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7历史网!微信公众号:123456

梁复恶魔第一章重生贡献网友:文史小郎军

时间:2020-11-04 23:01:30编辑:小秋


巨大的光线和阴影在夜间绽放,数亿颗星星从天空燃烧着火焰,坠入大海。

虽然我看不到我身边同伴的样子,但我知道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在彼此看来就像死亡一样。

他又一次在梦中看到了那个高大的人。他踩在五颜六色的云层上,手里拿着那把七星刀,向他的同伴们致意,在星星坠落的方向杀死他们。

在这一天,战斗使星星变了,地球颠倒了。

营州,梁国,威县

这是东部城市景县的一个普通四合院。大雪般的鹅毛覆盖了整个院子。连院子里的两棵青松都被白衣覆盖着。从远处看,它们就像两个直雪人。

院子里的一所房子还被烛光点亮,孩子们发出了几声哭声。

在东方的房间里,刘一白躺在床上,从迷茫中醒来。引起他注意的是一个胖乎乎的孩子。

这孩子戴着辫子,圆脸,大眼睛,眼泪和流鼻涕的脸,看上去七八岁左右。

我应该在做梦,这个胖胖的码头似乎在惊讶地盯着我,它是不是被我那张富丽堂皇的脸吓了一跳?

奇怪,这木床看起来古色古香,白色蚊帐居然是挂在铜环之上,墙上的窗户好像是用纸糊的,桌上闪烁着橘色光晕的应当是油灯,怎么感觉这么像古装剧的场景。

刘一白摸了摸后脑勺,摇摇头,坐起身子。

那胖乎乎的小孩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苏醒过来的父亲,嗷嗷嗷叫了起来,往前一冲,一头扎进刘一白怀中,号啕大哭道:“阿爹,阿爹,您终于醒了,吨儿还以为您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呜。”

抱着肉感极佳的小胖墩,刘一白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哇,感觉好疼,终于接受了现实。

作为嗜书如命的图书馆管理员,昨日夜里躺在床上看书,插着电线的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手机,刚好天雷滚滚,闪电四射,被雷劈中,自己穿越了。

他突然感觉脑袋有些难受,抱着胖乎乎白捡来的儿子,香甜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意识不再模糊,刘一白大体了解到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很巧,这具身体的主人外貌跟自己有七八分相似,也名为刘一白,字“无墨”,本在大梁国渭郡荆县的县衙里当个笔帖式,平日里干些抄抄写写的工作。

儿子刘二吨出生后,不知何故,发妻莫名其妙被老丈人带回了家,有些奇怪,自己关于发妻的样子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单身男人带着个七岁小孩,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刘一白为了补贴家用,不得不请托县令,让他帮自己在衙门里换了个俸禄较为丰厚也较为危险的岗位,成为县衙内的一名“伏妖吏”。

原主尚未消失的记忆碎片一直在刘一白的大脑里奔腾。

这是个玄幻的世界,有着四洲六岛。四洲是东胜瀛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和北蛮芦洲。六岛有蓬莱岛,方丈岛,瀛海岛,出云岛,楼兰岛和最为神秘的敦煌岛。

大梁国已建国两百余年,位于物产最为丰富的东胜瀛洲,隔海相望就是号称第一仙岛的蓬莱岛。

在这个世界里,有着修行天地气运的儒家学者,有着呼风唤雨的修道术士,有着慈悲为怀的禅宗和尚,也有吸取天地的妖怪,最后,还存在着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绝顶武夫。

这具身体的原主前几日似乎是被妖物所伤,捱了几日魂飞魄散,身死道消,本以为回天乏术,没想到被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灵魂鸠占鹊巢,重生了。

原主的记忆碎片太过杂吵,刘一白不得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喊了声:“够了,够了,我又不是人工智能,不用再帮我脑补了。”

“人工智能?”刘二吨睡眼朦胧的望着父亲,抽了抽鼻子道:“阿爹,什么是人工智能,可以吃吗,吨儿现在肚子有点饿了。”

刘一白前世除了爱书之外,也是好吃之徒,算是半个美食家,望着这个讨喜的胖儿子,捏了捏他圆嘟嘟的脸蛋,笑道:“二吨肚子饿啦,好嘞,阿爹起床帮你煮好吃的。”

二吨嘟着个嘴巴道:“阿爹骗人,吨儿从来没见过你煮饭?”

