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朱自清与陈柱阴:海密油盐:万义中婚姻的真实意义

时间:2021-04-26 06:03:29编辑:小秋


中国著名作家朱自清的第二任妻子陈卓银,因朱自清的71封情书而娶了这位男子,并成为了六个孩子的继母。

陈菊阴和朱自清的相识不是戏剧性的。他们属于朋友的介绍,也就是我们熟知的相亲形式。

当时陈菊阴还是一名女学生,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画家,擅长唱昆曲。

当时朱自清还在中年,有六个小孩,六个孩子的大儿子还不到十岁,最小的女儿只有三岁。

陈菊阴和朱自清见面后,她知道这些情况,心里很矛盾。

朱自清的才能使陈卓银非常佩服,而朱自清的家庭负担也使陈卓银望而却步。

陪陈菊音去相亲的同伴劝她放弃这个男人,理由是他太老套,不能嫁给这样一个土生土长的帽子。

朱自清当时确实很老派。那天他穿了一件米色的丝绸外套和眼镜。从上面看他看起来不错,但谁知道他脚上穿的是一双旧的束腰鞋。

这样一件奇怪的衣服自然对女孩子们没有吸引力,陈卓音也在为此哭笑。

在一次简单的相亲之后,陈卓银和他的女伴离开了。

回到宿舍的陈竹隐仍然很纠结,她是个文艺青年,她爱看朱自清的散文,可又怕进入朱自清的家庭。

陈竹隐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她难以想象去做6个孩子的后妈。

另一边,朱自清对陈竹隐倒是一见倾心,他在此之前有一个包办婚姻的妻子,她的名字叫武仲谦。

武仲谦虽然是个才女,但她是个传统的贤妻良母,她与朱自清共同生活了12年,为他生了6个孩子。

武仲谦对朱自清言听计从,在生活上照顾地无微不至。

朱自清对武仲谦谈不上满意,但也绝不讨厌,他专心于教书写作,基本上不管家中的事情,连孩子的教育也不大过问。

武仲谦在家中既要照顾丈夫和孩子,又要伺候脾气古怪的公公,日子过得异常艰难。

终于,有一天,武仲谦灯枯油尽,撒手人寰。

武仲谦去世之后,朱自清很伤心,他没有了妻子的照顾,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对家事一窍不通的朱自清是离不开女人的,他决定再续娶一位妻子,可以帮他料理家务,照顾好孩子。

陈竹隐就这样不幸被朱自清选上了,朱自清为了追求陈竹隐写下了71封情书。

1931年6月12日,朱自清的情书中写道一一

1931年8月8日,朱自清对陈竹隐的称呼变得亲昵起来一一

陈竹隐本就欣赏朱自清的才华,现在看着这些文字优美的情书,她心动了。

陈竹隐开始与朱自清频繁交往,他们在一起谈文学,谈艺术,谈人生。

随着两人交往的日益亲密,陈竹隐的心完全被朱自清占有,她忘了自己的梦想,她的心中只有这个男人。

在两人相识2周年纪念日的这一天,朱自清与陈竹隐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终于娶到了自己心中的女神了,朱自清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而满心欢喜的陈竹隐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的生活。

从来做母亲难,做后妈更难。

为了照顾朱自清和他的6个孩子,陈竹隐不得不放弃了绘画与喜欢的昆曲,每天围着丈夫孩子锅台转,一点自己的空间都没有。

朱自清依然像过去一样只顾教书,写作;对家里的事情漠不关心,他以为自己有了妻子,什么都可以不管了。

陈竹隐自从结婚之后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她每天半夜都要起身,为6个孩子盖被子,而朱自清则呼呼大睡,仿佛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陈竹隐不是武仲谦,她受过高等教育,她有独立思考能力,繁重的家务劳动常常让她透不过气来。

可是朱自清已经习惯了原配妻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他觉得自己的女神变了,他认为陈竹隐不如武仲谦贤惠。

某一天,陈竹隐的朋友到家中做客,老友相见自然交谈甚欢,不知不觉中声音大了一些。

正在写作的朱自清十分地不满,他觉得陈竹隐已经嫁作人妇,就不应该像过去那样生活了。

朱自清对陈竹隐的不满在慢慢地增加,而陈竹隐对家庭紧张的经济也很烦恼。

朱自清虽然是个名作家,但薪水却不高,陈竹隐为了家用不得不精打细算,从不敢乱花一分钱。

可朱自清并没有察觉到妻子的不易,他对陈竹隐愈加不满,而对武仲谦十分的思念。

朱自清把这些情感都写在了自己的日记里。

渐渐地两个本就有隔阂的人越来越疏远,陈竹隐与朱自清都感觉到婚姻出现了问题,可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它。

在一个月色撩人的深夜,朱自清想起了原配夫人,他的泪涌出了眼眶一一

朱自清对前妻的思念使他无法和陈竹隐沟通,而陈竹隐在柴米油盐中磨掉了温情,她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错了。

陈竹隐不明白自己为丈夫牺牲了那么多,为什么还是得不到丈夫的体贴,难道这就是婚姻本来的面目吗?

