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正直正气正义,是关公文化永恒不变的主题

时间:2020-09-08 11:35:16编辑:


  中国自古就有“文拜孔子、武拜关公”的文化格局。文武之道,一刚一柔,一张一弛,一阴一阳,构建了独具东方特色的哲学智慧。

  关公在儒家被称为武圣人,不是文圣人;关公在佛家被称为伽蓝护法,不是弘法;关公在道家被称为伏魔大帝,不是三清道人;关公被军人警察称为军神、战神,被商人称为武财神。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显露着关公文化正直正气正义的文化特征。这是普通的中国百姓都能感受到,觉知到,理解到的文化属性,却被一帮(记住我说的是一帮,不是一个或几个)打着关公文化旗号,用一些与关公文化、关公精神不相干的鸡汤类的文字,公然曲解、扭曲、玷污、损害关公精神和形象。

  是可忍孰不可忍??《左传·昭公二十五年》记载:鲁国的季孙氏当时位高权重,将鲁君赶到齐国,摄行君位,甚至自比天子,在自家的庭院里用六十四人的乐舞队奏乐和舞蹈。严重违背周朝礼制,孔子见此情形,也刚直愤慨地严厉指责说:“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意思是,如果连季孙氏这种犯上作乱,僭越礼制,不讲规矩的事情都能容忍,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容忍的呢?

  关公生前熟读《左氏春秋》,深明春秋义理,不仅史书记载“羽好左氏传,讽诵略皆上口”,而且身体力行,终身恪守,成为中华民族世代敬仰的人格标杆。

  史书曾有记载,公元199年,曹操想僭位称王,又知道朝中有很多忠于汉室的忠臣义士会反对,所以决定借“春搜夏苗,秋狝冬狩,四时出郊,以示武于天下”的理由,要挟天子与之一起到许田打猎,试探一下众臣中哪些忠于皇上,哪些忠于自己。围猎现场,天子射鹿屡射不中,曹操便接过天子手中的弓箭一箭射中,众军士看到射中鹿的是皇上的箭,以为是天子射中的,齐呼万岁。曹操并不避讳,纵马比天子向前一步,欣然接受,而且拿了天子的宝雕弓不归还天子。此举引起了在场汉室忠良的愤恨不平,关公大怒,剔起卧蚕眉,睁开丹凤眼,提刀拍马便出,想要斩杀曹操,被刘备以“投鼠忌器”为由阻拦下来。

  关公一生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刚直正义,这是关公身上体现最明显的人格特征,也是践行春秋义理“明是非,知善恶,寓褒贬”最基本的道德行为实践。关公对刘备忠贞不二,对朋友义薄云天,对荆州百姓恩信大行,对兴复汉室始终不渝,对曹操恩遇也会知恩图报,恩怨分明,一码归一码。所以《三国志》称关羽“报效曹公,有国士之风”,“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等评语。

  关公一生最讨厌的就是那些道貌岸然,假冒伪善,阴谋害人的小人之行,关公面对孙权名为求婚实为人质的求婚,直接骂辱其使,不许婚,云“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关公面对孙权的故意拖延,口蜜腹剑,直接斥责他“铬子敢尔,如使樊城拔,吾不能灭汝邪!”关公面对刘备的大舅子糜芳玩忽职守,饮酒误事,烧毁军器粮草,也是毫不留情面,直言“还当治之”。

  正直、正气、正义、正能量是关公以及从关公身上提炼出来的最精华的精神属性,也是由此而延展、升华、美化、神化、圣化出来的关公文化、关公信仰、关公崇拜的源头。

  仙霞岭关庙有一副对联:

  拜斯人,便思学斯人,莫混帐磕了头去;

  入此山,须要出此山,当仔细扪着心来。

  作为一名真正的关公信仰者,不是仅仅烧烧香,拜一拜,或者为关帝庙捐点香油钱,就认为那是关公信仰者了。关公信仰者最重要的是要懂得:“拜关公就是要学关公,就要做关公那样具有人格力量的人”,正直是第一位的,由正直而自然产生浩然正气,由正直而自然走向光明正义,由正直而自然具备一生受用无穷的正能量。

  关公不仅生前正直的做人做事,死后成神,贵为三教共尊神中之神的至尊至圣的神灵高度之后,依然正直不改,对待小人、败类、无耻之徒也是毫不留情,刚正无私,严加惩处。

  明代思想家李贽说:“盖至于今日,虽男妇老少,有识无识,无不拜公像,畏公之灵,而知公之为正直,俨然如在宇宙之间也。”

  《关圣全书》中有则故事:崇祯皇帝请仙道询问能否稳坐帝位。吕祖降乩坛说:“当问伏魔大帝。”崇祯依照吕祖的指示,派大臣到正阳门的关帝庙迎请关帝。当晚,在宫里设摆香案,迎接帝君驾临。周延儒跪请,左右无人。一会儿,关帝降坛,崇祯问关帝如何治国,使国运昌隆。关帝说:“妖魔太多,不能办到。”这时周延儒问:“妖魔何在?”关帝说:“你就是第一个妖魔。”

  周延儒是明朝最后一位首辅,朋党众多,又老谋深算,很会包装自己,深得崇祯器重,遂使明朝朝政一误再误,加速了明王朝的灭亡。关帝直言不讳,直面痛斥。不久,周延儒谎报军情,弄虚作假,丑行败露,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上疏揭发,崇祯帝命人传诏,勒令周延儒自尽,籍没其家。其狐群狗党也受到了清算。周延儒死后,民间有歌谣说:“周延儒,字玉绳;先赐玉,后赐绳。绳系延儒之颈,一同狐狗之头。”

  《明史·列传第一百九十六·奸臣》称:“周延儒、温体仁怀私植党,误国覆邦。”

  像周延儒这种结党营私,欺上罔下的不忠不义、奸险狡诈的小人,与关公的人格精神最不相符,也是关公文化最不能容忍的。

  关公文化不是包容宽容的文化,正直正气正义的春秋精神才是关公文化的本旨。南宋大儒朱熹说:“盖邪说害正,人人得而攻之,不必圣贤;如《春秋》之法,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讨之,不必士师也。”

  《春秋》大义,是孔圣人的教诲,关圣人的践行,历史昭彰,邪不侵正,关公忠义信勇侠节廉等人格品质,都可以在《春秋》大义中找到思想精神的依据。

  历史上惟有公而忘私,舍身取义,为光明正义、为人生信仰敢于牺牲自己的人,才可以感动人民,深入人心,具有不言而劝的道德力量,成为决定人心向背和推动民族成长的民族精神。这是关公文化1800多年来的优秀传统,即使在今天,依然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依然并且会永远地正直地坚守下去。

  这是关公文化的独特的人文气质。一个真正信仰关公文化的人可以不通文墨,但不可不遵循道义;可以不知如何表达,但不可以违背关公的根本精神;甚至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讲,但是会在做人做事,行为实践中,体现什么是“义”,什么是“不义”,这就是关公文化,没有那么多虚伪的,假冒伪善的包装和描述。真的还是假的,见心明性,不言自明。不解释!

  一间屋子脏了,我们都知道打扫干净才能迎接客人,如果关公文化被人搞脏了呢?我们是否也会义无反顾地去清理门庭?如果还要任其肆无忌惮、任意涂抹,关公1800多年的正气正义形象就会丧失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每一个自称或自觉认为是信仰关公的信众都肩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管你是重儒还是重道,台宗还是净宗,社团还是军警,务农还是务工,姓关还是姓洪,都应该担负起这个使命,将污秽赶出关公文化,并使其承受其应当承受的最惨烈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