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将军,别笑!提交稿件的网友:羽毛钟

时间:2021-04-30 08:08:26编辑:小秋


肆意快乐的小公主x雄伟的将军

1、

一年一度的春猎,是草长盈飞,看着绵延的绿色,人们也追随着精神。

平日里,我们会像笼中的鸟儿一样,跟着父亲的屁股到围场骑着箭。但今天,他们在长凳上热得要命,敲着瓜子,听我抱怨。

几天前,我听说父亲亲自抓到了一匹野马,听说他能跑几千英里,跑得很快。平日我最不喜欢刺绣的女性红色是我更喜欢骑马。当我知道这一点后,我自然想看看它。

但是,人们一遍又一遍地照顾着过去的马。今天,很难从马匹身边溜走,谁知道马一走近,就被咆哮着别碰它们!

回来以后,越想生气,我们就成了大洲最受欢迎的公主,平时敢跟我大声说话,一个看马的士兵,但他长得有点帅,个子高,声音好一点。

那么,你碰到的那个帅哥说了什么呢?家庭部门上书的孙女苏庆通常喜欢读这本书。当我多次溜出去喂马的时候,我非常兴奋,以至于我满脸兴奋:当我撞到它的时候,我就撞到了它。

他冷冷地说,别碰我,我生气了,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在他冰冷的咆哮声中,马吓坏了,我的脚也扭了一下,衣服腰带也踩到了脏,真是个灾难明星。

我刚做完,总理的女儿沈艳然瞥了我一眼。她经常说:如果你一次又一次地见到他,悄悄地溜走,你会让他觉得你的心在偷偷地让他故意偷看他吗?

本公主花容月貌,只有别人暗恋咱,哪有我暗恋的道理:“我只是去看马的好不好...”可有帅哥不看,去看匹马?我们了解你的都不信,你说他会信吗”苏青一脸揶揄地补了一刀

“此人能照看陛下的马身份定是不俗,若是让陛下以为公主心仪该男子,必定会为您赐婚”嫣然不紧不慢说出了问题的关键,不愧是我们三朵金花里的智慧担当。

凭父皇对我的溺爱,他也没少做这样的事,生怕我嫁不出去似的,凡是跟我有点接触的公子少年,都有意被他赐婚,如我是个男儿身,恐怕是后宫佳丽三千都不止,我只好守身如玉,此后身旁再无异性好友

“不会的,我是偷溜出去的,父皇如何得知”我刚想放下心来,谁知苏青问了一句:“桃夭,你那贴身宫女翠翠呢”百密一疏,翠翠定是去告密了,我得去找父皇说清楚

苏青和嫣然面面相觑,一副好戏登场的表情。谁也没注意到,窗外今年第一枝桃花已然含苞待放

2、

我刚靠近父皇的帐篷,便听见他那豪迈地笑声,心下一酸,自从母妃离世后,是很久未曾见过父皇如此展颜,我提着裙子正要掀开帘子进去请安,就听见了父皇热切地许诺道:“你若也对桃夭公主有意,我便即可为你们赐婚!”“谢皇上恩典...”这声音如泉水击石,又清又冷,果然那马夫厚颜无耻,误会天大的误会啊

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后面的话也没听完,就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头上的珠钗也掉了一朵

“怎么回事,父皇竟然还征求他的意见,若是他也中意我岂不是板上钉钉了”我趴在床上有气无力,不敢相信我刚刚听到的话

“那人定不是马夫这么简单,听说此次参与春猎的还有蒙古太子,难道...”苏青一想到我要远嫁,也开始哭了起来

“陛下如此宠爱桃夭,如何舍得让她远嫁”嫣然,温柔地拿帕子给我们擦拭泪水“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知己知彼,搞清楚那人到底是谁,再说只要桃夭不喜欢,陛下定会酌情考虑”

在一通分析之下,我稳了稳心神,叫来侍女打了盆水,为我重新梳洗打扮,梳上双环髻,又换上粉色银丝齐胸襦裙,看起来可爱俏丽,稚嫩娇美,希望待会撒撒娇,父皇看在我尚且年幼,便放弃为我寻找夫君的念头了

“父皇,桃夭可想你了”我乖乖地行了个礼,便依坐了过去,瞧见茶几前面放着一块上好的皮料,皮料旁边还搁着一支珠花正是我掉的那朵

“桃儿长大了,父皇知道有很多女儿家的心事不便跟父皇说,感情这事还是得心心相印,就像我跟你母后一般”父皇拍了拍我的手,慈爱地说:“我找那小子探了探口风,他尚无妻妾,这几年甚是用功,连个通房也不曾有,品行不错,能力尚佳...”

"不不不,父皇我并无心仪的人,你真的误会了!”我真是百口莫辩,那小子好与不好又与我何干?不过京都的豪门大族自男子懂事起,便会配上通房丫头伺候,哪个公子哥不是胭脂堆里长大的,这人倒也是除了父皇之外的一股清流了

父皇摆了摆手,笑道:“知女莫若父,不必多说,你也别这么紧张,之前父皇乱点鸳鸯谱已经反思过了,这次他若答应,我才赐婚,强迫的婚事我若终不长久...”