某天,深藏在两人心中的矛盾终于爆发了,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后,陈竹隐哭了……

陈竹隐觉得自己过得很委屈,她为了这个家放弃了自我,可得到的却是丈夫的指责和不满。

陈竹隐的哭泣让朱自清慌了神,他开始审视自己的婚姻。

渐渐地,朱自清意识到陈竹隐毕竟不是武仲谦,她是个新时代的女性,她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

回想一下自己的原配妻子武仲谦,她一生以夫为天,隐忍克制,受气受累,最后英年早逝。

如今,自己怎能让陈竹隐再过这样的日子呢?

朱自清向陈竹隐表示了歉意,可伤透心的陈竹隐却提出了离婚。

面对妻子的“离婚要求”,朱自清想到的是“沟通、协商”。

在一个静静地夜里,朱自清握着陈竹隐的手,对她诉说了这段时间的感受,也承认自己对妻子多有不周之处。

陈竹隐则对朱自清倾诉了自己内心的情感需求,他们两人敞开心扉,越说越甜蜜,仿佛回到了热恋的时候。

从此以后,朱自清不管多么忙,也会抽出时间陪伴家人,他们夫妻互诉心声,其乐融融。

陈竹隐虽然是新时代的女性,可骨子里还是个传统女人,她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努力地做好妻子母亲的本份。

在生活中,陈竹隐不仅照顾好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还积极地参与到朱自清的写作工作中来。

陈竹隐在劳作之余,经常和丈夫一起讨论文学;偶尔,两人还会研究某个字用在此处是否恰当的问题。

一次,朱自清在写一篇散文《女人》时,陈竹隐在旁边看了说一一

朱自清听了妻子的建议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找到人生定位的陈竹隐不再忧愁,她变得快乐起来,时常挽着丈夫的手唱着小曲。

陈竹隐在婚后也为朱自清生了2个孩子,成了母亲的她对丈夫前妻留下的6个孩子更加关心,视同已出。

朱自清前妻的6个孩子对陈竹隐也格外敬重,他们都称呼陈竹隐为“妈妈”,这让陈竹隐感到自己的付出完全值得。

但是孩子的增多也使原来就不宽裕的经济更加紧张,为了不使朱自清为难,陈竹隐偷偷去卖了两次血贴补家用。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朱自清带着全家随清华南迁到昆明。

在此期间,朱自清的收入更少了,长年饮食不规律,让朱自清胃疾加重,常常犯病。

后来,朱自清的家中连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证,为了减轻负担,陈竹隐带着孩子们去了成都老家,夫妻开始了分居两地的生活。

在成都,陈竹隐找到了一份图书馆的工作,她一边工作一边照料孩子,还要牵挂远在昆明的朱自清,这其中的辛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在昆明的朱自清也时刻想念着自己的妻子,他们都在盼望战争早点结束,夫妻可以再续天伦之乐。

1945年8月15日,旷日持久的战争结束了,朱自清与陈竹隐又团聚了。

可是抗战胜利不久,内战又起,祖国大地依然烽烟滚滚。

朱自清家庭条件并未得到改善,贫穷、疾病仍然缠绕着他们。

陈竹隐依然努力地维护着这个家,照顾着丈夫和孩子,她期望有一天可以苦尽甘来,白头偕老。

可是,朱自清的身体每况愈下,上天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1948年,朱自清走了,这一年他50岁,陈竹隐45岁。

朱自清去世之后,坚强的陈竹隐把8个孩子都培养成才,而她则牺牲了自己所有的梦想。

但是陈竹隐并不后悔,路是她选的,她甘愿付出这一切。

42年之后,陈竹隐安详地离去了,她有一只视为珍宝的箱子,这里面珍藏着74封情书,其中71封是朱自清写给她的,有4封是他们婚后写的,这些情书是陈竹隐的无价之宝,是她生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陈竹隐与朱自清的婚姻里没有多少花前月下,有的只是平凡的锁事和互相的理解,这也许就是婚姻的真谛吧!

作者简介一一婉儿(婉㚥):一个喜欢读书,痴迷历史的女子,爱写文章的小女子。什么是好文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写文章就是写自己想说的话,想写的事。这就是我,一个尘世中的俗人,何愁深谷空,幽兰自飘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