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魏晋的那些花美男,究竟有多么美

时间:2020-08-31 13:32:58编辑:


    魏晋的那些花美男,究竟有多么美,一起来看一下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无论男女,人们总是对面容姣好者有更多的偏袒之心。看到这里,不少男士可能要开始抱怨命运的不公了,出生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徒有满腹才情而无不看脸的知音,确实让人伤心。不过,无须难过,就算时光倒流,回到魏晋南北朝时期,长得好看的人依然还是比相貌普通者更加吃香。
    最为著名的莫过于美男子潘安。在“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类句子流行之前,称赞男子貌美的流行词(当然,这本身是个成语)大多还是用“貌似潘安”。由此可见,潘安的美貌已经上升到大家公认,难以撼动的位置。潘安究竟有多美?
    《晋书·潘岳传》对他的形容只有三个字“美姿仪”。可“美姿仪”的概括性太强了,一点说服力都没有,那下面就上来点论据:美男子潘安十四岁的时候驾车出外游玩,洛阳城里的女子不知从哪里收到了这个消息,兴冲冲地全跑了出去,将街道堵得水泄不通,就为了去看上潘安一眼。看到这样举世无双的美男子,大家心里别提多激动了,鲜花啊水果啊全扔到他的车上,也就有了后来“掷果盈车”这个典故。潘安大概是史上第一个靠脸吃饭的人了。
    同样是美男子,相比起来,卫玠的经历可以说是相当凄惨。有一年,卫玠到京城游玩,这位美男子也像潘安一样受到了无数女子的围观,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卫玠当时的身体不太好,又遭到了大家伙儿的围观,一连几天都没能好好休息,最后病情加重,不治身亡,时年27岁,真真算得上是红颜薄命了。果然,埋藏在人类内心深处的“颜控”属性是亘古难变的。这个故事也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朝代更迭,过去的许多思想观念与今天已经大相径庭,审美上大概也有所不同,在今天被评为长相普通的你回到过去,能否成为令万千少女神魂颠倒的欧巴?虽然古书上对人物的描写多用“以神写形”,不直接描写外貌的方式,但还是能从中挖掘到不少蛛丝马迹。下面,就来谈谈魏晋时期对美男子评价标准:
    皮肤白
    曹操的养子兼女婿何晏是个美男子,“面至白”便是别人对他的形容;《隋唐嘉话》评价兰陵王为“美类如妇人”;卫玠肤如白玉,因从远处看去像一尊白玉雕像而被称为“玉人”。皮肤白皙的男子相比较而言更受人青睐。
    形貌清秀,风神瘦骨
    在魏晋时候,称赞人物形象词语中的多离不开“清”和“秀”两个字,诸如:秀骨清像,风骨清举,风姿特秀等词。不难理解,“清”和“秀”两字多形容的是身材清瘦,外貌秀气的人。由此可见,当时的主流价值观更多将阴柔美作为美男子的标准。卫玠身体清瘦“弱不堪罗绮”,沈约以细腰著称,都很好佐证了这一点。单纯的瘦并不是大众喜欢的类型,还应该瘦得有风骨,有气质。具体什么叫有风骨,我想大概跟太上老君这样仙气飘飘的气场差不多,又或是白子画那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或许是“此人只应天上有的感觉吧”。
    双目有神
    双目有神,用现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眼睛里有星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有一双美丽有神的眼睛是能摄人心魂的。王戎曾被称赞过“眼烂烂如岩下电”,当然,还有很多对男子眼睛有神的称赞之词,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经过后天的修饰后,美好的容貌才能上一层楼,古人深明此理,为了保持他们青春常驻,沉鱼落雁的美貌,男性往往会像女性那样做很多简单的保养工作:比如擦粉底,抹胭脂,涂口红,给自己的衣服熏香,身上挂上香囊;有些人为了能保持神采奕奕,红光满面的状态,还会服用五石散,一种多吃容易上瘾的伤寒药。
    穿越回魏晋时期的你,会不会成为少女的梦中情人呢?你的爱豆会吗?如果会的话,好好抱住自己/他们,不要随便穿越,毕竟没有手机,没有这么多现代化设备的日子熬不起啊!