见我板着张脸,父皇的声音更加柔和了,带着点怜惜:“你母后去世的早,你又是被宠坏了的,父皇又能庇护得了你几日,我看的人不会有错,这皮草也是他打来的,我看颜色干净又保暖,小姑娘做个护手最好不过”

我知道父皇说了这么多,的确是拿定了主意,他这人倔得很,实在不应该在这个关卡上硬碰硬,恭敬地上前谢了礼,父皇哪里不知我是准备以退为进,又拿起珠花说道:“这是你母后陪嫁的东西,幸好那小子出门捡到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我仓皇而逃落下的珠花,竟被当做是有意为之,吸引他注意,人工制造了一段缘分?唉,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让那人知道我不喜欢他便会知难而退,不应允父皇的赐婚了!

3、

我连夜召集苏青和嫣然商议对策,她们俩却八卦道,想去看看被陛下金口夸过的那美男子

行吧,去就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搞清他的来历也好对症下药

第二天,桃夭被枝头的喜鹊吵醒了,索性推开窗透透气,没想到阴沉了几天,太阳总算破了出来,桃树被冻了几日,如今正争相吐露芬芳,近似透明的粉宛如少女的唇

父皇立刻下令拨帐向前,我们跟随着父皇的车队去大山深处围猎,由于此处并不是皇家园林,环境复杂,地形恶劣,女眷就留在原地准备晚上的篝火晚宴

父皇骑着那匹千里马神采飞扬地朝我挥了挥手,还顺带拍了拍旁边那男子的肩膀,一副向猪介绍白菜的热切之意。我别过头,没好气地对她们俩说:“就是他,我父皇身边那个大高个”

“哇塞,猿臂蜂腰,身材高挑,帅啊”苏青惊呼

“不错,五官俊美,气度不凡,极品”嫣然颔首

“姐妹快醒醒,他若喜欢上我,我可要远嫁了”气得我,使劲掐了她俩好一会手臂,“我都打听过了,就连父皇身边的小禄子都说在朝廷上并未见过此人”

“也是,我们周朝尚文,男儿大多是秀美清瘦的公子哥,哪有他哪样的啊”苏青,还沉浸在美色之中,呆呆地说:“这款也好,也好”

重色轻友莫过如是,我只能转向求助嫣然:“你说,有什么法子让他不喜欢我”嫣然叹了口气,缓缓劝道:“公主已到及笄之岁,按理是要分府别住,如今陛下为您选中了一门婚事,想必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不如从之”

我又何尝不知,这或许是我最好的归宿

可母后去世后,父皇不再临幸其他妃子,如今年迈,膝下悬空,又无嫡子,这江山该托付给谁?他是害怕得他百年之后,我被新皇作为和亲的棋子,所以为我千挑万选,听闻蒙古向来与我朝交好,姨母是首领夫人,有他们庇护至少能保我平安

我心下苦涩,有些难过:“母后走之前让我照顾好父皇,如今朝中局势动荡,父皇即使身体有恙也要来春猎,就是为了安定人心,我若出嫁去一味享乐,后宫孤寂谁来照顾父皇”

苏青和嫣然都是忠臣之后,自然能体谅我的心情,齐声道:“你是不是有了主意”

“要是他知道,我早已暗恋他人,便会知难而退吧”我一脸坚决地说出了这个看似伟大的计谋

4、

可接下来我们就陷入了瓶颈

因为整个大周竟找不出一个值得本公主暗恋的郎君

“李督导家的大公子如何”“他小妾都有四五个,眼下黑青一看就短命”

“永昌伯爵府的孙六郎怎么样”“没搞错吧,他都二十好几了,诗词会的还没我多”

.....

真是造孽啊!!!!自从父皇把跟我说过几句话的男子都请进宫一遍后

我悲惨的发现,这几年与我年龄相仿的公子都被马不停蹄地安排好了对象

剩下的就是些寻花问柳的浪荡子,又或是长相丑陋的...我看不上

“本公主着实为本朝的社稷担忧啊,居然无一人才貌双全....”我叹了口气,拿出帕子假装拭了拭眼角。“诶,驻守边疆的盛北言将军如何?”

嫣然蹦出个我从未听过的名字,北言,出自《诗经北山》有道是,陟彼北山,言采其杞...

苏青一个鲤鱼打挺,仿佛来了精神“我知道,上次在茶楼听说书的人讲,这盛老将军一家自开国以来就驻守边境二十余年,治军严明,南边敌人不敢越线半步,那里太平安宁家家户户安居乐业。听闻如今是小盛将军带兵打仗,对对,就叫顾北言!他战无不胜如神兵下凡,让敌军害怕得往后生生挪了八十里,很百姓受爱戴,长得更是玉树临风,每次出街都有女子给他丢香囊帕子呢”

我瞬间激动起来,这与南境相隔十万八千里,就算我用了盛小将军的名头,去糊弄一下蒙古公子,既不会穿帮又不尴尬,真好!“就他了,盛北言,我心仪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