“哎呦,居然看不起你爹。”刘一白嘿嘿一笑,放下小胖墩,走到灶台旁,发现灶台上只剩下一把春芹,就将春芹洗净,开始烧水,水开后用热水焯了一下,从灶台下方的竹筐里拿出两个鸡蛋,取鸡蛋中的蛋清下水做羹,加入春芹,一道味道鲜美的“春芹碧玉羹”做好了。

刘一白端着“春芹碧玉羹”,走到厨房的饭桌旁,对着二吨眨了眨眼,轻声道:“乖儿子,试一下味道。”

他话音未落,家中大门啪的一声被推开,回头一望,院子里走进来一女二男。

那女孩看起来约莫十八九岁,正是豆蔻年华,小圆脸,桃花眼,身段婀娜,气质清雅,穿着一条月白长裙,配一件浅黄毛绒披肩,黑色长发留到腰间,艳丽迷人。

二吨见到那女孩,往前扑去,嘴里大声嚷嚷道:“晓月姐姐,你快来瞧瞧,我阿爹醒了。”

那女孩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抱住二吨,远远望着刘一白,轻轻笑了起来,那笑容好像牡丹绽放,又似莲花开叶,让人倾心。

林晓月,陈郡人士,三年前带着妹妹林晓清避难来到渭郡荆县,租住在刘一白隔壁,算是刘一白的邻居。

平日里刘一白去县衙应卯,偶尔会把刘二吨交给她看管,两家人守望相助,经常走动。

这么清新淡雅文质彬彬的女孩子,望着我的眼神又是这么的婉转千回暧昧惆怅,看起来是属于有机会发展成恋人的关系,以后可得加把劲。

刘一白呆呆望着林晓月,开始自行脑补起各种花前月下郎情妾意的画面。

进屋的两个男子一个孔武有力,身材健硕,一个身材修长,风度翩翩。

一进院门,那孔武有力的男子看见刘一白居然还活着,哇哇哇直叫,快跑到刘一白身旁,把他抱了起来,大声道:“俺就跟赵浒说了,我们的兄弟不会这么短命,肯定可以挺过来的。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你是张荣?”刘一白如今的记忆有些紊乱,试探着问道。

“是我啊,好兄弟。”张荣抱着刘一白转了三圈才把他放下,笑呵呵道。

赵浒姿态高雅地走到刘一白身旁,用手中的折扇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点点头,犹如一名遗世独立的贵公子。

“这赵浒估计家里有矿,看起来挺装的。对了,张荣赵浒都来了,估计包大人也快出现了吧。”

随着这一句戏言,从院门又进来一人,白面长须,威武不凡,额头上还有一颗小星星模样的胎记。

“无墨,你终于醒了。”正气凛然的包典史快步走到刘一白身旁,握住他的双手,大声道:“当日你为救我,身受重伤,如果就此陨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儿子交代了。”

“当日抓妖乃是卑职职责所在,本就义不容辞,头儿太客气了。”原主的记忆再次涌进刘一白脑中,张荣,赵浒,包达明典史,可以算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最为贴心的知交好友。

当日行动时,刘一白就是为了救包典史,替后者受了妖物一爪,让他保住了性命。

而张荣赵浒不顾性命,豁出命来与那妖物对战,硬生生把受伤的刘一白的带回了县衙。

这几日四人到处奔波,为刘一白寻找良医救治。可惜,找来的医生都说爱莫能助,刘一白受伤太重,药石无医了。

没想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是来收尸的四人,碰到了活泼乱跳的刘一白,自然是喜形于色,欢声笑语。

门外又探出个小脑袋,怯生生的进了院子,跑到林晓月身后,拉着她的右手叫姐姐。

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和二吨一般大小,扎着两条小辫子,白皙的皮肤如羊脂般光滑,黑漆漆的眸子闪着光芒,小巧的鼻梁下是粉嫩的薄唇,婴儿肥的脸颊上有一对浅红的酒窝,像红红的苹果,可爱极了。

不过,可以算是唯一的不足吧,她确实和刘二吨长得几乎一般大小,是个美哒哒的小胖妞。

“晓清妹妹,你怎么也过来啦?”二吨用手摸了摸林晓清的脑袋,口气甜得可以酿出蜜来。

“嗯,我在隔壁闻到香味,就跑过来了。”

“那是我阿爹刚给我做的春芹羹,很香吧,你随我来。”二吨拉上晓清的手往厨房跑去。

两人进了厨房,二吨用木勺盛了两碗春芹羹,一碗端给晓清,一碗自己拿在手上,两人相视一笑,“吨,吨,吨”喝起羹来。

“晓清妹妹,喝完可以再盛。”二吨率先喝完,自己又盛了一碗。

不到一会,一整锅的春芹羹被两个小孩一口气喝完。

臭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别人不学,居然学黄飞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还有,这未来的小姨子也忒能吃了吧,这么小就能喝半锅春芹羹,长大了可怎么办。刘一白在心底暗暗道。

“嗝。”二吨喝完春芹羹,打了个饱嗝,把木碗放到灶台,用手背擦了擦嘴巴,笑嘻嘻地望着晓音。

突然,他的笑容慢慢僵住,露出恐惧的神情。

他面前的林晓清,眼睛已变成血红色,一股黑烟正从眼耳口鼻里缓缓冒出,升腾到头顶,会聚成一张面目狰狞的脸。

“不好,妖物附体。”包典史最新发现异常,大喊道。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