧,然后又用无人机瞭望了全城……此人已在1893年承认自己杜撰)于是这件事就一度板上钉钉。
    奥利里是爱尔兰移民,当时全美反爱尔兰人,奥利里又是个贫穷的女人,不找她找谁呢?
    种种情绪下,芝加哥的市民们一时之间,当然也并不在乎故事的可靠性。
    经历了那样一场恐惧、哀号、残酷、失去,大家总得找个人骂骂,追究一下吧?这个人是谁,其实都无关紧要。奥利里和黛西的无辜,已注定了只能在后面才会被发现并认可。
    好在,地球除了暗,还有光,再怎样,我们还有安慰。大面上最可赞的是,人类并不那么容易被打垮,每一场灾难之后,人类都能重新出发,家园都能迅速重建,而且,它还会以更好,更新的面目出现。
    芝加哥之前的危险,早就有人指出过的,但从来没人理会。而现在,它是世界上最现代的大都市之一,它是世界建筑的革命者,它有最好的消防系统……
    只是,这也彰显了人类的一个劣根,任何没加诸自身的厄运就无所谓。或许,复杂无比,奇怪无比的人类,有时候也真的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