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花木兰是推开还是拥抱?全球化下对中国电影的展望

时间:2020-09-16 08:44:44编辑:


  近日,花木兰这部影片被大家形容的不堪一击,到底影片如何,下文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去看了这一部无论是微博还是豆瓣评价都偏低的迪士尼改编版2020花木兰。迈进影院之前,说实话我很害怕,担心这些恶评中说的”难看,无趣,丑化中国文化“将会是真的。但是等到人员名单淡入,片尾曲响起的时候,我发现2020版花木兰,并没有网络上说的那么不堪。

  首先我认可电影确实有不好的地方,主要是在故事的删减,编排和节奏上面有不少 “小”问题,但这并没有给电影本身减太多分,反而我觉得生为一部电影,细小的瑕疵必然会存在,而完美的电影则给人无趣。我想说的是,《Mulan》是一部迪士尼正常发挥的,可以称之为超越了当前一半以上电影的不错的片子。正如迪士尼以往的电影,它找到了艺术和商业间的一个平衡。妄断定义这是一部”商业“片确实言过其实,片中对女性的英勇,挣扎,善良,责任,在我看来都是应该被当今时代宣扬的,是一部真正意义上,为数不多以女性作为主人公的电影。

  但是我走出电影院,让我感到悲伤恰恰不是因为电影,而是因为网络上的恶评,和夸张的说辞。这让我觉得中国电影,不,观众的素质严重限制了这片土地上艺术的弹性和活力。

  观影的途中,我不仅想到,迪士尼,一个美国公司,拍了这部以中国人为主角,中国文化为核心的中国故事,然而加入了美国元素,人人都在讲英文,使它融合成了一部东方与西方相融合的片子。那么如果换个角度,我们中国人,能不能像美国人那样拍出一部以异国人(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非洲人)为中心,异文化为核心的异国家故事,选角不仅全员都是异国人(白人/黑人/其他亚洲人/红种人),并且都讲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呢?

  我实在是无法抛开这个想法。

  这究竟是可能的吗?

  我觉得这是可能的,但绝非现在可以达到的。

  这就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拍异文化的东西,为什么接受,理解,贯通,交融异文化的东西在当今这个世界尤为重要。为什么美国人孜孜不倦拍摄异文化的电影,日本人孜孜不倦制作异文化的动漫,世界各国的艺术家们孜孜不倦地从异文化吸取想法与点子呢?

  这并不是因为能让电影变的更好卖,这并不是为了什么政治方面的邪恶的目的,这并不是艺术家们想要占据消灭其他文化的艺术家,并不是这样的。但可惜的是,在物质横流,政治斗争严重的现在,艺术的本质和目的被政治和经济,在人们心中扭曲了。好像电影生来就是一个政治宣传工具,美国人拍中国人的东西只是为了中国市场捞钱,毒害中国青年,扭曲中国文化一般。

  该醒醒了,该走出去了,该交流了。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在互联网被发明之前,世界从未像以前一样变得如此之"小"。

  我们可以和其他国家的人交流,在网上观看其他文化的人的生活,梦想着另一种可能的人生。艺术,尤其是电影为我们打开了想象的窗户。我始终认为:

  任何艺术,都是一种交流的模式(a mode of communication)。

  我们通过绘画,音乐,电影传达自己的思想,希望在这个世界上能找到和我们一样怀有同样想法的人。我们人渴望交流。就算讲着不同的语言,生在不同的文化,有着不同的信仰,我们人类的本质将我们,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都能相连。艺术是一座桥梁,真正的无形的心之桥。画家画出自己的画作,展示给观众看,希望他们能欣赏自己的画,认可自己的画并且理解自己的画。艺术就是人们想要表现自己,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地方,而使用的魔法棒。现在这个网络时代,只要魔法棒在社交平台上轻轻一挥,将会比以前更容易享受到艺术所带来的的喜悦。

  艺术是可以被轻易扭曲的。当画家为了金钱,为了取悦,忘记了自己的心去创作的时候,艺术就不再是艺术了,这个东西只是工具。观众需要认清工具和艺术的差别,而不是将它们混淆在一起。如何达到这一点,不是说要读多少多少的书,不是说要挣多少多少的钱,变得多的多么牛逼,而是真正要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丛林里头,走进去,伸出双手拥抱 "异类",即使你会害怕。

  为什么现在我们还不能拍出像样的异文化电影,那是因为我们还在天真的以为,或者是固执地以为”身为中国人,只需要拍好本国的东西“就可以了。并不是这样的。日本和我们以前一样,都不许漫画,动画,电影允许日本人以外的人做主角,用白人当主角那是不可以想的事情。(比如jojo。)但人家这不到50年的发展,日本动画已经风靡世界,日语成为了世界标准语言(梗)日本影视成为了应该是为数不多在种类,质量,内容,商业上可以和美国人相比较的高山。我经常思考为什么我们隔壁的这个国家,和我们一样曾经闭关,曾经排异,曾经弱小,却可以出一个拍了以日本文化原型的《千与千寻》和欧洲童话原型的《哈尔的移动城堡》的宫崎骏。

  也许,缺的是一个冒险的精神和一个适合冒险的舞台,吧。

  ”如果你真的为祖国着想,就应该离开祖国去写作。“这是卢梭说过的一句话,当时影响我很深。美国人是否正是因为他们对中国文化没那么了解,反正才会付出更多,查资料,走实地去研究一个不属于他们的文化呢。正因如此他们才能以更轻松更加自然的心情讲一个其他文化的故事,去搞怪,去创新,去加入自己文化的元素,从而产生一个符合新时代读者的故事,We are never alone.就像动画版木须的美国大叔性格,和最后的party,这些单靠我们是做不出来的,因为这很大一部分不是我们的东西,是要通过交流合作才能出现的画面。反过来,正因为我们太过拘泥于自己的文化,我们生长的地方,受到的教育,限制了我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我们还未开始就已经把自己关在了笼子里,像犯人一样,小心翼翼地数着哪些是可以被写出来的,哪些是不可以被写出来的。

  在这个不断加上限制的过程中,作者就失去了表达自己的欲望。

  我爱大圣,我爱哪吒,我爱白蛇,我爱姜子牙。这都是中国文化的瑰宝故事,需要我们珍惜。

  但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自己的狮子王,自己的,花木兰呢。

  这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时间的问题,开放的问题,包容的问题,根源的问题。

  什么时候这片土地能诞生一个不再吃老本,以老式人物为主角为故事的,成功融合,翻新了炎黄精神和全球化现代精神的商业艺术片的话,我们才是真正地走在了现代化电影的正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