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黑暗中的忏悔--23位创作者:文化与历史的小郎君

时间:2020-11-06 20:01:35编辑:小秋


艾伦注意到亚历山大突然有点僵硬地握着他的手,回头看着他,皱起眉头,转过脸,慢慢地走向玻璃,微笑着说:你好,我是艾伦,这是我的弟弟亚历山大。

阿兰的问候使亚历山大感到身体不正常。他调整了心情,喝了一杯,点了点头,仔细地看着海伦·安娜的家教。

玻璃看上去就像二十出头,黑色的长发轻轻地散落在腰部。他的肤色非常白,棕色的眼睛温柔迷人,两条鱼尾纹在他的眼角上,给他的生活增添了一些沧桑。鼻梁的弧形恰到好处,优雅而英俊,最令人兴奋的是红嘴唇的触碰,有一个惊人的惊喜。

殿下,殿下,几天前,应安娜小姐的吩咐,请我为殿下演奏一首歌。玻璃一直在思考很久,我不知道什么样的音乐能配得上两位殿下的尊贵地位。昨天,我突然想起几年前我在家乡学到的一首月光回归市场歌。今天,玻璃为殿下献上了这首月光之歌。我不知道殿下想做什么。

这是一种荣誉。亚历山大说,艾伦和我都洗耳恭听。

玻璃点点头,满面笑容,面带庄严的神气,慢慢地把绿色的长笛放在唇边,闭上一点眼睛,弹奏那首月光回到市场的歌。

起初,笛声细如丝,细如蝉翼,呜咽,流淌。在悠扬的长笛中,圣母玛丽喷泉周围的桦树林和落叶松渐渐被浓雾所包围,田野里的人们慢慢地看不见对方。

过了将近一刻钟,笛子突然变得又深又宽,伸展了很长一段时间,充满了荒凉和杀戮的气氛。

当雾升起时,亚历山大闭上眼睛,在长笛声中,他脑海中出现了一棵高大的绿色藤蔓,它越升越高,直朝月亮的方向走去。

月亮和水一样明亮,绿色的藤蔓渐渐无法承受重力。它弯曲到路边的小溪上。小溪清澈可见。溪流里有五颜六色的虾,而潜在的溪底则肆无忌惮地嬉戏嬉戏。

随着笛声变得厚重,脑海中的小溪奔腾着往大河流去,河水湍急,汇聚成一股洋流,直往大海袭来。

那海水起初是蔚蓝色,波涛汹涌,巨浪拍打着彩色珊瑚,慢慢地,目之所及,海水变得黝黑,越来越黑,终于,随着大海洋流来到了海角天涯,天涯处黑茫茫一片。

海角天涯的尽头就是归墟,站在月亮之上,低头望去,发现天上银河如瀑布般落到这归墟之中,刚好冲击到那小溪之水,喷起地浪花慢慢地往云层中飞来。

云层里,那海水由黝黑再变成蔚蓝,再由蔚蓝转为澄清,海水中的海蚌,墨鱼和大鲸,在洋流的带动下纷纷往月光飞去。

海蚌张开,蚌中珍珠放出璀璨光辉,墨鱼挥舞着自己的触须,在半空中翩翩起舞,大鲸张开嘴巴,吸了口归墟中的混沌之气,从头上喷出一股雨雾,悠悠地往银河飘来。

真可谓是寒露凉风清庭户,月光如水,玉蚌遥挂,应是墨鱼飞舞;绿藤约,流溪欲驰,极目里,大鲸雨雾,涓涓银河高泻处。

忽然之间,笛声转瞬即逝,琉璃将绿笛藏进袖中,摆了摆衣角,端坐到那丝绸野餐布上,微笑着看着闭目的三人。

过了许久,亚历山大和艾伦睁开眼睛,心神荡漾,默默无言地望着海伦•安娜。

海伦•安娜此时还是闭着眼睛,轻声说:“每次听着琉璃老师的笛声,总会有种轻舞飞扬,宛如隔世的感觉。”

琉璃听后,呵呵一笑,拎起面前的一串阳光葡萄,笑着对他们三人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时光易逝,就如这葡萄一般。”

说完,他将葡萄放进口中,咀嚼着甜美的绿珠,轻声说:“好甜,好脆,人生旅途,最为向往回味之处,也不过如此。何其幸哉,何其美哉。”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