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于谦是否离开郭德纲?德云社可能已经不存在很久了

时间:2020-11-02 23:04:13编辑:小秋


有人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或许吧,和人生比起来,哪一个都不那么甜。

这也是于谦,第一次听过相声后的感悟。

台上的人生和台下的人生,总要舍弃一个,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把两者弄混了,总归不会那么幸福。

01

《霸王别姬》里,哥哥扮演的“程蝶衣”,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疯魔不成活,最后的结局只能是死亡。

当时小小的于谦,拿着从家里偷来的钱去看戏,在台下奋力的吆喝着,生活如果少了一些快活,那多没滋味呀。

台下的才是真正的人生,圆滑世故,总归是要占据生活一大半时光。

由于偷了钱,于谦回家免不了一顿毒打,这时又听到隔壁胡同里的虫鸣鸟叫,思索了一下“管他呢“?

然后,一个人又跑入下一个胡同撒欢去,没有了父亲的管束,生活是那么的自在。

60年代末,于谦出生在北京。父亲是地质勘探高级员工,严厉而又忙碌,母亲是石油冶炼方面的专家。

由于爸爸经常不在家,家里的五个小姨,可把他给宠上了天。

从出生开始,父母就经常不在家,把他丢到姥姥家,在这里吃穿不愁,生活过得逍遥自在。

姥姥家的胡同隔壁,就是一个花鸟虫鱼市场,五个小姨轮流给他零花钱,每当手里有钱了,他必然会去隔壁逛逛。

市场上各色人等应有尽有,走南闯北的聚在一起,大家在一起讨价还价,然后溜着弯,跑到附近听相声。

02

在于谦小的时候,这些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童年。

台上的激情热闹,台下的人情世故,全被他给搜刮了去。

而于谦的老搭档郭德纲,可没有那么幸运。

他很早就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后来带着儿子颠沛流离,到处跑码头赚生活费,这两个大男人唯一的焦点,就是相声。

它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把任何阶层、任何职业的人聚在一起。

生活的喜怒哀乐,也在这里全部展现出来。

13岁那年,于谦考入相声学员班学习,对于进入这一行,他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但是古板的父亲不同意,为此两父子半年都没有搭过话。

没想到一试还挺好,就这样,开启了两个人二十多年的搭档生涯。

这一年,于谦31岁,郭德纲27岁,怎么着也算是大器晚成。

因此,后来才有了郭德纲那句话:

“不争名,不夺利,好开玩笑,好交朋友,在他心中,玩比天大。”

大到什么程度呢?

几乎把后台当成了花鸟市场,遇着什么买什么,买完全部都放在后台,从台上下来,拿着就走,快活去了。

不仅如此,他们在台上是搭档,台下是朋友,彼此互相打趣,逗得台下观众捧腹大笑。

相声《过得刚好》中,郭德纲打趣道:“于老师的头发也白了,一脑袋的白毛,还烫头,跟喜羊羊似的”。

又有一次,于谦中午和朋友们觥筹交错,没想到晚上临时被拉来演出,灌了好多水还是不省人事。

从此,“吃饭”、“喝酒”、“烫头”,就成了于谦专属。

不过从那以后,于谦再也没有喝过酒,那正是德云社如日中天的时候,票价即便再高,也有无数人来捧场。 

04

没想到,没有几年,就迎来了衰退期。电影、电视剧的蓬勃发展,让相声迎来了寒冬。

2004年,央视戏曲频道主持人白燕生,在饭局问马季:“相声是不是败落了,是不是要完了?”

于谦听了心里直滴血。

2009年,德云社遇到了第一个危机。

曹云金、何云伟自觉羽翼已丰,就连带几个人出去另立门户,德云社少了几个能打的人,口碑也下降了不少。

德云社封箱演出后,曹云金、何云伟、刘云天、李菁悉数登台,郭德纲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到底给你们多少钱,你们才能不走?”

后来,还是像沙子一样散了。

在德云社最困难的时候,只有于谦始终陪在郭德纲身边,两个老哥俩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有一次,记者提出一个很新锐的问题:“你和郭德纲的实力不相上下,为什么德云社的班主不是你?”

面对这种挑事的人,有的人早就翻白眼了。没想到,于谦这时补充了一句:

“如果郭德纲不是现在的性格,那就没有如今的德云社。”

在这么多年里,他们俩一起经历了不少风波。

但很多波折还都是郭德纲引起的,用网友的话说,郭德纲做了很多任性事,简直“罄竹难书”。

事实确实如此,从郭德纲爆红开始,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热点“争议“事件。

尤其是2006年,光打官司就连续打了两场,后来一直到2010年也是话题不断。

但我却想说,如果郭德纲缺了于谦做缓冲,德云社很可能早就不存在了,更不用说拥有今天的辉煌。

 就这样,他陪着郭德纲度过了人生的至暗时刻,那时老郭头发掉了一大把,德云社经过整顿后重新开张,生意又出奇的好,门票居高不下。

而且,之后便捧红了岳云鹏、孟鹤堂等一众新人。

那么多年奔跑的于谦,没有放弃对自然的喜爱。

他在北京远郊租了个小院,开始养了17匹小矮马,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住在这里。

而且把这些年的经验写成了心得,足足十几万字,成为出版读物。

不得不讲,于谦玩什么像什么。从小爱听相声,长大后当了捧哏,平时爱好花鸟,干脆出书立传。

该玩的时候玩儿,该说的时候说,生活处处有乐子。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台上台下,终究都是人生。

作者:楚人

编辑:麦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