    魏晋的那些花美男,究竟有多么美,一起来看一下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无论男女,人们总是对面容姣好者有更多的偏袒之心。看到这里,不少男士可能要开始抱怨命运的不公了,出生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徒有满腹才情而无不看脸的知音,确实让人伤心。不过,无须难过,就算时光倒流,回到魏晋南北朝时期,长得好看的人依然还是比相貌普通者更加吃香。

    最为著名的莫过于美男子潘安。在“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类句子流行之前,称赞男子貌美的流行词(当然,这本身是个成语)大多还是用“貌似潘安”。由此可见,潘安的美貌已经上升到大家公认,难以撼动的位置。潘安究竟有多美?
    《晋书·潘岳传》对他的形容只有三个字“美姿仪”。可“美姿仪”的概括性太强了,一点说服力都没有,那下面就上来点论据:美男子潘安十四岁的时候驾车出外游玩,洛阳城里的女子不知从哪里收到了这个消息,兴冲冲地全跑了出去,将街道堵得水泄不通,就为了去看上潘安一眼。看到这样举世无双的美男子,大家心里别提多激动了,鲜花啊水果啊全扔到他的车上,也就有了后来“掷果盈车”这个典故。潘安大概是史上第一个靠脸吃饭的人了。
    同样是美男子,相比起来,卫玠的经历可以说是相当凄惨。有一年,卫玠到京城游玩,这位美男子也像潘安一样受到了无数女子的围观,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卫玠当时的身体不太好,又遭到了大家伙儿的围观,一连几天都没能好好休息,最后病情加重,不治身亡,时年27岁,真真算得上是红颜薄命了。果然,埋藏在人类内心深处的“颜控”属性是亘古难变的。这个故事也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朝代更迭,过去的许多思想观念与今天已经大相径庭,审美上大概也有所不同,在今天被评为长相普通的你回到过去,能否成为令万千少女神魂颠倒的欧巴?虽然古书上对人物的描写多用“以神写形”,不直接描写外貌的方式,但还是能从中挖掘到不少蛛丝马迹。下面,就来谈谈魏晋时期对美男子评价标准:
    皮肤白
    曹操的养子兼女婿何晏是个美男子,“面至白”便是别人对他的形容;《隋唐嘉话》评价兰陵王为“美类如妇人”;卫玠肤如白玉,因从远处看去像一尊白玉雕像而被称为“玉人”。皮肤白皙的男子相比较而言更受人青睐。
    形貌清秀,风神瘦骨
    在魏晋时候,称赞人物形象词语中的多离不开“清”和“秀”两个字,诸如:秀骨清像,风骨清举,风姿特秀等词。不难理解,“清”和“秀”两字多形容的是身材清瘦,外貌秀气的人。由此可见,当时的主流价值观更多将阴柔美作为美男子的标准。卫玠身体清瘦“弱不堪罗绮”,沈约以细腰著称,都很好佐证了这一点。单纯的瘦并不是大众喜欢的类型,还应该瘦得有风骨,有气质。具体什么叫有风骨,我想大概跟太上老君这样仙气飘飘的气场差不多,又或是白子画那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或许是“此人只应天上有的感觉吧”。
    双目有神
    双目有神,用现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眼睛里有星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有一双美丽有神的眼睛是能摄人心魂的。王戎曾被称赞过“眼烂烂如岩下电”,当然,还有很多对男子眼睛有神的称赞之词,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经过后天的修饰后,美好的容貌才能上一层楼,古人深明此理,为了保持他们青春常驻,沉鱼落雁的美貌,男性往往会像女性那样做很多简单的保养工作:比如擦粉底,抹胭脂,涂口红,给自己的衣服熏香,身上挂上香囊;有些人为了能保持神采奕奕,红光满面的状态,还会服用五石散,一种多吃容易上瘾的伤寒药。
    穿越回魏晋时期的你,会不会成为少女的梦中情人呢?你的爱豆会吗?如果会的话,好好抱住自己/他们,不要随便穿越,毕竟没有手机,没有这么多现代化设备的日子熬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